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684398
  昨日访问量    1229

  友情链接
   
   
   

 [推荐理由]
       涉及六万投资者五十多亿人民币财产,影响面广、标的巨大。但该案引起广泛关注的原因不止于此:与能源战略有关的国家石油体制、政府部门与律师的互动方式、援助律师的办案经历使得该案高潮迭起,发人深省。
 
 [案情介绍][1]
       2003年3月,陕西省榆林地区靖边、定边等县调动公、检、法等公权力机关及其公务、武装人员,将响应地方招商引资政策而参与油田开发的1000多家民营企业的油井强行无偿收归国有,后因中央领导干预改为有限补偿,但投资100多万的每口油井平均补偿不足18万元。群众不服,纷纷上访。
       2004年宪法修正后,民企油田投资者看到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希望,走上了通过诉讼的维权之路。2004年7月以来,朱久虎律师接受委托,奔赴、驻扎在陕北榆林地区,为靖边、定边等县参与石油投资的当地企业和百姓维护财产所有权提供法律服务。
       2005年月25日以陕西省人民政府、榆林市人民政府委、靖边县人民政府为共同被告,诉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号称全国最大私营企业财产保护案。
        2005年5月26日凌晨,朱久虎被刑事拘留。6月20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朱久虎律师被拘留以后,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与榆林有关方面进行了积极沟通,向全国律师协会进行了汇报和呼吁,召开了多次座谈会和研讨会,想尽办法采取措施积极营救朱久虎律师,肖太福、李和平、高智晟等律师先后奔赴陕北,与榆林市、县公安、检察部门进行沟通,和广大石油投资者进行沟通、交流,为朱久虎律师释放创造有利条件。
  根据2005年5月27日靖边县公安局对朱久虎律师下达的刑事拘留决定书记载,朱久虎涉嫌的罪名是“非法集会”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2005年6月2日,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中山世佳律师事务所、晟智律师事务所的部分律师纷纷来到杰通律师事务所,座谈讨论如何维护律师依法执业的权利问题。赵小波律师、张清华律师当即接受朱久虎爱人邢文增的委托,晚上8点连夜奔赴陕西靖边县。
        2005年6月3日,靖边县公安局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不接受律师提出的会见申请,两位律师几经交涉无果,返回北京。
        2005年6月10日,肖太福与李和平律师启程出发,转道银川奔赴陕西省靖边县,为“陕北民营石油案”的首席律师朱久虎提供法律援助。他们先后与靖边县看守所、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法制办、政法委进行沟通和交涉。公安部门仍然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不办理会见批准手续。
  在党中央的关怀和过问下,在社会各界的积极呼吁努力营救下,朱久虎律师与9月20日获得相对自由,被取保候审出狱,由北京市律师协会派代表接回北京。
 
 [法理分析]
        朱久虎在执业中被拘押一案涉及到律师群体的利益和律师制度的保障,这使得援助朱久虎具有了公益性。朱久虎律师曾经为“孙大午非法集资案”做过辩护,是“私有财产入宪”的催产士和有功之人,意志和品行可嘉,应当予以帮助;陕北地方政府在强行收回民营油田的过程中没有给予私营投资者及时、足额的补偿,有违宪之嫌。
        许多地方公安部门随意给刑事案件扣上“国家秘密”的帽子,借此剥夺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的权利和执业律师依法会见的权利,这不是法治社会应当所为。是不是“涉及国家秘密”应当由法律判断。“涉及到国家秘密的刑事案件”是指刑事案件的具体案情或案件性质涉及到国家秘密。而依据《保守国家秘密法》,“国家秘密”是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事项,一般包括国家事务的重大决策、国防建设和武装力量活动、外交和外事活动、对外条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科学技术、维护国家安全活动涉及的有关机密。衡量“国家秘密”的标准只能是国家级的安全、利益和事物。国家秘密必须由国家保密部门依照法定程序按照法律规定予以确定,不能由公安机关简单说了算。“陕北民营油田案”中的民营投资者无非是要多获得一些经济补偿,其“聚会”的目的在于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不可能涉及“政治目的”。“陕北民营油田案”中发生的事情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办法》第四条所规定的具体标准,靖边公安部门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律师会见是侵犯了朱久虎聘请律师获得法律帮助的权利。
        朱久虎律师在执业中被拘留,反映了律师执业的风险和执业权利被侵害由刑事案件领域漫延到了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领域,也反映了某些公权部门对律师的工作不理解,对律师群体仍然抱着不信任、不欢迎甚至敌对的态度。刑法第306条的“妨碍司法罪”使许多律师胆战心惊,一个又一个执业律师在刑事辩护工作中被拘捕,导致愿意问津刑事案件的律师越来越少。如今,执业律师在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中的人身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律师队伍和律师制度的稳定也将由此受到挑战,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律师执业环境的恶化势头。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必须尽全力检讨律师职业规范,为创造一个良好的律师执业环境而努力。
        陕北油田案发生在中国第四次修宪以后,大面积地涉及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关乎六万多投资者的五十多亿财产。有一点不可否认,陕北民营投资者响应当地政府号召每打一口油井需要花去至少1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可是当地政府平均给予的补偿只有十八万元左右,这是到哪里都说不过去的,这是非常不公平的。虽然部分群众可能有过激言行,但那是当地政府过激行动和违法行为在前所造成的。
        上访有时候是会变成一个陷阱。但是,上访本身并不当然构成违法,上访是一项法定的权利,而且是一项宪法权利。宪法规定,公民有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申诉、控告的权利。上访是一码事,上访中出现了犯罪行为有是一码事。据朱久虎律师说,他本人没有参与过上访,更没有组织上访,但为上访提供过法律咨询。他认为,上访条例是行政法规,律师工作的委托范围包括提供法律咨询。他对依法解决自己的案件和陕北油田案很有信心,他没有从事违法行为,更不构成犯罪,他所从事的一些行为均是在律师工作职责范围之内。如果朱久虎律师所说的是事实,那是值得我们安慰的。陕北地方警方曾经到处查核朱久虎是否有私自接案或偷税漏税等行为,结果在这方面一无所获,这也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尊敬的。
        但愿每一个律师都应当学会与地方政府打交道,学会沟通和斡旋,在依法维护公民权益的过程中维护自身权益。这要求提高律师的整体素质,尤其是政治素质和理论水平。为敏感性案件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需要学会保护自己,注意沟通与交流,与中国主流媒体合作,主动向律协和司法主管部门汇报,争取理解和支持,集中各方的信息和智慧分析案情,要理性地把案件办好。
 
 [编者建言]
          律师朱久虎援助“陕北油田”案原告一方的经历以及随后肖太福等律师援助朱久虎的过程说明:在影响性较大的行政诉讼中,律师应更要掌握技巧、更要慎重;官民之间、政府部门与律师之间,尚需建立良性的互动机制。
 
 

 --------------------------------------------------------------------------------
 [1] 见 北京市泰福律师事务所 肖太福:《“陕北民营石油案”引起的是是非非》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