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24497
  昨日访问量    1765

  友情链接
   
   
   

       义派影响性诉讼研究中心特供稿

       发表日期:2006年11月22日   出处:法制日报人大与立法评论版

       据新华网10月19日消息,中国互联网协会受信息产业部委托开展“博客实名制”的研究,研究成果将提交信产部供决策参考。中国互联网协会行业自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杨君佐也确认了该协会在推进博客实名制的消息。几天内,这个消息在网络上被炒得沸沸扬扬,赞成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力主博客实名的杨君佐认为,“从负责任的角度讲,博客实名制可以大大降低欺诈、诽谤、人身攻击等问题的发生概率”;反对者则认为博客实名制会限制博客们的言论自由。
        其实在“博客实名制”之前,网络实名制的讨论早已进行多年。早在2003年的时候,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李希光就写了一篇长文,鼓吹互联网“实名制”,引来了很大的争议,被称为“李希光建议人大禁止网上匿名”事件。禁止网上匿名是非常不现实的,在法律上和技术上都行不通。最后:网络实名制在当年终于没有实行。次年,一个署名“李镇涛”的网民在各大论坛公布身份证号码,“以身作则”提倡网络实名制,遭到反对者群起而攻,更有好事者查出“李镇涛”并非实名,其原名叫“刘镇清”,系某市公务员。“李镇涛事件”也在一片笑骂声中逐渐被人遗忘了。
        及至2005年末,深圳市公安局下文强令深圳腾讯公司对“QQ”群创建者和管理员进行实名登记工作,由于网民的消极抵制,最后不了了之。今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又提出一个《网络游戏实名制方案》,要求网游玩家必须进行实名注册,以区分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其结果是大量未成年人转投不需身份验证的“私服”,网游公司损失惨重,实名制方案形同虚设。
        随着博客在我国的快速发展,博客已从最初一个私人日记本逐渐演变成今天这样一个活跃的言论平台,围绕博客引发的版权、隐私权、名誉权等问题已日渐增多。无疑,这些侵权问题需要网络立法予以规制,但实名制是解决这些问题的良药吗?

       博客实名制的三重门

       既然“QQ群实名制”和“网游实名制”均告失败,我们且来看看博客实名制的可操作性有多少。笔者以为,博客从匿名到实名之间,至少面对三道门槛:
第一道门坎是庞大的用户数量。清华大学媒介经营与管理研究中心发布的《2006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预测,至今年底,中国博客用户将突破六千万,07年将突破一亿;这六千万博客集中分布在六百个博客服务网站中。也就是说,如果实行博客实名制,平均每个服务商要对十万个博客用户逐一进行身份验证。这无疑是博客不能承受之重,其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服务商不堪成本重负而拒绝一部分用户,二是博客用户失去耐心,放弃博客。无论发生哪种结果,都会使博客产业遭受重大打击。
        第二道门坎是服务商如何保证用户提供真实的身份信息?“网游实名制”采用的审查方法是允许服务商连接公安部门的数据库,对身份证的姓名和号码作对照;但是只要知道一个人的户籍地和生日,就可以算出他的身份证号码,进而冒充他人进行注册;部分省市采用过传真身份证复印件的方式,结果同样造假者众。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方法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若是君子,徒增麻烦;若是用户有心利用博客进行违法犯罪,自然也不会提交实名。
        第三道门坎,也是最难过的门坎:法律有国界,互联网却无国界。国外知名博客服务商大都有中文服务,若是博客实名制一出,国内不愿实名的博客用户一哄而散,跑到外国网站重新安家,实名制能奈他何?

        实名制下的舆论监督
        博客实名制消息公布当天,也恰逢鲁迅先生逝世七十周年。如果鲁迅遇上了博客实名制,他会怎么写文章?
后人统计,鲁迅曾用过的笔名有128个,连鲁迅二字,也一样不是实名。鲁迅频繁更换笔名的原因,是当时恶劣的环境所迫,不得不隐匿身份,以防当局以“传播谣言”、“惑乱民心”、“煽动群众”为罪名进行打击报复。幸好国民党当局没有出一个“报纸实名制”来规定报馆收稿要查验国民身份证,否则我们到哪里去见识鲁迅的匕首和投枪?
        博客作品的著作权同样受《著作权法》保护,而著作权又包含署名权。无论是法理上还是判例中,我国都肯认了作者以真名、假名、笔名甚至匿名发表作品的权利。
        同时,博客又是社会舆论之一种,“街谈巷议,弹射臧否”,负有天然的抨击社会不良现象、监督官员不法行为的社会责任。允许公众匿名行使这种监督权,不仅是言论自由权的题中之义,而且是我国法制的优良传统:
1987年中纪委下发《对于匿名信处理的意见》,肯定了匿名监督的意义:“从我们几年来处理人民来信中可以看出,匿名信不都是诬告信,而且多数内容属实或基本属实。值得注意的是,匿名信大多是反映各级领导同志问题的……产生匿名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多数是由于党内生活不正常,批评与自我批评展不开,对一些人的不正当行为有意见,没有适当场合提出,署名揭发又怕转下去遭到打击报复,所以才隐匿了真实姓名。”
        有人指责博客是谣言的集散地,认为实名制和监管有利于消灭谣言,避免不明真相的读者受到蒙蔽,这是犯了倒因为果的错误。越战时期,美国大法官Potter Stewart在“五角大楼文件案”的审判意见书中写道:“没有一个自由的、获得了充分信息的舆论环境,就不可能有脱离蒙昧的人民。”只有政府行为透明化、信息来源多元化,才能使公众明辨是非、甄别真伪,才能使谣言止于智者、不攻自破。舆论监督的要义,是由公众来监督政府,而非由政府来监管公众。“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只有保障博客们无后顾之忧地行使舆论监督权,才有助于和谐社会的建构和发展。

       博客实名须缓行
        兴一利必生一弊。不可否认,匿名博客会带来一些博客用户侵犯他人著作权、隐私权、名誉权的问题;然而法律的精髓就在于权衡利弊,趋利避害。即使国家出于其维护公共利益的职责而一定需要立法,则必须充分考虑到国家、社会、公民的各种利益平衡,而不是只重视其一忽视其他。实名博客之害远比匿名博客之害更巨,两害相权,当取其轻,立法者更当慎之又慎。
法律调整有其自身的成本代价和局限性,正如现实社会不能只靠法律来调整所有的问题一样,网络社会也不能指望依靠法律来解决所有的问题。社会的规范是多元的,既有民间的习惯法,也有国家制定法,网络社会也是如此。网络法治从实体价值而言,要求在网络社会组织结构中通过合理界定网络空间国家权力的边界,以保障在网络空间中人的自由与发展,即“网络人权”;从形式价值而言,要求网络立法要具有普遍性、可操作性,以适应和体现网络自由、开放、共享的特性。罔顾现实,强行制定与网络社会脱节的法律,只能使其沦为一纸空文,损害整个国家法律体系的权威性。要逐步消除博客带来的副作用,应该主要依靠服务商对博客违法行为进行自我监督,依靠网民素质的逐步提高,促进网络空间的文明自治和自律。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