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3942533
  昨日访问量    2143

  友情链接
   
   
   

[导读]纠纷的根本原因可能是远低于预期的6000万美元赔偿金额和苹果公司的强势处理风格。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国家工商总局7月27日最新发布的《商标公告》让历时两年的iPad商标纠纷案尘埃落定。但原商标持有人深圳唯冠却由于暂不愿支付律师费及财务顾问费,遭到广和律师事务所、国浩律师事务所等的集体诉讼。

深圳唯冠iPad商标权纠纷律师团主席、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才元说,“执业二十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起诉自己的客户。案子的特殊性在于,这是国内第一例破产程序以外的共益债务。唯冠拖欠的此笔律师费实际上是为唯冠全体债权人谋求利益而形成的共益债务,理应优先支付”。

而导致这起纠纷的根本原因可能是远低于预期的6000万美元赔偿金额和苹果公司的强势处理风格。

破产程序外的“共益债务”

今年7月2日,深圳唯冠和苹果公司就iPad商标纠纷达成和解,苹果支付6000万美元正式获得iPad在华商标权。7月27日,国家工商总局最新发布的《商标公告》显示,iPad在大陆的商标权已经过户给苹果公司。

尴尬的是,在律师团赢了官司后,却没拿到律师费。国浩律师事务所负责该诉讼的谢湘辉律师透露,国浩曾多次要求深圳唯冠支付费用,但都遭拒绝。

公开信息显示,律师团与深圳唯冠的风险代理合同约定,广和团队应获得赔偿总金额的8%,即480万美元;国浩获得赔偿总金额的4%,即240万美元;和君创业的收费暂时还未披露。

对此,唯冠创始人杨荣山表示,律师费肯定会支付的,只是不是优先权而已。“当时约定的是‘争取优先权支付’,而不是‘一定优先支付’。”杨荣山还说,深圳唯冠如果正常运营,律师费用也许会优先支付,但公司现在并非正常运营,优先支付费用,债权人可能有意见。

但肖才元称,当时的风险代理合同已明确写明:甲方(即唯冠)承诺:尽一切努力,在第一时间优先支付乙方律师费。该风险代理协议在执行法院深圳盐田区法院和债权银行团主席单位都备了案。“国家目前对破产程序之外的共益债务暂未作规定,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在这里。”肖才元说,深圳唯冠2010年上半年就举步维艰,至2010年12月已遣散了员工,关门停业了,没有任何的经营活动。如果唯冠在其与苹果商标纠纷解决之前就宣告破产,律师的风险代理费属于共益债务,法律明确必须优先支付。但如果宣布破产将对iPad商标的价值造成负面影响,就根本无法实现诉讼增值。因此,就形成了这笔虽然不是在破产程序中发生的,但确实是为唯冠全体债权人争取利益而形成的“共益债务”,形成了这笔社会高度关注的破产程序以外的共益债务。

肖才元还表示,这是国内首例企业早已符合破产条件但还未进入破产程序的共益债务问题。

对于已濒临破产的企业,如果其律师的风险代理费不能优先支付,那些已经债务累累的企业就不可能通过风险代理方式找到高素质的律师,这样债权人的利益也就根本难以有效地保障。此笔共益债务的优先受偿,希望能够得到其他债权人的理解和支持。

杨荣山则表示,律师在签约时已得知唯冠没有财力支配律师费。据了解,苹果赔偿的6000万美元,目前由执行法院深圳盐田区法院监管,这6000万美元的分配最终也将由执行法院具体执行。“由于现行的法律对上述情况的共益债务问题未作出明确规定,要主张优先受偿权起诉唯冠是绕不过去的一环。”肖才元称,这样才被迫起诉客户。

6000万美金和解之谜

本报通过多方了解获悉,iPad商标权案的律师费与唯冠之间纠纷的根本原因是苹果公司赔偿的6000万美元远低于当时债权人的预期。

事实上,在2010年底,和君创业总裁李肃(微博)曾声称苹果iPad平板电脑侵犯了唯冠科技商标权,并向苹果索赔100亿元人民币。在苹果公司一审败诉后,李肃又再次提出。

“即使100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额打个4折,归还债务后支付律师费也绰绰有余,6000万美金的赔偿金额一出,大家都大跌眼镜。”一位接近案件的知情人士称。

7月31日,李肃发表声明称,在他看来,该案既不是律师与杨荣山之争,更不是律师与法院之争。其矛盾产生根源,是苹果公司依仗巨额投资的地位要求中国政府干预司法和工商。不过,对于该说法现还未能获得证实。

李肃表示,在法院调解过程中,苹果公司不仅不与唯冠方正式授权代表谈判,而且要求法院强令杨荣山对唯冠诉讼律师保密,不让律师参加价格谈判,所有合法授权的谈判代表与委托律师至今没有正式拿到协议文本。

声明中,李肃还称,正是由于中介律师不能参加谈判,同时,和解协议又完全不顾商标查封现状而生硬签字,就迫使法院强行裁决,用6000万美元硬性置换查封商标,使6000万美元收入全部进入查封状态,中介律师团自然不能依法优先受偿。

上述接近案件的知情人士也表示,索赔金额100亿肯定是离谱了,但6000万美金确实也太低于预期。但本报调查获悉,由于实际主导该案的律师团没有参与谈判,6000万美金是如何定价的成为了一个谜。

杨荣山在电话中对本报表示,最后定价是法院协调的,但他不愿透露具体的谈判细节和苹果是否通过政府进行了干预,“我已经尽力了,只能争取到这样的结果”。

值得关注的是:杨荣山为何不优先支付律师费和财务顾问费等,而要背上赖账的骂名?“我觉得杨荣山还想东山再起,所以对于他商界的朋友更注重一些。债权人已经损失很大了,杨荣山是想表明他在竭力为债权人争取利益,甚至不惜牺牲律师团队的优先权。”上述知情人士称。

据杨荣山透露,目前唯冠科技已接受国内外多个投资商总额上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唯冠科技将成立一家全新的子公司,向LED照明与生物能发电等新能源领域转型。

http://finance.qq.com/a/20120804/000944.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