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24502
  昨日访问量    1765

  友情链接
   
   
   

    我记得两年前看过一个电影,这个电影叫《我的父亲》,有一句台词,一个女孩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她跟着父亲长大,她没有成人的时候母亲死了,她的父亲又开始抚养她,两个人要经常对话,父亲要经常教育教育她,然后她就搬出母亲的话和父亲顶撞。有一次她的父亲觉得她生活不够整洁,要把屋子收拾得干净一点,她就搬出母亲的话,说“我妈说屋子收拾得像猫铁子一样干净,就是您了。这句话我印象特别深,我自己也不是特别整洁的人,至少我觉得整洁对于我来说是很可接受的事情,如果家里真的非常利索的话,我总觉得家里的生活太简单了,可能是不是居住在这里的主人没有太多的爱好,要是生活的复杂程度稍微高一点,家里肯定对一些报刊或者书籍,以及这样那样的爱好都会物化到这些物品,所以生活得复杂一点,我认为有时候生活负责可以使生活的质量太高一点,不可能太利索,至少我是这样人为地,我是可以接受不整洁,也可以接受脏一点乱一点,我觉得这不是最要紧的事情。从生活的理念考虑,最主要的是生活的当事者觉得这样生活挺自在,这样生活挺方便的,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最重要的考虑,最重要的考虑绝不是单一的理念—整洁,更不可能说都要这样的话才是一个好的城市,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我觉得无论是一个人还是到一个家,还是到一个国,这个理念是与以惯之的,不是说整洁就是最高的理念,不管是建设一个家还是建设一个国

    我觉得一个城市有别于农村,一个大都市有别于中小城市的一个最要紧的地方是在于其生存的机会更多,还有是它的多样性更多,这两点应该是密切相关的。为什么他的生存机会多?是因为他的多样性多。所以绝不可以抑制了、伤害了城市的多样性。我们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社会学界的权威人士提出一个小城镇发展的战略,我自己不太赞同,我自己认为像中国的的超大型的国家,他的城市化必须是大、中、小城市并举,才能够把多余的农村人口城市化,而大中小城市的一个重要的差别还是多样性更多,提供的就业机会更多,就就业机会更多不仅是因为他的规模更大,而且他更像一个热带雨林,不仅人数更多,而且提供的工种更多,因为他有更大的多样性

    举一个例子,比如你到一个很小的县城、小镇上,你想干擦皮鞋这个营生,你说你能生存吗?大概很难。而大城市里面人的比例也仍然可能是非常少的,可能是千分之一,甚至还要低,但是比千分之一还要低的数如果乘上了一千万的话,那就足以让很多很多擦皮鞋的人活下去,就是说这里是一个热带雨林,这里有非常大的多样性,所以这里可以提供非常多的生存机会,这绝不是小城市、中性城市所能比的,中国的城市化一定要大中小并举

    那么大城市既然有多样性才能有生存机会,大城市的多样性就应该保护和发育这样的多样性,所谓的多样性可以在多方面体现,其中一个体现是有穷有富,不仅有穷人,也有富人,你不能说让大城市的穷人都藏在别处去,这个城市就更属于富人和高收入者呆着,这不是一个城市多样性的反映,先不要谈人权了。另,从街面上来说,这个街面应该是干净、整洁富丽堂皇的街面,但同时脏乱差的街面城市里面不可能没有,甚至我认为没有这个的话城市多样性就不够,不觉得路面好的、挺不好的都应该有,所以大城市应该有多样性,你取消了其中一部分其实是丧失了多样性,相对使一部分的人丧失了生存机会

    下面是街的功能,街是空间的营造,街应该是多功能,绝不是单一的功能,现在街的单一功能就是跑车了,原来街的功能不是这样的,街的功能是非常丰富的,街的功能包括人的交往,包括有人卖东西,不光两边有店铺,大街上就有摆摊的,像游击队一样偶然卖一会儿,然后中午走了,傍晚又来了,这是街的古老的功能,在一定的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曾经是天经地义的。我认为城市应该有多样性,应该有富的和贫的,同样,作为卖东西的人来说,大城市应该有非常高价的平台,非常高价的一些高档的商厦,但同时也有非常廉价的平台和场合,这样的话,才能够给各式各样的卖东西的人提供地方,应该有门槛非常低使人们进入卖东西。如果门槛都高了,实际上还是砍掉一部分、消掉一部分多样性,这样对城市没有什么好处

    除了街的功能以外,还牵涉到一个街的使用权问题,谁规定了现在街就只是跑路?我认为这是一个倒退,我认为这是现代化的一个悲剧,街不仅仅是跑路,街曾经是功能的,可以卖东西,小孩可以玩耍,现在都不能了,也不能卖东西,街就变成了单一的功能就是跑车了,这对吗?我觉得不一定对。实际上我们从街变成路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的是富人的霸道,但是没有人指责。我看到北京原来有无数条街,现在有相当数量甚至50%以上的甚至可能到了70%的街变成了路,不能多功能了,为什么?因为被车占了。你们车占有道理吗?没有人谴责,没有人攻击你们、批判你们、制约你们,你们用你们的车来单一地占领街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受到权力的支持,那么这些人卖东西为什么不可以?卖东西曾经是很古老的,为什么走到今天就不成了?我认为退十步来说,最起码来说,作为街的使用权来说应该分区分块,不能完全产出,街可以分等级,不可以说我们这个首善之区幔子是第一要紧的,脸上要经常涂粉,不干净的东西都淘汰出具,都到别的地方呆着,首都不可以让这些人呆着,最起码街要分区、分块、分等级

    我也知道首善之区的首都也不能一点儿面子不要,有很多的外宾,要有面子,这个我可以理解。我这个人也不太面子,但是社会需要共存,我们有很多的长官,我们有很多的阔人,他们要面子,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总可以分等级吧?有些等级比较高的街就不能卖东西,这个我觉得可以理解,但是有的等级比较低的街就应该允许卖东西。社会城市能没有矛盾吗?我们妥协了没有

    再说到一个城市,我觉得我们应该完成两个认识,第一个认识是一个城市是不可能没有贫民窟的。我们总说要消灭贫民窟,贫民窟太不好了,开玩笑,你消灭得了贫民窟吗?消灭不了贫穷也不可能消灭贫民窟。在农村相对来说不叫做贫民窟了,好象我们认为贫民窟特别集中,那么在农村呆着的贫民的住宅,散落在各个村落里就好了?因为农村的生存方式土地养不活那么多的人,肯定要城市化。当他们从农村到城市,从分散到集中的时候,不就出现了贫民窟了吗?怎么可能没有贫民窟?贫民窟是必然的。我觉得街上的小贩也是必然的,只要有穷人就有贫民窟,有失业的人就肯定有小贩,因为他们要上岗,为什么要上岗?因为你这里富人多了,他要来分一杯羹,不是因为我们早就了这样一个大的码头和都市吗?他怎么不到其他的地方?因为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容易分一杯羹呀,他们很辛苦地在这里服务,所以都是得一杯羹,人家穷,人家必须找一个没有门槛的地方做小经营,必须找一个最廉价的平台做小生意。那么最廉价的平台是什么?就是街面。有人说街面花了这么多银子铺了街,这没办法,谁若我们国家有这么多失业的人,这么多下岗的人。你要有条件的话要上税,要有门脸,到屋子里经营,但是我们还得给他们这样的一个地方让他们活着

    甚至我更激烈的看法是我们还处于这样的一个阶段,我甚至认为发展到什么城市一个城市也应该支持巨富和赤贫,而且我觉得一个城市有巨富有赤贫,在我的审美观来看,我觉得这个城市真好,包容,我愿意到这样的地方来逛,到这样的地方来走动,我不愿意眼睛里看到的都是好的街面,衣冠楚楚的人。我不愿意看到多样性在一定程度上的丧失,我觉得伟大的城市就伟大在它拥有多样性,丧失多样性的话,那是计划经济的惯性,是计划经济的余毒,是继续要贯彻狭隘的长官意识所追求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很宽阔的一种开放的胸襟和一种境界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