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5229926
  昨日访问量    2673

  友情链接
   
   
   

我是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的,今天我一定要发言。我和肖老师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我们那儿有80个孤独症的儿童。我们1993年创办,现在13年了,我们现在除了找到一个安全稳定的场所以外其他所有的都在发展。所有从中我学习了很多的东西,我在这里只想对肖老师说一句话,如果这个官司打不赢,我们从中要学到保护自己,刚才我们也都听了杂乱无章的法律体系,我们为之愤怒,还有七嘴八舌的纸上谈兵的学者们。肖老师,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要生存,我们的内心的追求也好,我们的好心也好,我们一定要保护自己。所以我想说在你签下每一个字之前,如果这个是损失的话不只是你利智的损失,不只是对这些智障人士使用这块土地机会的损失,而是整个中国公益资产的损失。所以,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允许自己哪怕是有一点点的冒险,当我们知道这个行政、法律各个方面都不能很好的保护我们的时候,你签下每一个字的时候你想到这后面的责任吗?

    我找房子经历了很多,你们有多少人经历过NGO要找房子的尴尬吗?人家和我说大兴的地方有一块地方我跑去一看好漂亮,地面建筑1000平米,他们说这块地你想盖什么就盖什么,我当时想的就是筹到款来租这块房子就可以了,我去找我的朋友叫他帮我问一下,结果那个地方是教育局非法租给那个人的,那个人属于非法租的那块地,这样你买了房子签下来的任何的法律都不可能受到保障。又有一片楼我也去了,原来是一块农机场,当时我想的也是特别好,后来我回来找人问,之后问了说这个所有权是一个县的三甲单位,可能有一家拿出来给你签合同,但是它的根基是三甲单位,任何一家都无权签出。

    所以,我说北京残疾人服务的民间机构当中星星雨的场所是最艰难的,最困难的。1993年加拿大基金的负责人就和我说田慧萍只要你有地我们就捐钱给你盖子。这是我们的梦,13年以来都是我们的梦,但是我为什么没有做,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的法律陷阱特别多。我只想从我们的角度说我们要保护自己,因为我们保护的是对公益资产资源的使用,保护的是对我们服务对象的承诺,这是这个时代我们做NGO人必定的责任、历史使命,所以刚才王名老师说到自律,我认为自律不仅仅体现在财务公开或者是内部的,在这样杂乱无章的法治环境下我们就要保护自己的权益,我希望今后几年不要看到你上法庭。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