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469445
  昨日访问量    1838

  友情链接
   
   
   

日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其微博爆料,因对崔永元公益基金将于今年8月在湖南开展的乡村教师培训项目,湖南省教育厅回复“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崔永元同样用“三不”来表达己方的愤怒:“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一时间,事件掀起轩然大波。昨日下午,湖南省教育厅作出详细回应与说明,表示对崔的微博言论“不理解”。到晚上,崔永元在其微博连发多条微博回应,声明坚持其对该教育厅的“三不”评价。

梳理比对双方在此次事件中的各种表述,有一些关键细节仍存差异。按照崔永元方面的说法,其愤怒或也其来有自,自己所从事的公益项目计划拟培训100名湖南乡村教师,仅“需要教育厅作公示”等举手之劳,却遭遇湖南省教育主管部门的消极对待。加之公众对各种政府主管部门在诸项公共事务中长期不作为的恶劣印象,使得崔的“三不”怒斥得到一边倒的支持。

但从昨日湖南方面给出的回应看,却可能另有细节值得商榷。按照湖南方面说法,崔永元公益基金通过电子邮件向湖南省教育厅提出包括“出一个文件或通知”、教育厅官网挂公告、督促下属教育局配合等六点具体要求。若湖南方面所言属实,崔永元公益基金提出的要求就远非“举手之劳”那般简单,而湖南省教育厅所认为的“不宜代替民间组织直接发文和参与组织”也并无太大过错。倒是崔永元公益基金在被政府部门消极回复后的激烈反应,令人多少有些纳闷。

湖南省教育厅拿出的崔方“六点要求”,从侧面反映出现下一些公益组织对政府权力的内心依赖,甚至民间公益机构出现基于或明或暗的官方背景,言行中表露出另一种颐指气使的权力心态。这或许出于现实操作的便利,公益机构希望依托政府部门的行政体系,更高效地实施其活动。但就事论事,崔方提出由湖南省教育厅出面做的各项工作,公益机构本可自行完成,起码应有“政府机构无天然的配合义务”这一思想准备,即便是其他省份对其活动进行了较好配合,也并不代表配合民间机构的公益活动成为湖南省教育部门的法定职责。政府部门与民间机构,社会分工有交叉,需要的更多是竭尽全力、各尽其职。而从小崔最新回应看,其依托志愿者展开的乡村教师选拔工作业已开展,也证明了没有政府机构的积极配合,公益组织倚靠其自身力量,依然可以把事情办好。

事实上,结合现实公益组织在中国的诸种遭遇,湖南省教育厅“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的表态本已算难得的善意,如果真能做到在此基础上的“不干扰、不非难、不使坏”,政府言行实现消极“不作恶”,对于大多数民间NGO的公益活动而言,已属福音。能理解崔永元公益基金在此事上的愤怒,因其担心政府的“三不”消极表态背后,可能会有台面下的积极阻挠和颇具行政执行力的暗地里抵制。据称,该公益项目到各部门游说时,首先得到的回复就是“欢迎公益组织在此工作,但前提是不要添乱”,防备之心昭然。但因公益属性而顿生理所当然的所谓钦差心态———必须听命、不谨遵交办就是冒犯,却也事有偏颇。

无法完全还原“三不”事件中的各方心态,但此间若隐若现的,可能更多还是一个公益回归民间的老话题。一个健康运转的社会形态,政府须尽可能减少对民间机构与活动的行政干扰,而民间公益亦须在组织上尽力去官方化,并在行为心理上与政府断奶、对权力去魅。http://view.news.qq.com/a/20120613/000001.ht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