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101086
  昨日访问量    2216

  友情链接
   
   
   

吴英不应成为我国法制史上又一个冤魂的名字

——核准吴英死刑缺乏正当性,将产生极差的社会效果

 

一、设立在违背产权保护、交易自由基本原则上的、维护金融垄断的罪名,永远存在合宪性与正当性方面的缺陷;以此罪名进行定罪,结果永远是逻辑不通、被告人不信服、公众不满意;如果吴英被核准死刑,从历史的眼光审视,有朝一日,她必被认定为我国法制史上的又一个“冤死鬼”。

在已有“诈骗罪”罪名的情况下,国家设立集资诈骗罪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金融垄断。“合同自由”及2004年“保护公民合法私有财产”入宪,保障了公民有权利去选择交易对象,协商交易价格。国家强行推广金融垄断、维护垄断定价,没有合理性和合宪性。也就是说,目前我们的“金融秩序”,本就不是“正常金融秩序”,又何来侵犯“正常金融秩序”呢?

退一步讲,即便垄断金融秩序即“正常金融秩序”,“集资诈骗”也未对其构成侵犯:金融秩序由交易主体、交易价格、交易规则构成。“集资诈骗”罪中的借款人和贷款人也难以被认定为是抛开银行进行了“私下”交易。相反,他们是难以进入“正常金融秩序”者,当然谈不上破坏了“正常金融秩序”。或许可以说:是某些银行扰乱了“正常金融秩序”。高利贷的借款人当然不是自愿抛开银行的——是银行不愿意借给他而已;贷款人的钱,也是因为存在银行利息太低——存进去就以为这损失,所以才迫不得已甘冒风险将自己的钱借给他们认为价格比银行合理、但风险比银行高的人。前段时间,一则新闻引起了广泛关注“中国银行业暴利超过烟草和石油”。其实,这样的结论并不该令人吃惊。中国的银行坐享全世界最高利息差,作为垄断者,一手掠夺存款人、一手掠夺贷款人,没有暴利才该令人吃惊。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例子:有的批发市场盘踞着黑社会成员,他们的手法就是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农民必须把菜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他们,如果以高一些的价格卖给别的收菜的,那么,卖菜的和收菜的就倒霉了——轻则连打带骂,重则断手断脚,甚至送命。这些黑社会成员靠武力维护垄断,目前的“正常金融秩序”是靠司法保驾护航。

二、在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混乱、国际经济经济形势低迷的背景下,对民间集资者应予以鼓励和帮扶,而非打压和处罚。以“集资诈骗”罪名杀人,属“杀一伤百”。

政府是否要为因宏观调控政策的变动或失误而造成的企业损失承担责任?比如:开发商刚刚以天价在政府手中买了地,政府“限购”了,打压房价,开发商可以退回土地、要求赔偿么?政令今天出,明天废的情况,在中国并不少见。企业若由此遭受损失,可否以“信赖利益”受损为由要求政府赔偿?在法律上讲,是不可以的。在民主国家,公民可以用选票来惩罚言而无信的政府或者官员。拥有垄断身份,当然不愁钱贷不出去,再加上我国的紧缩政策,没有门路与后台的民营企业很难拿到贷款。

“政府提供公平、市场提供效率”。我们现在的情形是:政府固守与支持金融垄断,破坏公平,导致市场效率低下。民营企业贷款难、融资成本增高、民间资金投资渠道欠缺,可以说责任在政府。在此情况下,承担高额利息而进行民间融资的企业,至少是有事业心、对企业负责、对合作伙伴负责、对中国及世界未来经济形势看好者。对于这些企业家和企业,政府应珍惜和帮助,而不能是“你赚钱了我就征高税,你缺钱了我就避之唯恐不及”。若对这些企业动辄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罪名予以打压和惩处,岂不令中国所有处在困境中的民营企业家心寒?

三、关于吴英案辩护方法:可以寻求一定突破

对于直接故意犯罪,被告人的主观意图往往是律师的辩护要点。而人的内心活动,外人难以猜测和定论,故立法会据外在表现予以推测。“集资诈骗”的推定依据是1996121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121的《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按照“解释”,以下4种情形属于具有“非法占有目的”:(1)携带集资款逃跑的;(2)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3)使用集资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4)具有其他欺诈行为,拒不返还集资款,或者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按照《纪要》,以下7种情形属于具有“非法占有目的”:(1)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2)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的;(3)肆意挥霍骗取资金的;(4)使用骗取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5)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资金的;(6)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以逃避返还资金的;(7)其他非法占有资金、拒不返还的行为。

一般而言,刑辩律师会“防御性”地、根据案件的事实和法律作出辩护。我们知道,集资诈骗这类直接故意犯罪,“主观意图”往往是律师辩护的重点。比如,证明被告人没有挥霍、携款潜逃、虚假宣传……等行为,以此来推定被告人主观上没有诈骗故意。但是,此种推定“没有诈骗故意”的方法与公诉人通过被告人行为推定“具有诈骗故意”的方法同样,说服力不强。

我看过代理律师张雁峰的一审辩护词,非常周密,水平颇高。这不妨碍我们进行探讨:此案件具有一定的政策性和的社会性,若能在辩护思路方面做一定的创新和突破,也许会取得更好效果。

比如,在证明吴英并无诈骗故意方面,可阐述吴英高息借款的原因,以说明吴英行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当时的国际经济形势、国内的经济形势、金融政策、行业政策以及向银行借款所遭受的种种挫折……同时应阐述吴英具有还款能力或自信具有还款能力:吴英的成功业绩、国际经济形势的好转可能、国内经济的持续增长、吴英所从事行业的预期发展……

同时,除了给吴英做无罪的辩护之外,也可以尝试设计对吴英的债务或者本色集团的债务如何偿还的方案:如果吴英不死、本色集团不垮的话,有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还上债权人的债务。争取社会的谅解、债务人的支持以获得生的机会。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