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24476
  昨日访问量    1765

  友情链接
   
   
   

“诉牙防组这个案子,到目前为止,确实是山穷水尽,屡战屡败”,731,在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室里,著名公益诉讼律师、法学博士李刚,这样向杨立新、莫少平、吴革、李轩、傅郁林等国内知名律师、学者介绍案件的最新进展。

此前,714,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李刚诉乐天(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北京家和物美商业有限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民事侵权案。法院当庭裁定驳回原告对卫生部的起诉。

 

状告牙防组

 

20056月,李刚在新华网上偶然看到了一份报告,报告称,目前牙膏的认证情况混乱,不但没有具体的认证标准,就连一些社会团体也在搞认证。作为法学博士的李刚,当时就觉得比较纳闷,“一个社会团体怎么能搞认证呢,假如没有法律认证标准,根据什么作出认证,向我们推荐这个产品呢。”

李刚随即到民政部网站上查询了有关认证的情况,惊讶地发现,全国牙防组并未在此登记。随后他又到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网站上,查询了认证机构的明录,也没有牙防组。

李刚奇怪了,一个没有认证资格的组织,怎么有权在产品上标有自己的推荐标志呢?考虑到此举对消费者的误导,李刚调查了情况后,于20057月向认监委写信投诉,反映了有关牙防组违法认证的情况。

等了两个月,李刚没得到认监委的任何答复。随后,李刚又向北京一中院提出行政诉讼,认监委知情后,很快给李刚传了一份书面答复,但其中对牙防组行为的合法性只字未提。李刚不满意,一心等法院的消息,但法院至今未予受理。

无奈之下,李刚决定采用民事诉讼的方式继续对牙防组的起诉。2005916,李刚在北京物美大卖场家和店购买了乐天木糖醇无糖口香糖,其产品包装上标有全国牙防组推荐的标志。

作为消费者,李刚以权益受侵为由将乐天(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北京家和物美商业有限公司、全国牙防组作为被告,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李刚诉称,全国牙防组不具有口腔保健品认证资质,其对乐天木糖醇口香糖进行认证应属非法行为,北京家和物美商业有限公司作为销售者,亦未能履行验收义务,对该产品的流通也负有一定责任,三者共同侵犯了他作为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鉴于全国牙防组不是法人机构、不具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驳回了李刚对全国牙防组的起诉,并将该案移转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朝阳区人民法院接到移转案卷后,李刚特地申请追加被告,即将全国牙防组的发起设立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追加为案件的共同被告,并获准。

2006714,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乐天公司认为自身没有过错,由于李刚无法证明乐天公司的认证是非合法认证机构认证的,所以公司并没有虚假宣传。作为产品的销售方,家和物美超市认为其对产品已尽了检查审验的职责,并出具了一份针对该口香糖的检测报告。

卫生部认为,一方面,牙防组的认证不存在欺诈,另外,乐天木糖醇口香糖的认证是根据多年的认证程序和检测标准科学作出的、是认真负责的,但是其并没有出示任何关于检测程序和标准的证据。

法院当庭裁定驳回对卫生部的起诉。面对这样的裁定,李刚决定继续提起上诉,但心底也隐隐担忧着诉讼的进展。

类似的公益性维权案大都受阻。

陈江是上海明鸿律师事务所的律师,20062月,他将全国牙防组诉至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理由是全国牙防组对乐天木糖醇口香糖作出的认证涉嫌欺诈消费者,并诉求超市停止销售该口香糖,赔偿17.6元。该案至今没有结果。

自京沪两地律师起诉后,河南郑州某律师事务所的刘明律师以一名普通消费者身份,以“‘全国牙防组’标志构成虚假宣传为由,将“佳洁士”和“两面针”两个品牌的牙膏生产商连同销售商北京华联超市告上法庭。这是国内第三起针对全国牙防组虚假认证而诉至法院的案子。目前也没有进展。

在此之前,今年123日下午,北京律师程海将一纸诉状寄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他以铁道部没有正确履行职责,导致自己春节前买不到回家火车票,不能及时与父母团聚为由,要求法院责令该部赔礼道歉。法院连立案也没给他立。

类似的案子还有很多,结果也大同小异。唯一算得上例外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郝劲松打赢了诉火车上售货不给发票的“白条案”,获得了面额60元的发票。

与清华大学法学博士李刚、上海律师陈江分别在京沪状告牙防组相似,这几次诉讼的“主角”都具有法律背景的专业人士。按这些人的说法,打这个官司本身就是想给这些单位一个警示,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同时也是要给广大消费者一个提醒,学会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

 

缘何遇困

 

“从向认监委提出意见到向法院起诉,李刚基本上是在按法律人的模式做这个事情,但没想到起诉的过程这么艰难。”在研讨会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吴革说。

研讨会上,专家不仅对庭审双方存在的争议焦点进行了讨论,如牙防组的认证资格问题、卫生部(全国牙防组)与本案是否有直接利害关系及朝阳区人民法院的裁定是否存在程序和实体违法的问题,并在思考,这类公益性诉讼下一步该怎么走?

20038月国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规定,设立认证机构,应当经国务院认证认可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而牙防组并未获批准,也不具有法人资格。

据悉,乐天公司与牙防组签订协议,乐天公司每年赞助牙防组10万元。

“全国牙防组和乐天公司之间决不只是一种委托、被委托的关系,恐怕更存在利益关系。”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轩认为,牙防组和乐天公司之间存在的收费关系,使全国牙防组必然要允许乐天公司将他的标志带到流通领域,否则这种认证对乐天公司没有任何意义。庭审中,乐天公司提供的证据表明,全国牙防组已经书面同意乐天公司在其产品的广告宣传中使用认证标志。因此,李轩认为,全国牙防组与本案具有直接利害关系,朝阳区法院以全国牙防组与本案没有直接利害关系为由驳回原告的对卫生部起诉是没有道理的。

对于卫生部是否可以承担民事责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著名民法专家杨立新教授表示,我国宪法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由此,在宪法上确定了国家赔偿的原则。同时,民法通则也规定:“国家机关或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对于诉牙防组的案子,傅郁林将其定性为具有公益性质的民事诉讼,不属真正的公益诉讼,因为作为案件民事主体的李刚是以消费者身份出现的,属于权益受害人。

“我国目前没有专门的公益诉讼程序,诉牙防组案虽然不完全以公益的名义起诉的,但整个诉讼的效果很好,甚至可以推动公益诉讼的进程。”杨立新指出,消费者就一个关系公共利益的问题,以维护自身权益的方式,通过诉讼去影响社会法治进程,意义非常重大。他认为,公益诉讼案件不应该以成败为目的,只要你敢起诉,维护了公众利益,激发了他人的权利意识,就是进步。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