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779935
  昨日访问量    2883

  友情链接
   
   
   

本报记者近日获悉,刑事诉讼法修订案预计将在今年8月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有望在明年两会期间由人大审议通过。

刑事诉讼法上次大修还要追溯到1996年,纳入今年的立法计划后,法工委已经正式启动该法修改的调研。

7月5日,著名刑事诉讼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指出,目前修订案中争议焦点在于刑诉法38条“律师帮助串供伪证”的存废。

“在修法讨论中,司法部表态说,如果不废除,那么不应只有律师伪证罪,公安、检察机关也应作为潜在的违法主体被纳入其中加以规定。”

刑诉法38条存废待定

北海四律师案或许将给出台前夕的《刑事诉讼法》投下一枚催化剂。

此案中,四名不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因为同一罪名:触犯刑法306条,被采取强制措施。

“律师权利保护目前已经纳入了刑诉法修改视野之中”,陈光中透露,此次修法“较晚的时候”,司法部提出加强对律师的人身自由权利的保护,目前一大争论聚焦于《刑事诉讼法》第38条上。

此条规定,辩护律师和其他辩护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这比臭名昭著的刑法306条的规定还要糟糕。”陈光中指出,律师构成伪证罪,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客观上,使得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二是主观上,有做伪证的故意。

然而目前刑诉法38条中,对“违背事实”和“故意”这两个条件,都没有规定。相比之下,刑法306条中关于“律师伪证罪”还加了“违背事实”这样一个限制条件。

陈光中表示,在历次讨论中,司法部态度鲜明的建议废除38条,并提出,如果不废除,那么此条不能只针对律师设置,公安、检察机关也存在隐匿、毁灭、伪造证据、威胁证人改变证言或者做伪证的可能性,也应将控方干扰诉讼纳入其中加以规定。

据他分析,此次刑诉法修法废除38条可能性较小,但估计会就其适用加以限制性条件。

在目前刑诉法修订案中,并未规定办案期间,绝对禁止抓律师;但有规定,同一级公安、检察机关不得批准逮捕律师。

证人保护仍是空白

此外,对于证人权利保护问题,目前的刑诉法草案中仍无细化规定。

“这不利于改善目前刑诉证人不出庭、不作证的现状。” 北海案外地律师团成员之一的陈光武表示。

据陈光武介绍,目前北海四律师案中,除杨在新被批捕外,另外三位都从高墙之中走出,其中一名从秘密的监视居住地点依法变为在家中监视居住,另两名律师被取保候审。“我们竭力希望能够和被释放的三名律师和一位证人取得联系,但公安打招呼让其禁言在先,他们现在根本不敢跟他们的律师接触。”陈光武坦言,三名律师和一名证人的集体失声,使得外地律师团调查取证工作难以开展。

著名刑辩律师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陈有西认为,北海四律师目前出现的局面反映刑诉法对证人权利保护缺失有关,证人担心如果自己说法和控方认定的事实不一样的话,会招致公权力报复被抓被关。

《刑事诉讼法》规定,不得威胁、引诱证人、必须在客观宽松环境中向证人取证。陈有西指出,但是在刑事诉讼中往往出现证人被威胁、被关押取证。

他强调,刑诉法修改必须限制公权力的胁迫取证和关押取证,其中对关押、迫害、引诱、交易证人取证、其他非法手段取证,应当规定证言无效。作证地点应当由证人自己选择,必须保障其人身自由;同案嫌疑人口供,须到庭质证,不能直接作为证言采信。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