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928217
  昨日访问量    1151

  友情链接
   
   
   

彭洪,重庆市渝北区礼嘉镇人。三年前在天涯论坛转发重庆打黑漫画《保护伞》,转发时加点评“这把伞好怪哟”。结果,出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电脑右下角当即弹出对话框,叫他去市公安局网监总队自首。彭洪随即被处劳教两年。如今被释放已满一年,彭洪重新梳理被打乱的生活,同时也一直主张“我没错”。9月10日,彭洪终于收到了重庆劳动教育委员会出具的《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这两天,他将正式递交自己的国家赔偿要求。

彭洪被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

彭洪说话时,周边一片嘈杂。柴油发动机特有的轰鸣、轮胎碾压地面的沉闷声,还有时不时听到旁边传来的指挥声,“往前点儿,再来点儿”……37岁的男人,再长3岁就到不惑之年。很奇怪,彭洪刚对我说完“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现在公道终于来了”的时候,我只想起“四十不惑”这四个字。

彭洪从劳教所出来后,做了一段时间的无业游民。今年4月,开始在重庆一家运输企业做搬运工。难怪,听他在那头讲话特别累,周围嘈杂到逼得我们须一字一句重复说过的话。他说,这家企业专门搞汽车零配件的,活挺重。的确,彭洪说话时还带着喘气。我问他,那每天挺累吧?他说,糊口嘛。

接到通知那天,是9月10日。手上那份《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就是重庆劳动教养委员会的人在当天给到他手中的。落款日期是9月7日。

前段时间,彭洪的事被媒体关注,他还和律师一起去人民网的微博访谈栏目做客,火了一阵,以致百度百科很快就添加了一条“彭洪”的词条。原本,百度只收录了两个彭洪,一个官拜县长、一个是副主任医师。他们和彭洪同名同姓,彭洪在词条里的头衔是“彭洪事件”当事人。

彭洪说,收到《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时,自己很开心,因为公道回来了。他也要谢谢关心他的人,“媒体把事情一登,上头(重庆当局)肯定重视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国家赔偿”了。照理说,“彭洪事件”的后续才正式进入程序。彭洪说:“也希望大家不要给他们(劳教委员会)添麻烦了。”彭洪亲口向时报记者证实:“劳教委员会答应我,接下来的赔偿等问题,都会按照法律程序走。”

时报记者致电重庆劳动教养委员会,工作人员也给出了相同的说法。之前就有媒体追问,会不会追溯这一错误决定的决策者和执行者?劳教委员会回答仍然是,“会按照法律程序走。”

彭洪拿到《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时,已经经历了697天的劳教生活,并且已经劳教释放一整年——彭洪于2011年9月10日被释放。

残疾的幼女是他最大的心病

决定彭洪将要被执行劳教时,妻子挺着大肚子。彭洪刚进劳教所时,拖着孕身的妻子四处找律师。家人说,大肚子在那时候怄气、不吃东西,情绪不稳定。女儿出生了,彭洪第一次和女儿见面还是在看守所里。小家伙才3个月大,彭洪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女儿瘦弱,太瘦弱。”

彭洪的律师,正在为他准备提请国家赔偿。这中间,需要彭洪提供具体的细节,很多细节涉及“错误的决定对家庭造成的影响”。

彭洪首先就心疼起了女儿,“女儿的双腿有长短,医生说这是骨骼发育不好,娘胎里落下的。”原本,彭洪是家里的顶梁柱,收入都从他的工作中来。除了有孕在身的妻子,他还要负担自己父母的生活。彭洪实在,他说父母就是有老人病,腿脚不便什么的。

现在,搬运工收入甚微,妻子也到外地打工赚钱。他们面对两老一小,除了好好干活,别无他法。至于女儿的腿疾,彭洪说,但愿可以补回来,再求求医生。

想得到11万国家赔偿

根据重庆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出具的《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经复查,对彭洪的原劳动教养决定不当,根据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二条第二款及有关规定,决定撤销对彭洪的原劳动教养决定。

《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这样规定:被决定劳动教养的人,对主要事实不服的,由审批机关组织复查。经复查后,不够劳动教养条件的,应撤销劳动教养;经复查事实确凿,本人还不服的,则应坚持收容劳动教养。

此前,彭洪及律师要到法院提请诉讼,要求国家赔偿。但不知重庆劳动教养委员会怎么考虑,就是一直压着当初下发给彭洪的《劳动教养决定书》不给。

没有证据,法院不给立案,关于赔偿等后续,也暂时搁浅。不过,事情总算在拿到《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后出现转机。彭洪的代理律师雷登峰告诉时报记者,下一步,就会要求提出国家赔偿。

有了《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和劳教委员会给予“按照法律程序走”的承诺,雷登峰对赔偿的问题,表现出乐观的姿态。

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雷登峰正在帮助彭洪起草赔偿书。

雷登峰计算,此块国家赔偿,应按照去年的人均收入标准,即每人162.65元/天的收入。除此之外,每个人受损害的细节和事实不一样。“这里还涉及精神抚慰金。这样得结合当事人的意愿和赔偿主体(重庆劳动教育委员会)的认同。”雷登峰估计,赔偿总额在11万元左右。

按雷登峰的预测,目前可能不需要进法院进行行政诉讼,而是可以直接向赔偿的机关提请赔偿要求。“如果对方不愿意赔偿,才会到中级法院进行起诉。"今天或者明天,这份彭洪要求国家赔偿的材料,就会被送交到相关单位。

个案尚未了结,律师雷登峰还有一个心愿。雷登峰说,从他个人来说,很想通过这个个案,继续把废除劳教的想法传递出去。“至于最终能否废除劳教,这还要更多的人的努力,包括决策层的认识。”http://news.qq.com/a/20120913/000210.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