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5395138
  昨日访问量    2208

  友情链接
   
   
   

顾则徐 法律工作者

原题:红牌子、伪慈善、黑胃口和没问题

据媒体报道,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专项公益基金———“仁爱基金”,通过其下属的“志愿者工作办”陆续向陕西大型国企和一些地级市的老干部局捐赠了上万辆自行车,由于质量问题,反而导致被捐赠者不满。根据已有的媒体报道事实看,这是继去年的郭美美事件以来,红十字会系统发生的又一起情节十分恶劣的事件,其特点是红牌子、伪慈善、黑胃口。

红十字会当然是块红牌子,“仁爱基金”作为它的专项公益基金,主要实施“红十字天使计划”和“博爱助学计划”。“红十字天使计划”主要是资助贫困农民和儿童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对患有重大疾病的贫困农民和儿童实施医疗救助,协助政府改善贫困乡村的医疗卫生条件,捐建农村博爱卫生院,培训农村医务人员。“博爱助学计划”主要是帮助贫困地区农村援建博爱小学,培训乡村教师,捐赠“红十字书库”,设立博爱助学金资助贫困家庭孩子上大学等。这一连串的牌子是多么光彩,所以,可称为“红牌子”。

以这样的红牌子做不沾边的事情,当然就可以称为“伪慈善”。“红十字天使计划”和“博爱助学计划”所针对的对象简单说来,可以归结为农村、农民、孩子,但中航工业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煤化集团、延长石油集团、地级市的老干部局等与农村、农民、孩子毫无关系,甚至连贫困、弱势社会群体都谈不上。“红十字天使计划”和“博爱助学计划”的慈善项目可以归结为医疗、教育,但现在大规模捐赠自行车则是风马牛不相及。即使权当大型国企和老干部局属于“仁爱基金”合理的慈善对象,一律捐赠自行车也是荒唐,就如报道介绍的,连路也不能走的躺在病床上的退休干部需要的是轮椅,而不是自行车,给他发自行车不是慈善,而成了福利。

“仁爱基金”已经向陕西大型国企和一些地级市的老干部局捐赠了上万辆自行车,志愿办主任时进龙跟记者讲,计划是10万辆。所捐赠的自行车来源于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一个家庭式的自行车作坊———天津市福×自行车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人赵大龙(化名)向记者证实,2011年他总共卖给“中国红十字会”一万辆自行车,采购价格130元/辆到160元/辆不等,今年定制的自行车价格是200元/辆,每辆自行车的利润5元。但是,“仁爱基金”在捐赠过程中,所声称的自行车价格是700元/辆,加价达500—570元/辆,是赵大龙所获利润的100—110多倍,是采购价的2.5—4.3倍。2011年一万辆自行车加价金额达540万—570万元,如果实现全部10万辆捐赠计划,总加价金额将是5000万元以上。恐怖,这是会令全世界生意人恐怖的“黑胃口”。

去年轰动一时的“郭美美事件”,很快就不了了之,成为“没问题”。此次“仁爱基金”捐赠万辆劣质自行车给大型国企和各老干部局,若写进红十字会的工作报告,就将是“仁爱基金”向陕西老区捐赠自行车10万辆,总支付慈善基金达7000万元,不感动也得感动。此次事件最后的结局将如何?我想还是会不了了之,成为“没问题”。

红牌子、伪慈善、黑胃口,再加上没问题,将是此次事件的全部特征。最后的落脚点是没问题,而且很轻易就可以做到,因为,由于自行车质量问题,导致被捐赠单位非常不满意,连手续也不愿意办给红十字会,这样,红十字会就自然可以向公众说明还没有做账,入账价格是按采购价格,而不是“谣言”中的700元/辆。当一再发生的事件落脚点是没问题,“红牌子—伪慈善—黑胃口—没问题”这一特征性秩序,就一定会反过来成为“没问题—黑胃口—伪慈善—红牌子”,由于没问题所以就会有黑胃口,有黑胃口必然伪慈善,伪慈善则打扮出令人感动的红牌子的光彩。http://view.news.qq.com/a/20120428/000022.ht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