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5230237
  昨日访问量    2673

  友情链接
   
   
   

本报讯 关小黑屋脱裤子,拿菜刀威胁不许哭、不许和家长说,牙签塞下体。近日,10名女童在廊坊“一加一”幼儿园上学期间遭63岁园长猥亵,3名女童下体经B超检查发现异物。限于当地医院医疗条件有限,受伤女童家长希望能找到北京的医院治疗。

  ■入园两天发现

  孩子下身红肿

  “姥姥,我屁股像针扎一样疼,不能坐凳子。”7月3日晚,河北廊坊市3岁女童圆圆(化名)在进入“1+1幼儿园”后的第二天,晚饭的时候这样对家人说。听到这个消息,孩子的姥姥王女士(化名)赶紧把孩子拉到洗手间一看究竟,脱下孩子的裤子她发现年仅3岁零10个月的外孙女外阴红肿。意识到情况的严重,王女士赶紧拉着孩子仔细追问情况。

  几经追问圆圆讲述了她在幼儿园里经历的噩梦般的一天:“幼儿园的爷爷抠我,摸我屁股,还挥着菜刀,不让我哭,也不许告诉别人。可疼可疼了。”王女士一听这句话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我当时差点晕过去。”而孩子口中的“爷爷”就是该园63岁的园长杨成杰。王女士告诉记者,“一加一”幼儿园是个家庭式的私立黑幼儿园,虽然经营了十来年,但是并没有取得营业资格。而当初选择这所幼儿园,王女士觉得此处离家只隔了一条街,而且只是临时待一个月,等9月份正经幼儿园开始报名的时候再让孩子离开。

  ■几名家长聊天

  方知不是偶然

  7月4日,王女士找到“1+1幼儿园”,要求退费退园,起初园长杨成杰并不答应。当听到她说孩子受到一个老头欺负后,立即转变态度,550元的托儿费退还了500元。她看杨成杰60多岁,与孩子描述情况相符。当日15时,她向公安机关报案,北史家务派出所民警随即抓捕了杨成杰。当晚,王女士接到幼儿园方面的电话,一男子称:“有事好商量,只要能撤案,可以马上赔偿。”其后,又有中间人给王女士打电话,称愿意出20万元赔偿,但被王女士严词拒绝了。“这样的人如果不被绳之以法,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女孩。”

  第三天,王女士在买菜的时候偶遇另外一个孩子的家长张女士(化名),王女士问起对方孩子是否也有下体不适的情况。张女士反映,自己家的孩子根本不让家长洗屁股,一洗就哭着喊疼。“孩子还特别不爱去上幼儿园,我以为她只是调皮、逃学,为此还没少打她。”回家之后张女士也检查了自己的孩子,经医院鉴定孩子外阴破裂,阴道内还有异物。

  记者辗转联系到张女士,张女士为了自己的孩子快急疯了。她曾带着孩子就诊于廊坊广阳区医院,医院诊断外阴红肿、尿道口有撕裂情况,阴道内有异物。但是当地的医院虽然用B超发现女童下体有异物,但是无法看清究竟是什么,更无法取出,建议家长领着孩子去北京的大医院就诊。

  ■六家家长共同

  委托律师起诉

  王女士和张女士是最早报案的两家,随后这件事在家长中一一传开,共有10家家长发现孩子被猥亵,共有6家委托了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办理此案。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的王振宇律师表示,在接受委托的6个孩子中,有三个孩子发现阴道内有异物,两个孩子处女膜有不同程度的破裂,而几乎所有的女童都有外阴红肿的情况。这和孩子们表述的“爷爷用小棍捅,抠屁股、往身上尿尿”相同。据了解,这些受害女童年龄在2岁半至6岁不等。

  ■律师怀疑

  嫌疑人不止一个

  王振宇律师表示,目前嫌疑人杨成杰已经被公安机关抓捕,但是他怀疑有人帮助他作案。“有几个孩子表述,奶奶让我们到沙发上躺着,然后爷爷就过来脱裤子,往里面塞东西。奶奶威胁不许哭,哭明天就不许来上学,后来奶奶帮着我穿裤子。”孩子们所说的“奶奶”是嫌疑人杨成杰的老伴,也是幼儿园的管理人之一。两人与其姑娘合开了“一加一”幼儿园,雇用了两名老师。全园共100多个孩子,分大中小三个班。

  根据孩子们的表述,杨成杰猥亵女童时并不避讳自己的老伴,孩子们所说的“奶奶”有帮助作案的嫌疑,而且很可能杨成杰的女儿也在场。目前,案子还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律师事务所的5名工作人员正在协助公安机关调查。按照王振宇律师的说法,杨成杰不光涉嫌猥亵,还有强奸嫌疑。

  为何孩子家长许久没有发现异状?王振宇律师表示,这些家长普遍文化素质不高,多为外地打工人员,在6名委托人之中只有一人是本地人。而且父母忙着工作,对孩子疏于管理,女童说不爱上学、肚子疼,家长以为只是孩子调皮,以至于孩子在这个黑幼儿园里待了一年半情况都没有被发现。

  ■受害女童

  怕黑、遗尿

  “我都不敢想以后。”王女士说。自从发生这件事以后,圆圆就不敢独自睡觉,还怕黑。每天睡觉的时候都哭喊:“那个爷爷来了,警察把爷爷放出来了。”圆圆同时有遗尿的状况,夜夜尿床不止。“我们孩子自2岁以后就不尿床了,都是因为这件事。”王女士说。张女士的孩子也有这种情况,原本爱说爱笑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不敢和生人说话。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家长对这件事讳莫如深,甚至报案都需要别人反复劝说。有的家长不愿意站出来向公安机关举报,“都是些小女孩,传出去以后孩子怎么做人啊。”

  目前,下体有异物的3名女童急需治疗,当地医院医疗条件有限,无法取出异物,建议家长们到北京医治。但家长们多为外地打工人员,一来经济条件有限,二来不知道北京哪家医院可以治疗,能否挂上号。希望北京的市民和相关机构能伸出援助之手,提供就医信息。

文章来源:http://qiyuan.youth.cn/ttxw/201208/t20120802_2324327.ht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