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364536
  昨日访问量    1862

  友情链接
   
   
   

 

 

 

2月8日,西安,药庆卫的代理律师马延明(左)劝张显(右)离开药家所在的小区。挥起拳头砸向药庆卫的代理人马延明(右)。

本报讯 (记者孔璞)昨天上午,药家鑫案被害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母亲刘小欠等人通过代理人张显(微博)的博客发布公告称,愿意接受药父药庆卫(微博)在药案审理期间表示“赠与的20万元”,并“于2012年2月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处接受该款。”此前,张妙家人已拒绝该赠款。

 

 

微博未删“态度诚恳”

公告称,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曾经将20万元送到张平选家里”,但“因为该20万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意图求得对药家鑫的从轻判处”,故张平选将钱退回。钱被退还后,药庆卫发微博表示:“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

在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这条微博一直未删除,故张平选等人认为“药庆卫的态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并决定接受这笔赠与。除了张妙的父母,其四岁的儿子王思宇也位列声明人之中。

张显认为应该支付

2010年10月20日晚,26岁的张妙在下班回家途中,被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开车撞倒后持刀杀害,2011年4月22日,药家鑫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维持原判后,于6月7日执行死刑。在此案审理期间,张妙的家人拒绝了药家的赔偿,并接受了社会捐款,其中上海学者傅蔚冈通过网络筹款等为其捐助54万。

昨天下午,张显告诉记者,向药庆卫索要20万元捐赠是张妙亲属的意见,他只是代为发布声明。他认为药庆卫应“信守诺言,有诚信”,既然微博在发表后8个月都没有删除,应向张妙亲属支付这笔钱。

■ 回应

张平选 接受赠金因捐款花光

在电话中,张妙的父亲张平选告诉记者,之所以现在向药家索要20万,是因为妻子刘小欠最近生病了,家里没有医药费。他想起来药庆卫曾在网上表示20万元钱存在那随时可以拿,觉得“现在就是需要的时候。”

这笔捐款为何当时退还药家,现在又要回来?张平选说:“当时是当时的事情,现在是现在的事情。”

此前有多名网友在网上为张妙的亲属募集捐款,其中上海学者傅蔚冈募集54万,记者周斌发起的“张妙孩子成长基金”约募集22万。张显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还有部分网友的零星捐款直接寄到张家。

网络上一直关心社会捐款的数额和去向,张平选表示自己不知道社会上具体捐了多少,他拿到了10万元。但这笔钱已花光了,“不够用”,大都是支付刘小欠的医疗费。

药庆卫 赠金是借的已归还

昨天下午,药庆卫对记者说,“既然当初张平选明确拒绝并退还了这20万元,现在我就没有义务再给他这笔钱。”

药庆卫说,那20万元是他和妻子亲手交给张平选的,张平选他们交谈后收下,但后来不知何故又将钱寄回。令他想不到的是,张平选等人在接受采访时撒谎,称药庆卫夫妇送钱的时候,张平选并不在家,也没收钱。药庆卫认为张平选这种行为伤害了他。

药庆卫说,当时给张平选家送的20万元,大多是借的,后来张家不要,他已将借款归还。目前他手上没有钱。

此外,药庆卫认为张平选在此时索要这20万元可能是有人指使,与即将宣判的名誉权案有关。

药庆卫名誉权案的代理律师兰和告诉记者,药庆卫给张平选的赠与合同因受赠人拒绝而不成立。张家如果干扰到药庆卫夫妇的正常生活,他建议药庆卫报警。

http://news.qq.com/a/20120208/000085.ht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