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364689
  昨日访问量    1862

  友情链接
   
   
   

我们从91年开始就想成立一个爱眼协会。那时候我想办两件事情,一件是成立一个全国爱眼日,每年的一天定为爱眼日;第二件就是成立一个协会。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公益组织,我们想法很盲目、很简单、很朴素。有些事情必须有人管,政府管不了。91年办爱眼日的时候,医政司的司长说你不可能办两个,爱眼协会根本就不能批。因此我们接受这个说法。从91年搞了三年半,爱眼日成了,每年的66号。

然后到了2000年,我们觉得爱眼日越来越走味了。不得不提出了当初想好的爱眼协会。成立这个协会有什么作用?

第一个作用就是近视眼太多了。国家喊的多,做的少,真正落实的更少,尤其是有些我们四两拨千斤的举手之劳。每年治疗近视眼花费180亿,实际上有治好的吗?但是大家对近视眼治愈抱有希望,我们希望这个钱不要浪费。但是这个事政府没人做,只是偶尔媒体出现一两条消息专家呼吁等等;或者这些消息经过总编耐心的删减,也还得罪一些厂家。我们不怕,近视眼是不可治愈的。只要得了近视眼,第一选择就是选择戴框眼镜,第二是选择戴隐形眼镜。我们希望把这个问题用一个专家的集团来告诉大家:不要再浪费了,社会不要浪费了,国家不要再浪费了,不要再走弯路了,好多孩子该戴眼镜不戴,越来越深了,产生好多视疲劳。

刚才咱说的是近视眼,再说小儿弱视跟斜视。中国眼下至少有一千万已经是弱视了,这个弱视只有在12岁以前发现治疗。如果发现的话,从理论上来讲,100%的痊愈。如果过了时间窗,过了这村没这店了,但是多少过这村的呢?一千万。这一千万从生下到12岁,到12岁就完了。然后12岁以后他一生都是弱视,他从此就是头疼,头晕,视力下降。中国目前记载的成人弱视至少是四千万,你想想造成的社会浪费多大。我们初步估算一下,光弱视给中国人带来的经济损失,至少是四百亿。

再次一个作用是针对白内障的问题。中国的白内障目前已经失明的至少是三百万,这三百万惟一的方法是动手术。失明人寄希望于所谓能替代手术的药物,浪费、浪费;欺骗、欺骗。纯粹是人为的,至少是一半。

再简单说一下青光眼,中国保守估计有一千万,中国同仁医院的院长说的。这一千万指的肯定是青光眼,还有疑似青光眼。这些东西都写在中华眼科杂志上面。中国每一年至少是花费160亿人民币在这上面,这些钱至少有80%可以避免。因为青光眼它有个特点,它能治,但是不能治愈,只能治标。青光眼就是一种可以治老、可以治盲的疾病。它和白内障不一样,白内障就瞎了。青光眼到期就筛查一下,中国专家已经多次进行调查了解,是能够做到的,至少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可以做到的。应该做的,就50岁以上的,每三年、五年要做一次普查,多少钱呢?普查是十块钱。但是你如果不做这个普查你可能要失明。这个十块钱可以嫁接到商业保险。没人做。这么严重的问题没人做怎么办呢?我们想成立一个协会。刚才说的是最简单的信息救助,这个复杂一些,我们想推广一下徐亮院长的模式,哪个医院的?同仁医院主管眼科的副院长。如果要按照徐氏模式来讲,可以至少在大城市里面能够解决一部分青光眼的损失问题。

于是2000年的年初,我们联络了100余位专教授,向卫生部寄去成立中国爱眼协会的书面申请。过了时间不长,好歹有一个消息,医政司说部长关心这个事,希望问问你们的宗旨,你们怎么操作。实际上议政司的司长我们个人很熟了,因为搞爱眼日,我们三年半的交情了。官方的语言也就是说是受部长之托给你答复。然后让我们写一个东西,我们就写了。于是乎接二连三的写,一直写了四年,刨去第一份的申请,后边八次的要求,至少是按他的要求交了八次的申请,附上名单,按照他的要求,写上我们怎么操作,是什么宗旨,我们发起人的名字、姓名、联系电话、身份、职称都写好了。但是八次——连同第一次的话一共九次——也就是说是四年八次。张文康部长他好歹有一个对下边的吩咐。第二次我们交报告过去的时候,他基本上就说在报告本里面挑错误。因为我们也不是傻子。我们也了解,哪些组织能成立,哪些组织不能成立,没有门路不行。我们找的吴阶平副委员长,通过种种关系,因为我们这些人也有一些社会地位也不算太低的,但是无济于事。因为卫生部是一个大衙门,衙门比较大,门槛比较高。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一共是八次。

总而言之,四年我们八次,从2000年一直到2005年的25号,他一直没有给我答复,一直没有答复。成,答复,可以了,我们筹备;不成,说出原因了,好,我们放弃了;或者是我们再怎么办,要求需要再进一步的探讨。他连答复都没答复,总是说再写。

2005年的2月我们递交的诉状,北京一中院接受经过一年的犹豫,2006年的3月份同意了,经过了13个月。在法庭上卫生部的一个处长说了,你再报一次。我们四年已经交八次了,一直到现在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尽管我和他很熟,我也不好意思问他为什么不同意,或者不同意他不说理由也行。就说不同意或者同意。没有正式的答复,就说报告不行。最后我说这个报告实在写不了的,他说你们最后写一次行了,最后又说不行。然后让找卫生部即将退休的某某某教授,由他来帮助你们写就行了。他帮助你们写完之后成立了协会,他要到你们这个协会里要担当什么什么就可以了。他写了也不行,要第九次。109号,我们第三次审理。如果它不同意,我们告到底,它得给个说法,不同意是什么原因?宪法给予我们权利。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