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689082
  昨日访问量    3415

  友情链接
   
   
   

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办事处办公室主任文永东问记者“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这成了昨日网上的热点话题“引爆器”。全国成千上万的网友纷纷发表的观点。昨日,本报记者采访了文永东和部分当事人,文永东称自己当时有情绪,同时,毕节市成立了工作组前往贵阳对此事进行调查。

 

◎“贵阳办”主任遭“误伤”

这件事的起因是24日市民袁先生的车被六楼掉下来玻璃砸坏,袁先生的妻子吴女士前往停车场维权,于是贵州电视台“法治第1线”的记者前往采访。在采访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办事处办公室主任文永东时,他质问记者“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

按照文永东的说法,这事与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办和自己的关系都不大。此前,也出现过类似玻璃砸车事件,均由对面单位贵阳市社会救助管理站下属的贵阳农民工临时寄宿点负责赔偿。在电视台记者采访的当晚,救助站方面已同意了赔偿。

但文永东没想到的是,此次新闻的焦点不再是双方发生的纠纷,而是他与电视台记者的手机通话。

贵州电视台“法治第1线”当天播出的录音整理:

文永东:这个和我们应该没多大关系啊。

记者:文主任,这个车主的车停在你们停车场,你们停车场收费没?

文永东:我们是收费了,这个事情这样,请你们通过电视台的有关人员找我就行了。

记者:我现在在你们单位这个地方,你方便出来见个面不?

文永东:你是记者,你是党的喉舌人,你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的,这个你要明确,这个问题你要鉴定清楚,我给你讲,我是一级政府,我是一级政府派驻机构,不是一个部门,你要采访我就必须你们常务副台长来亲自过问这个事情,我可以接受你的采访?开玩笑啊!

这个录音在网上播出后,立即引起各方关注,微博上的评论多达数千条,全国转载相关新闻的网站、媒体近200家。

文永东表示,舆论使得他压力很大,昨日,他接到亲友许多电话,问长问短,一整天烦躁不安。

此次事件同时“殃及”了位于浣纱路的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政府驻贵阳办事处。

据了解,毕节地区撤地建市前,位于花果园的毕节市人民政府驻贵阳办事处名为毕节地区行政公署驻贵阳办事处,而现在的七星关区人民政府驻贵阳办事处名为毕节市人民政府驻贵阳办事处。因此,昨日该办事处也意外接到了数十家媒体的电话。

七星关区人民政府驻贵阳办事处一位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媒体记者)都误认为我们就是文主任的单位,一打来就找文主任。我们说没有,有的记者就在电话里说:‘误了大事你可要负责’。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要找的是原毕节地区驻贵阳办事处。

◎文永东回应:当时有情绪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文永东时,他一脸疲惫。听到同事在网上播放“法治第1线”的录音,他立即烦躁地挥手,让他们关掉。

“如果我贪污腐败被媒体这样整,我觉得可以理解,问题就是因为我当时闹情绪,说错一句话……”文永东说,3月24日当天12点多,他处理了家里的一些烦心事,当时心情很烦躁。“这时正巧记者打电话来,于是我就说了那些话。当天下午3时许,我请示了领导后,给这位记者回了电话,我首先对我说的话进行道歉,并给他解释停车场收费的问题。当时,这位记者说:‘知道了,没啥事’。”

省外媒体在报道中曾提到,文永东在电话中对贵州电视台记者说,“垫付几千块钱,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对我们机关来说不是问题,赔她几千块钱没有问题。这太小了,这件事对我来说”。对此,文永东说,他的原意不是这样,是遭“断章取义”。

文永东称,当天他与电视台记者通了电话后,以为事情就这样了结,没想到昨日这次对话在网上酝酿发酵后,各方舆论如洪水般爆发出来,让他猝不及防。

贵州都市报:你当时为什么要质问记者“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的”?

文永东:我当时认为这事与我们无关,而且我们接受采访要经过上级领导的同意,我担心她的采访报道对毕节造成负面影响。但我话说出后,我向领导汇报后,立即向记者道歉了。我是一个对党负责,为群众服务的干部。这次事件对我打击很大,我从来没有干过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事情。

贵州都市报:当天,你为什么要他们的副台长亲自“过问”?

文永东:当天我处理完家里的事,很心烦,当时说着冲动,就随便说了句“你要采访我就必须你们常务副台长来亲自过问这个事情”。但录音被剪辑部分,我说我接受采访要向上级领导汇报后才能接受采访的内容就没有。

贵州都市报:你觉得对这次事件应该反思吗?

文永东:应该反思,但同时感觉自己很委屈。我不是贪官污吏,没有危害过谁,我做过许多好事,我做的事情是对得起党和人民的。当天,我这样说是情绪不太好,我感觉很歉疚。

◎同事:他是个有爱心的人

昨日下午4时许,文永东告诉记者,毕节市已成立工作组前往贵阳调查此事,但因贵毕路堵车,未能按预定时间抵达贵阳。采访时,文永东正在写此次事件的材料,将向上级详述此事的前因后果。

文永东的同事叶玉成说,文永东在单位口碑很好,工作能力很强。前不久上级部门对他的考核是全票通过。叶玉成表示,自己和文是多年同事,较为了解他,“他是一个有爱心的人”。

“驻贵阳办招待所的员工彭世智,因脑膜炎、心膜炎导致残疾,后来单位效益不好,下了岗。单位每月发给他生活费。文永东得知他有一个小孩,而且与妻子离了婚的情况后,开会提议将彭的生活费增加至700元。为此,彭世智跑到文永东的办公室外磕了几头表示感谢。”叶玉成说。

叶玉成还提到2001年文永东给一位农民工买车票的事。当时,文永东从贵阳返回毕节,中巴车上遇到一名返乡农民工钱被偷了没车费,售票员准备将其撵下车,文永东花50元为这名农民工买了车票。“这农民工后来提了两瓶酒去找到文永东的单位去感谢,但他拒收。”

此外,文永东还资助了一名贫困学生从初中到大学。昨日,记者联系到了这名正在贵州大学读研究生的学生杨梅。她说,自己确实从初中起就获得文永东的资助。开始不知道资助自己的人是谁,到大学才知道。她觉得文永东有爱心,是个好人。

叶玉成认为,文永东不是个祸国殃民的干部,他成为舆论的风口浪尖主要是因为他说错了几句话。他说,从“治病救人”的角度来看,不能一板子将文打死。他透露,文永东目前是一名正科级干部,此前在毕节地区财政局工作。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办事处主要负责毕节市在贵阳市的招商、联络工作,同时,还给毕节籍在贵阳打工的农民工维权。

◎当事记者:拒绝接受采访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到采访文永东的当事记者,对方以忙为由拒绝了采访。下午4时许,记者再次联系该记者,她表示,电视台有规定,接受媒体采访需要得到领导的批准,但昨日领导不在单位,无法得到批准。

省外一家媒体记者透露,他们在报道中引用了贵州电视台一位栏目主持人对此事的看法后,遭到该主持人的责怪。但昨日下午,记者在微博看到,认证为“贵州电视台第五频道《松哥梅姐帮帮帮》栏目记者”的“我叫小幸”仍然发表对此事的看法。

3月26日,他在微博中写道:“毕节驻贵阳办事处的文主任在采访过程中质问我们的记者:‘你是为党服务的,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如此没有水平的问话让人不齿……这样的干部,要他有何用!?”

◎传媒教授:官员应直面监督

昨日下午4时许,又写道:“腾讯网转载了文主任的录音,我特别想知道文主任现在是否依然淡定,是不是该对社会有个交代了!”对于文永东的“雷语”,贵州民族学院文传学院教授、知名作家喻健(笔名喻子涵)认为,媒体是社会“公器”。政府官员问这样“不专业”的问题表现出其对传媒知识的欠缺和应对媒体的经验不足。

“许多党的领袖都提出‘为人民服务’,显然,问记者‘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党服务’是不极为妥当。作为中国的媒体记者,要为党服务,更要为人民服务。‘服务’的一个方面就是搞好舆论监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2009年,郑州市一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当时对记者说了句当时堪称惊世骇俗的话,‘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这个说法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广泛议论,当时经历了一番口诛笔伐的舆论战。其实,细心的官员应该知道记者该为谁‘说话’,该为谁‘服务’了。但没有想到,今天贵州的官员有出现异曲同工的‘雷语’!”喻健说。

喻健认为,政府官员应该坦然面对媒体记者的舆论监督,而不是站在记者的对立面。

⊙本报记者 吴华 摄影报道http://news.qq.com/a/20120329/000466.ht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