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928134
  昨日访问量    1151

  友情链接
   
   
   

李庄刑期将满 漏罪追诉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4日 03:09  时代周报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让律师界一年多来牵挂的“李庄案”,再次闯进人们的视线—近日,重庆官方突然宣布,原北京律师李庄有遗漏罪行。

  重庆官方的消息称,因涉嫌辩护人妨害作证罪,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4月2日已就此向江北区法院对李庄提起公诉,法院已受理此案,开庭在即。

  如无新罪,李庄今年6月刑满出狱;但新的指控一旦成立,短期内他难以重获自由。

  李庄案突现续集,让全国律师界震动不已,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时代周报获悉,重庆法院成立了专案组,正紧锣密鼓地准备开庭事宜,知情者称一审将在本月内完成。

  据李庄签署的委托书,以及家属与律师的沟通,此案辩护律师团成员已确定,成员包括张思之、陈有西、斯伟江、魏汝久、杨学林等五位国内资深刑辩律师,但目前尚未定出两位出庭律师。

  陈有西曾是此前李庄案的代理律师。在他看来,李庄案是一部剧情跌宕的连续剧,眼下开始的第二季注定会比第一季更精彩。

  遗罪早被侦查

  陈有西3月30日早上已得知李庄被追究漏罪的消息。此前一天的3月29日晚,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通过官方媒体发布消息:李庄遗漏罪行经当地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已移送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重庆官方称,李庄案宣判后,重庆司法机关接到多起举报,要求追究李庄在代理刑事案件中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李庄涉嫌的具体罪名当时并未予以披露。

  这个消息迅即发酵,掀起了新一轮舆论热潮。随后几天,陈有西的电话几乎被一年多来持续关注李庄案的各方人士打爆。

  李庄案是重庆“打黑大审判”的衍生案。2009年12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以李庄在代理重庆龚刚模涉黑案中涉嫌伪证犯罪为由,对其立案侦查。2010年2月9日,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宣判,李庄被认定犯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这就是陈有西所谓的李庄案第一季,其剧情大逆转发生在2010年2月3日的二审。当天,一直不服重庆检方对自己伪证罪指控的李庄,突然出人意料地当庭认罪。他态度为何有如此巨变,这一直是外界广泛而持久的悬疑。

  “到今日我可以证实一个真相。”陈有西4月2日在其个人网站上发文称,李庄认罪是假的,是“被重庆专案组高官胁迫和引诱交易而致”。

  “李庄在我们二审开庭结束后去会见时,亲口同我和高子程律师说,重庆打黑专案组某高官、检察院的三个人反复做他工作,请他认个罪,大家有个台阶好下,只要他认罪,保证不再公开开庭,保证书面审理,保证判缓刑,8号下判,9号放他出狱。”

  陈有西称,重庆专案组在拿到李庄的《认罪书》后,却突然变卦决定开大庭审判。2010年2月9日,重庆市一中院判处李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对于陈有西以上“揭秘”,重庆官方至今没有给予回应。

  事实上,针对李庄遗罪的侦查,早在李庄伪证案二审判决之前便已启动。

  李庄代理律师魏汝久透露,卷宗显示,2010年1月27日,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即收到对李庄涉嫌妨害作证的举报,并将举报材料转交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局,该局于2010年1月28日立案初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李庄案二审结束之后,李庄家属要求看守所安排会见,得到的答复却是:案件有新情况,不能安排家属会见,建议聘请律师走法律程序。

  随后,李庄之前所在的北京康达律所律师唐新波、田劼被选为李庄代理律师。去年6月初,他们在重庆第二看守所会见了李庄。李庄对他们说,重庆警方已找过他,询问龚刚模案中收取当事人30万元用以召开专家论证会一事,重庆市江北公安分局认为此事涉嫌合同诈骗罪。

  事涉上海旧案

  4月2日,李庄妻子李艳芳突然接到重庆检察院的口头告知让其尽快为李庄漏罪请律师。

  当天,北京魏汝久律师事务所律师魏汝久和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学林接受李艳芳委托。李庄案第二季开演。

  4月6日,魏汝久和杨学林飞抵重庆,在重庆第二看守所会见了李庄,拿到了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

  据了解,李庄所涉漏罪案件由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分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李庄涉嫌合同诈骗罪、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于2011年3月28日向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据4月1日重庆媒体发布的新闻通稿:公安机关当时移送审查起诉的犯罪事实有三项—李庄在重庆代理的一起刑事案件中,采取欺诈手段骗取当事人财物,金额巨大,涉嫌合同诈骗罪;李庄在辽宁代理的一起案件中,引诱证人出具虚假书面证言;在上海代理的一起案件中,引诱证人改变证言,出庭作伪证,涉嫌辩护人妨害作证罪。

  而检察院经过审查,去除了公安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合同诈骗罪”,单以“辩护人妨碍作证罪”起诉,犯罪事实仅保留上海一案。

  据悉,这桩发生在上海市徐汇区的旧案。2008年6月2月26日,上海金汤城沐浴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孟英被诉至上海徐汇区法院。检方指控,孟英收到自然人徐丽军的100万元投资款后,将其中50万元存入自己的银行账户,用以归还个人贷款,触犯了挪用资金罪。

  李庄还被指控,为帮助孟英开脱罪责,2008年7月,时任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的李庄作为该案辩护人,以帮助证人徐丽军索回投资款为名,引诱、教唆徐丽军违背客观事实,改变证言,将其在金汤城公司的投资款改变为自己提供给孟英的个人借款。

  2008年7月30日,徐丽军按照李庄的授意,向法院进行了虚假陈述。李庄的上述行为,被指干扰了孟英案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

  据时代周报了解,孟英最后被认定挪用资金罪成立,但获刑较轻: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李庄在履行刑事辩护职责中,为帮助他人开脱罪责,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但杨学林称,李庄对起诉书的指控予以否认,认为所谓他在上海“引诱、教唆”证人违背客观事实改变证言,证人按照他的授意向法庭进行虚假陈述,根本不是事实。

  在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提交的证据中,包括徐丽军、苏文龙、王辽、孟玲等人证言。4月6日,陈有西安排自己管理的京衡上海律师事务所的相关律师,已在上海徐汇区工商局查到的金汤城公司工商资料显示,截至案发,金汤城股东中并无徐丽军。

  “按照《公司法》,没有工商变更,这笔款项就不能算投资款,只能算债权。因此,从法律上说,李庄所持的此款为个人借款而不是投资款的法律定性是正确的,徐丽军在法庭上的作证符合真相,并没有引诱伪证。”李庄的辩护律师表示,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他们将对李庄做无罪辩护。

  管辖权异议

  在4月6日的会见中,李庄认为他被指控的犯罪发生在上海,依法应由上海的司法部门管辖。

  会见从下午两点半持续到五点半,结束时,两位律师问李庄:“我们有没有向你眨巴眼睛?”李庄回答:“没有,一次也没有眨!”

  此前李庄获刑,事关龚刚模作证称,李庄在会见时眨眼暗示他承认有刑讯逼供。

  4月7日,魏汝久向江北区法院送达《管辖异议申请书》,提出李庄案管辖权异议,申请将该案移送至上海的法院。

  此前4月2日,重庆检方就此公开表示,根据相关规定,正在服刑的罪犯在判决宣告前还有其他犯罪没有受到审判的,由原审法院管辖。李庄案的原审法院,即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检方的法律依据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发现正在服刑的罪犯在判决宣告前还有其他犯罪没有受到审判的,由原审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罪犯服刑地或者新发现罪的主要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服刑地或者新发现罪的主要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魏汝久驳斥称,据他们阅卷和会见得知,2010年1月27日,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收到对李庄涉嫌妨害作证的举报后,将材料转交给江北区公安局,2010年1月28日该局立案初查。2010年2月10日,李庄被送至重庆市南川监狱服刑,在入监手续完成后不到两小时,即被重庆市公安局押回重庆第二看守所继续进行刑事侦查。

  魏汝久认为,这说明李庄被指控的犯罪根本不是在其“正在服刑”的不足两个小时内发现的,而是早已发现。“上述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对本案并不适用。重庆市司法机关故意曲解法律对本案予以管辖,是在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据此,魏汝久说,李庄被指控的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结果地都在上海市徐汇区,所以,本案依法应由上海市徐汇区法院管辖。

  魏还进一步指出,本案刑罚执行地违法,“既不是法定改造场所,也不是漏罪侦查场所,重庆市江北公安局没有侦查管辖权”。

  此外,魏汝久认为,重庆司法机关同本案有利害关系,应当回避管辖。

  “重庆市原罪一、二审的审判活动已引发全国性的质疑。”魏汝久表示,重庆公安机关这一次的侦查活动,重庆江北区检察院的审查起诉活动,实质剥夺了被告人依法享有的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并且具有其他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行为。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时,重庆法院方面尚未对魏汝久提出的李庄案管辖权异议作出回复。

  知情者透露,重庆官方对李庄漏罪的审理十分重视,尽管庭审日期还未最后敲定,但各项准备工作早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最近一段时间,重庆有关方面也一直在关注和搜集网络舆情。

  以上人士坦言,李庄案无疑会成为中国司法史上的一个标本,将继续考验着重庆的司法智慧。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