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9990
  昨日访问量    1027

  友情链接
   
   
   

    我们把大的背景向各位老师说了。第一,从现场和报道来看,科贸电子城据有些人调查,电子城周围所有的饭店加起来,第一,不足以保证所有的在这个区域内工作的人的饮食问题,首先是容量不够;第二,能力不够。在电子城里存在着大量的刚刚毕业的年轻人没有吃饭的地方,可以说这里有一个空间,没有这样的吃饭的地方就有这样的土壤,存在着大量的小商小贩在这里卖各种东西,所以小商小贩在这个案发地点是有着存在的必要性。这种必要性说远了实际上是政府责任。我们考虑的是,首先,小商小贩每天都在这里服务着,进行经商,每次城管都像猫抓老鼠一样扫荡一番。如果把思路再往后退一步,政府能不能有像王府井小吃街那样的地方,事实上政府应该转变自己的观念,不是使这个城市或者使某些地方看上去很美,而是满足它的需求,虽然这是一个小的但是对于本案来说是个大的背景,我们做了这样的调查。

    郑也夫老师讲的一点我非常有感触,前段时间看了一些关于建筑方面的书,他们特别点出,首先以北京为例,冷冰冰的城市、非人性化的管理,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的长安街,国外的一流的设计大师没有在这里看到任何一个令他们惊叹的建筑作品,长安街的街角他们都特别考虑呼应性,他们发现中国的长安街上每个建筑都像生着气的人一样,互不搭理。如果这个城市是冷冰冰的,或者是少部分人的,或者是非街道化的,首先这个城市就让我们直译,这是北京人的城市吗?这是少数人的城市吗?我觉得这是第一点,小商小贩有存在的必要性

    第二,我这次找到了一个历史上的根据,首先我们说反思城管,主体模糊,它到底属于什么?有的地方属于市政府,有的属于城建局,有的属于市容办,首先这就证明了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但是,在我们最早的城市的管理源于我国19061910年清朝末年的法规公布,法规统一性,主体统一性,这个非常可贵。部军统领衙门,最后民政部下来又设了一个京师刑警局。我们首先要反思城管的主体是模糊的,这个我们的确没有查到依据

    第二,程序有问题。我们任何学过法律的人,不要说城管了,我们干什么拿个东西要给个条,万一执法错了怎么办?后来在调查当中显示,我们这些东西都送到福利院去了,后来记者问,那个车子和三轮车也送福利院?其他的东西也送福利院?这个是很不能说明问题的。我们首先从他们态度粗暴的执法上,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是程序有问题

    谈到程序有问题,我接着各个老师的话,这不仅仅是城管的问题,这两天有一个特大的新闻,中非论坛马上要召开,中国政府宣布放弃非洲外债109亿元,这是问题呀,政府不要说放弃外债,这个国家放弃税收都是有问题的,政府没有权力来放弃外债。我相信从城市的议会上要由全国人大来决定要不要放弃,该不该放弃,所以不注重程序,程序有问题,这不是一家一户的现象,是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各位老师说了很多

    第三,刚才老师讲的综合执法的问题,我不大同意,像城管这样的部门几乎集合了工商、税务各个部门权力的一身来执法,这是有传统的。我们探讨的时候,我说可以做一个博士论文,就叫《临时机构考核》,临时机构从朱元璋把权力一分为六,到我们延安整风,文革还有一个小组,这都是偶然的现象,虽然都是临时执法,这反映了认知的摇摆和权力的质疑,综合执法是要不得的,我觉得城管是不必要存在的,由各个职能部门负责,从法制的角度来说绝对是不负责任的。直到今天,不要说我们的国家,甚至很多下面的机构都有这种临时机构、综合执法的方式,这是大有问题

    第三点,我们讲案件的本身,我们除了大的背景、法律的分析以外,要从文化的角度来分析。我特别想问的是崔英杰和李志强之间的关系。我们首先说李志强,任何人的死亡都是不幸的,都是不应该的。我们私下探讨,李志强到底属于什么?谁杀死了李志强?李志强也是很不容易的,95年考了一个大专,进入城管,后来又被提为副队长,很负责任,然后来了三天的海淀大执法,在最后收兵的时候,我们也没有看到当天的录像

    北京5台是播出了这个录像,但是其实是制度在杀人。崔英杰是谁?他20003月从部队退役,所以说崔英杰是一个退伍军人,我们再往前推一步,他是河北省保定市富平县的人,毛泽东在那里险些被炸死,那是一个革命老区的地方,来自于贫寒之地,为国家服务多年,如今没有去处,这是国家的下流和堕落,如果有退伍军人协会,如果国家负责任的话,这个退伍军人首先不会吃亏,他会有一定的照应和帮助,而他没有。他到北京当了几个月的保安,被骗了没有发工资,他就买了三轮车,这个三轮车对于一个小商小贩来说就相当于富人的宝马,政府的公车,他死活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在抢夺的过程当中没有道理,没有缓冲的余地,他说“我们老家的人也是这样,但是也得让我们说说话”。我们要反思,如果权力的行使是受质疑的,如果没有一个缓冲的余地,人们唯一的反抗就是操起刀来,没有别的出路

    第三个问题也是我们反复质疑的问题,这个问题还没下结论的时候,一个人被评为了烈士。为什么政府就如此地拍着大脑考虑这个问题。崔英杰这个为国家服役的优秀士兵是人们的敌人吗?我们很诧异,烈士是什么概念?如果说李志强是烈士,那么崔英杰是什么人?崔英杰是阶级敌人吗?这是有问题的

    另外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谈这个问题是城管向何处去。我们刚才的老师都谈了,城市是大家的城市,据我们所知,最早的北京元大都就是国际性的大都市,那是繁华得很,城市绝对不是老人、大爷、先生们的城市,肯定是所有人的城市,所以这里有一个思路,治理者应该怎么样治理这个城市。如果你不是遵守规则的,你的所有管理都是一种恩赐和体恤的话,那是没有出路的,这个思路和朱元璋的思路是一样的

    第二,我们要探讨,崔英杰在这个城市漂泊的军人,这个从革命老区出来的23岁的孩子还没品尝到现代文明带来的甜果,他只是想在这个城市寻找一方生存之地而已。但是他更大的权利、他想得到生存的权利被严重地剥夺了。即使用最乐观的法律的辩护也有可能面临着深牢大狱,首先从情感上这都是不能接受的

    我特别能理解夏霖所说的,我们真的要追究起来的话真的是有很大的问题,你到底是执什么法,到底在干什么

    我们在受理这个案子的时候,2006年的中国城市规划年会在广州开幕了,当时的建设部长王光西、副部长邱保兴以及很多院士都参加了,邱保兴副部长还说了,城市应该对小商小贩给予适当的宽容,他们应当是城市多样性的一部分,我们的城市应该宽容,应该让他们有合理的分布,给予更多的引导,国际上任何一个大的城市都有跳蚤市场,小商小贩的分布反而能够体现一个国家的活力。这是我们认为这是唯一的人性化、有亮光的地方

    网上有很多取消城管的十五大理由,说得很有道理,我让我的助手们搜索了近年来的报道,城管暴行被连篇报道出来。当两位律师接了崔英杰的案件以后,几天以后又发生了伤人案、死人案,所以说城管使多少人丧失了生活的权利,死了多少人也没有人说。当然,我们不希望鼓励一种复仇观。另外,放在大的背景下,我们坚决地认为崔英杰绝对是不应该死的。我们曾经私下说,李志强的死是不应该的,制度杀人,我真的是深表同情,我们也特别难过

    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的话,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意义,我们的观点是杀死崔英杰是没有意义的,不能以暴制暴,自己管理城市的思路还如此混乱,如果是满足于一时的敏感报复,我们已经到一个隆重的纪念会,一个糊里糊涂的烈士的称号已经出现了,三部曲,我们是不是还要等着一个人人头落地,这样的话我们的社会将永远地陷入黑暗之中,我希望在座的传媒的朋友和各位的专家学者们和我们一起关注下去,崔英杰的命运不是一个人的命运,是我们大家的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