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24419
  昨日访问量    1765

  友情链接
   
   
   

前一段时间我跟胡星斗教授写了这么一个公民建议书,也是针对同命不同价的。前天我看到北京青年报他们又有一个新的答记者问,就是高法的宣传处处长,就是关于城乡两分,他认为是中国的国情,短期内不可能改变,只是认为在个案上出现又有农村户口,又有城市户口,还会凸显这种矛盾,但是从他内心来讲,他认为是合理的。这个等于和我们的初衷还是相差很远,就是作为一个公权力,他对这个事的态度和民间有很大的差距。

    选举权平权是我们一致的共识。现在即便从农村产生的代表,他基本上都是村支书,或者是妇联主任,他能不能真正代表农民的利益,也本身是一个疑问,他已经半官方化了,或者说他是我们党组织到最基层的一个代表,他并不是说100%代表农村真正的心声。

    第二,随着90年代中期教育产业化,尤其是高校的教育产业化,现在一年的收费,包括学费,包括日常支出要八千到一万,但是很多中西部农村,他本身可能户均人收入就是两到三千,就是说从教育产业化这个角度已经扼杀了很多农村青年的出头。前一段时间教育部部长也说我们教育部从来没有提出过教育产业化,李岚清在他的回忆录里面也对教育产业化进行了一系列反思。就是作为中央政府,还要继续向中西部,特别是教育,要让他们改变命运,我们很多学者、律师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就是收益于80年代的平民和教育,如果你现在要出头,你拿不起8000-10000的话,很多人就放弃了高中以后的教育,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下他就很难出头。

    第三点,农村青年进城以后,现在不是干几年就回去结婚了,他结婚以后,生了小孩,还要出来干活,因为他在农村满足不了他的生活,而且呆在农村也没有希望,每一个人都要追求他的幸福,这个是他内心中的一个渴望。不管是在城市,我住在回龙观,几个人住一间,但是他觉得有希望,因此他会来到大城市和省会城市。但是,目前的户籍制度对他们是一个极大的束缚,他把他们的青春奉献给了城市,比如说这么多的农民工,这么多第三产业服务人员,他们都在建设我们的城市,但是目前他们没有社会保障,他干了二十年,三十年以后又回到农村,靠农村的家庭保障,而不是社会保障渡过他的余生,就是政府不为他们买单,虽然他们也是跟城市工人一样,或者是公务员一样努力的工作,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以后这都是一些隐忧。

    第四点,就是基础教育,目前基础教育也是一个大的问题,基础教育占整个教育投入非常低,而且都是地方解决,京津沪这种大城市对教育的补贴很多,就是贫者越贫,富者越富,比如说景山学校,你付很多钱你可能都进不去,他可以得到中国最好的教育。但是到西部的农村,他上课,可能要走三个小时到学校,而且还要带点饭,带点菜,而且还是自己掏,而且政府又像当时日本政府一样的,50年代还给补贴牛奶,日本人说一瓶牛奶改变一个民族,这个是他们的体制。但是,我觉得我们政府要有大量的钱投入基础教育,中央财政要通过转移支付给中西部,因为只有教育才能改变这种状况。但是现在我们每年教育资金是没有达标的,比如说按照GDP的百分之多少都达不了标,在达不了标的情况下,我们大部分教育经费还是用在城市,大部分是高等教育。比如说上次有一个统计,100高校,特别是北大、清华,占的教育经费是十几亿。

    我大概有谈这么几点,就是城乡之间存在很多的问题。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