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184121
  昨日访问量    1940

  友情链接
   
   
   

时报讯 8月29日8:30~15:10,没有人知道不满三岁的小青青(化名)是怎样度过这6个小时的。

那天早上,她穿着白色吊带裙、粉色短裤、橙色凉鞋,坐上去幼儿园的接送车,欢快地和爸爸挥手说“再见”;下午再出现时,她小小的身体盖着别人的衣服,全身伤痕累累,已经没有呼吸。

那一天,小青青2岁10个月零11天,也是她上幼儿园的第三天。

对于她的死因,警方表示,青青是被老师遗忘在校车里高温中暑而死。但望着女儿受伤的身体,青青的父母难以接受这样的调查结果。

早上还活蹦乱跳下午人就没了

短短10多天,许伟胜像老了10多岁。这个在天津从事调料批发生意的浙江天台人,原本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青青是他的小女儿。

“早上还活蹦乱跳,下午人就没了。”许伟胜的痛苦回忆,从8月29日开始。那天早上7点10分,许伟胜领着小青青来到天津西青区红旗农贸市场门口,把她送上去幼儿园的接送车。

小青青所在的幼儿园,是一家名叫“新苗三幼”的民办幼儿园。这家幼儿园当地口碑良好,有“老园”和“分园”两个地方,青青所在的“老园”,距离许伟胜的店铺只有10多分钟车程。“幼儿园自备了接送车,我们附近好几个孩子都在坐。”许伟胜觉得,让小青青坐接送车去幼儿园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当日下午4点半,小青青的妈妈刘女士接到幼儿园打来的电话,说青青病了,正在医院救治。一家人火急火燎地赶向医院时,幼儿园又打来电话,说孩子已经死了。“他们没说原因,就问我公了还是私了。”许伟胜告诉记者,拒绝幼儿园“私了”的建议后,他们在下午5点多见到了女儿。

“光着上身,内裤反穿着,脸上、身上都有伤。”眼前的一幕让许伟胜夫妇难以置信。青青小手紧握、身体僵硬,胸部有七八个洞,人已没有呼吸。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孩子下半身有血迹,貌似遭遇过性侵。

高温闷死还是性侵致死

当晚6点,小青青被送到天津市公安局鉴定中心,与此同时,当地警方介入调查。

“警察说孩子是在接送车里闷死的。”对于调查结果,许伟胜一家难以接受。按照警方的说法,青青早上8点半到达幼儿园后,被老师遗落在了车上,下午3点多,老师点人数时发现青青不见了,于是赶回车里寻找,却发现孩子已死亡。当天室外温度为33℃,青青在不透风的中巴车里呆了7个小时,因高温中暑导致死亡。

至于小青青下身的血迹,许伟胜说,孩子的尸检报告上写有“处女膜破坏4-5厘米”,警方也告诉他们,接送车的司机承认对小青青有猥亵行为,但只是“摸了一下”,不是导致小青青死亡的直接原因。

“怎么可能是中暑闷死?”许伟胜说,法医曾告诉他们,青青的死亡时间推断为中午12点以前,也就是说,从早上8点半被关在车里到最后死亡,中间只有3个半小时,许伟胜不相信,孩子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闷死。

对于警方的“遗落”说法,小青青的舅妈汤女士也不认同。她说,青青上车时坐在第三排,司机被抓后,交代把孩子抱到了第二排。“第二、三排都正对着门,那么爱动的小孩,怎么可能看不见?”她怀疑小青青当时已昏迷,所以老师没注意到;或者司机故意将孩子锁在车里,以避免她把事情说出去。

令孩子家人感到疑惑的,还有青青身上的伤从何而来?被警方扣押的中巴车与事发车辆颜色为何不一致?幼儿园的报案地点为何是“新园”而不是“老园”?“出事的车偏浅黄色,被扣的车是浅蓝色,现在新园关了,老园还开着。”许伟胜说。

据了解,青青的遗体目前仍存放在当地医院,谜团解开之前,家属不愿在尸检报告上签字,也不会将孩子火化。“警察说遗体留着也没什么用,那我就自己掏钱保管。”许伟胜的声音透着愤怒。

警方: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 不具“性侵”可能

昨天下午,记者与督办案件的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取得联系。一位姓孙的副局长说,案件已破获,包括司机、幼儿园园长、两名随车老师在内的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走司法程序。

“小青青是第三个上车的孩子,当时,两名老师都到市场里接其他孩子去了。”孙副局长透露,犯罪嫌疑人(即接送车司机)张某今年57岁,当天早上,他趁老师不在场对小青青进行了猥亵。警方推断,青青可能因此产生恐惧心理,下车时躲在车上某个角落,后来才被老师遗忘在车上。对于家长怀疑的遭遇“性侵”,孙副局长予以否认,因为车上后来一共有19个孩子和2名老师,不具备“性侵”可能。

针对青青身上的伤痕,孙副局长解释,当天气温比较高,孩子皮肤比较娇嫩,很容易被“晒伤”,导致表皮脱落。对于扣押车辆不一致,他表示,被扣押的车是解放牌19人座中巴,浅棕色,车牌号津B10208,“司机有猥亵行为,老师也有失职,接受法律制裁是必然的。”

记者另外了解到,今天下午,小青青一案的代理律师——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的许律师将赶到天津。本报将持续关注该案进展。http://news.qq.com/a/20120918/000040.ht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