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5377250
  昨日访问量    2722

  友情链接
   
   
   

    本案是一个机会,是我们通过一个案件,来探讨民间自治作用及其法制保障问题的机会。我们讨论这个案件,能不能打赢,该怎么打,这是案件本身的意义。但是,我们从这个案件入手来探讨民间组织对这个社会治理,对公民社会的发展有什么作用,探讨一下怎么样给他法制保障,这个意义是非常重要的。

    我事实上写过报告给有关的领导。从我的角度,提建议让有关部门放心支持民间组织的发展。我认为关键的一点是“非政治性的”,就是说民间组织非政治参与,我觉得在美国很多的民间组织也是这样的,我肯定不跟政党混在一起,你们两党竞选的时候,我民间组织是保持中立的,我就保持非政治参与,所以第一点就是民间组织的非政治参与,这个可以让执政党放心,我不参与政治,我就是搞民间自治的,搞社会服务。

    第二点,我举一个例子。过去我们不能搞私营企业,不能搞外资企业,因为我们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有制是基础,如果开放民营企业的话,怕动摇了我们社会主义基础,大家不敢搞,不敢开放。小平同志和过去的领导人认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看法,因为所有制的形式和执政党没有必然的关系,把私营企业开放了,结果不仅没有削弱了共产党的领导,反而是现在出现了一派生机繁荣的景象,老百姓也有饭吃了,也有衣服穿了,我们看到的是很好的局面。所以,我们不要有这种担心,不要上升到本本上的社会主义的观点,不要被过去陈腐的观念束缚。我提出的建议就是开放民间组织,就像20年前开放民间企业一样,他的结果并不是让社会动乱,并不是说削弱你的领导,反而是起到让社会更有序、更和谐的作用。

    我坚信民间组织是一定能开放的,只不过是时间和机会的问题。我们想通过一个一个案件,通过一个一个机会,通过我们自己做民间组织,能做的更规范一点,更好一点,最后创造条件促进这个开放早日的到来。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