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5229918
  昨日访问量    2673

  友情链接
   
   
   

  7月4日,有家长向廊坊市北史家务派出所报案,说自己的女儿在幼儿园遭到猥亵。随后的20天里,先后有9名家长向派出所报案,矛头都指向廊坊市安次区永华道上的一家民办幼儿园的老板杨成杰。

  昨天下午,记者前往北史家务派出所,发现又有两名家长来报案。目前,杨成杰已被安次区检察院以涉嫌猥亵罪批准逮捕,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受猥琐女童不止10人

  三周零六个月大的小宇,去年夏天被妈妈送进“1+1”幼儿园。据小宇的妈妈陆女士介绍,今年7月23日,在买玩具哄孩子去上学时,小宇抗拒去幼儿园,说有个爷爷(杨成杰)

  用手抠摸下体。期间,小宇哭了起来,杨成杰就用菜刀在面前挥舞吓唬她们。整个过程中,杨成杰的妻子在场,事后由她给两名孩子提起裤子。

  7月24日,陆女士带着小宇去广阳区医院检查,结果为:外阴广泛充血,粘膜受损。随即,陆女士便向安次区北史家务派出所报了案。

  在陆女士去派出所时,她才发现,自己并不是第一个报案的人,7月4日刘女士的女儿小芳早就在派出所录了口供。据《方圆》记者调查,声称受到“抠摸”的女童不下十人,其中已有7名女童在医院做了检查。大部分女童反映下体疼痛,有的处女膜已破损,有的外阴冲血,阴道内有可疑物,比如牙签,需要做进一步的B超检查。

  “我孩子是7月2日下午四点送进“1+1”幼儿园的,第二天下午6点接回家。才两天就被祸害了,其他六七十名女童估计一个都跑不掉。”一名家长愤愤告诉《方圆》记者。

  陆女士说自己7月18号看了其中一名女童在区刑警队录的录像,“里面女孩学杨成杰做的动作,一套一套的,连表情都有,你们不敢想象。”

  园内没有监控头

  7月31日下午,《方圆》记者来到“1+1”幼儿园。幼儿园位于永华道上富强小区对面的巷子里。只见幼儿园大门紧锁,门上屋檐安有一崭新的监控摄像头,绿皮铁门上残留着接送儿童告示的粉笔字。

  记者敲门后,出来一位20多岁的女孩,她说自己是幼儿园老板的亲戚,老板有事不在,幼儿园目前放假,老师都回家了,“7月初接到区教育局通知暂时放假的。”

  据女童家长陆女士介绍,她每天下午到点就站在幼儿园的门外接孩子,一般不去园内逗留,也不知道里面的教室和寝室是什么格局。只有每个月交学费时进园内靠西边的平房内缴钱。而坐在椅子上收费的就是杨成杰,“60多岁的老头,个子不高,胖呼呼的。左手缺了几根手指。”另外几名家长对这名幼儿园老板的印象也仅限于“左手不好使”,“有时候见我们接孩子,乐呵呵的,说孩子怎么样怎么样。”

  7月31日晚上,记者辗转联系到一名曾在“1+1”幼儿园任老师的杨芳(化名),她今年21岁,毕业于北京市房山区的一名幼师中专学校,2012年2月份通过报纸上的招聘信息来到“1+1”幼儿园。之所以选择“1+1”,是因为这家幼儿园民办的、小,符合她的要求;二是离她家近。

  7月6日,因为众多家长的报警,区教育局下通知关停幼儿园时,杨芳才听说杨成杰猥亵女童的事,她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想也想不到。”

  据杨芳透露,“1+1”幼儿园内左边是平房,是由园长杨成杰和妻子女儿一起住的,园东边是两层粉黄色的楼房,楼下是教室,楼上是孩子们午睡的宿舍。幼儿园内一共4个女老师,园长女儿是其中一个,有一名是园长的亲戚,她和另一名女孩算是外聘的,住自己家里。4个老师每人负责幼儿园内的一个班。从早上7点上班到下午6点下班回家,这段时间,老师们一直跟孩子吃住在一起。

  在杨芳看来,杨成杰每天早晨起来就负责买菜,然后打扫院子,平时乐呵呵的,“他没有带过班,没有接触过学生,怎么会猥亵呢?”

  不过,杨芳也承认自己稀里糊涂的,当初进来时也没看幼儿园有么有执照,到目前为止也不清楚谁是幼儿园的负责人,是杨成杰,还是他妻子或者女儿?她甚至不清楚幼儿园下午放学后,有没有寄宿的儿童。

  杨芳说,幼儿园门外设有一个监控头,是方便看有没有门外家长来接孩子,而园内本该在每个角度按照监控头的,却一个也没有。

  “1+1”幼儿园关闭后,杨芳和另一名女老师去了附近的阳光幼儿园,工作才两天,园长得知她们是从“1+1”过来的,就把两人辞退了。

  家长的担忧

  据《方圆》记者现场调查,受访的7名家长中有6名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之所以将子女送到“1+1”幼儿园主要考虑到公办幼儿园名额有限,进不去。

  廊坊市安次区北史家务乡一带,外来务工人员较多,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算上“1+1”一共6所幼儿园,其中仅有区第七实验小学和区十四小学幼儿园是公办的。

  虽然进公办幼儿园不限户口、价格稍贵,但家长如果送孩子进去需要等几个月甚至一年。所以大部分的外来务工人员选择将孩子送往民办幼儿园。有几名家长由于工作忙,宁愿每个月多花200元,让孩子全托在这里,连周末都不接走。

  记者随机走访了两家民办幼儿园,园子均由普通的北方小院改建而来,户外面积都较小,还不及户内一间教室面积。在其中一家幼儿园,记者看到,除了园长的一间小办公室内有台电脑,几乎没有其他的电器设备,园内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安全报警设备。

  自从“1+1”关门后,80多名儿童陆陆续续被家长们转移到附近的几家民办幼儿园。经历了这次意外,他们对于孩子的安全比以前更加警惕。

  对于受到侵犯的十几家长来说,孩子的健康问题让他们寝食难安,有两名女童的下体被怀疑置有异物,需要到北京的医院来复查。

  另有三名家长焦急地等待着女儿们的病例出来。一名女童的姥姥至今还对孩子乡下的父母亲隐瞒着孩子的病情。“怕他们怪我没照顾好女儿。”(文/张慧)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姓名皆为化名)

  详细报道请见近期出版的《方圆》杂志

http://legal.people.com.cn/n/2012/0801/c42510-18646184.html

 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接受六名家属委托,代理本案。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