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9972
  昨日访问量    1027

  友情链接
   
   
   

法律强调公平和正义,但是任何时候公平都是相对的。生命是无价的,在司法实践中,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人身伤害赔偿处理结果确实可以说是“同命不同价”,这个不同价和他后天的作为是有直接关系的。

    但是,我如果是因为户籍原因而导致“不同价”是不应该的。因为户籍是没法选择的,也不是他通过努力可以改变的,户籍是一出生就定论了。尽管我自己认为同命还是不同价,但是从户籍制度角度讲,就是居住在不同的地区应该有一个心理的平衡,从法律制度上还有一个权利行使的平衡。我们起码律师再代理这些案件,接受当事人委托的时候,操作起来也比较方便,为什么?我们接受委托的也有农民,也有城市人,也有收入很高的人,也有收入很低的人,也有无业的人找到我们,各种人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的权利是相同的。所以,我们进行司法实践的人也有一些感受,如果能从法律制度上能做的话,这个也可能是能起到一定的缓解矛盾、促进社会发展的作用,也能从人权保护上体现我们国家的一个进步。所以,我还是一直赞对二元的户籍进行改革,因为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太大的必要。但是对迁徙还是要有限制的,就像老师说的应该缩小城乡差距,财政投入应该有平衡的方式,但是这个不是马上可以实现的,特别是缩小城乡差距,我们国家跨度那么大,东西部差距是很大的,现在马上缩小城乡差距是不可能的,这个十年二十年能不能实现,都很难说。所以,我想就是一定的限制是必须要有的,迁徙方面是不能绝对的自由的,但是户籍形式上的东西应该给改变。另外,特别是选举法我觉得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农村人口就是城市人口的四分之一,这个很不公平,当时也可能是从文化的考虑,还是什么考虑,但是我们不清楚。但是从形式上我认为还要减少这种不公平的条款和内容。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