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647599
  昨日访问量    533

  友情链接
   
   
   

曾经“长”在淅川县林业局门口的两棵“迎客松”。

贫困县林业局负债造假树

如果不是局长的意外落马,两棵造价高达数十万元的假“迎客松”,或许还会堂而皇之地“成长”在河南省淅川县林业局大门口。

一次偶然机会,淅川县林业局原局长李三成看到了黄山迎客松,他立即被迎客松高大挺拔的姿态所吸引。回到单位后,他立即动用数十万元公款,找了十几个工人用了近4个月的时间,打造了两棵高达15米的山寨版“迎客松”,并将其“种植”在林业局大门口。而此时,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林业局负债已经近600万元。

两年后,局长因腐败落马,两棵假树随即也被拆除,成了一堆垃圾。

一个县级林业局长缘何敢如此挥金如土?其“个性”冲动的背后又暴露出我国基层科局长干部怎样的监管漏洞?

林业局门口种假树

每次在淅川县城东环路上开车路过县林业局时,出租车司机张陵总爱朝林业局大门口多看几眼。因为从未亲眼见过黄山迎客松的他,在这里可以“一饱眼福”,隐约领略到黄山迎客松的影子。

“从路上看过去,感觉两棵假树高大挺拔,比院内国旗旗杆还高。据说其造价也不菲,传言高达72万元。”张陵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每次载客经过县林业局时,他都要向客人介绍这两棵假树。久而久之,这两棵假迎客松成了当地林业局的“标志”。

淅川县林业局缘何要在大门口“种”两棵假的迎客松?坊间传言甚多。

“听说是林业局长觉得在大门口造两棵假迎客松,可以带来好风水、好运气。他希望自己的仕途能像假松树那样四季常青。”张陵对记者说。

也有市民认为,林业局大门口“种植”假迎客松应与“南水北调”工程有关。

据记者了解,淅川县位于豫、鄂、陕三省七县(市)接合部,是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所在地和主要水源地,地理特征大体为“七山一水二分田”,其林业位置可见一斑。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后,淅川县林业局和外界的交流日益增多。

“面对频繁造访的外地客人,种两棵‘迎客松’在大门口,代表林业局热情好客!”市民王湘猜测。

那么,淅川县林业局栽假树到底有何真实意图呢?法治周末记者近日来到该林业局进行采访。

“原来的李局长有一次在景区看到了迎客松,他觉得很漂亮。但迎客松是保护植物,又买不回来。所以局长回来后就开始在院子里找人修建了两棵高仿真的迎客松。”副局长贾清跃如是说。

两棵假树到底花了多少经费?贾清跃作了相关解释。

“外界传言说这两棵树花了上百万元,实际上并没这么多。”贾清跃透露,其实两棵假树连人工带材料费总共只用了30多万元。。

为了证实其说法,贾清跃当即请来了施工方代表前来对证。

负责修建两棵假迎客松的是河南天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其项目经理李焕然向记者介绍,为了造好两棵假树,他们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李焕然透露,整个迎客松高15米,树根部打了1.6米的水泥桩,整个树体由槽钢做好钢架后,浇铸混泥土铸成,然后用油漆将“树干”刷成棕褐色松树皮颜色。而松叶则由高仿真塑料松叶一根根插上去的。

“我们专门请了设计院设计,边做一边改,十几个工人花了4个多月时间,才将两棵假迎客松做好。”李焕然对记者说。

李焕然认为,建造两棵假迎客松花30多万元,其实造价并不算高。

见到记者对假树造价有质疑,李焕然立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从南方请来了工程师,每天工资就要400多元;松树塑料叶子是我们派专人守在温州厂家定做的,光‘松叶’就整整装了一车,这笔费用就10多万元。还有200元一天的人工工资,加起来肯定到了30多万元。”

2010年5月,经过一番精心打造,两棵山寨版“迎客松”在淅川县林业局大门口拔地而起。而此时,林业局因为修建新办公大楼负债已达到了580多万元。

局长落马 假树倒下

假“迎客松”造成后,局长的仕途并没有其想象的那样“四季常青”。亲自拍板建造假“迎客松”的林业局长李三成反而因腐败落马。

2011年10月15日,因涉嫌受贿,经淅川县检察院决定,淅川县林业局局长兼淅川县森林公安局局长李三成被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南阳市检察院决定,2011年11月27日,李三成被执行逮捕。

检察院指控,2009年春节前,李三成在担任县林业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非法收受李某等人现金15万元。

记者注意到,起诉书中涉嫌给李三成行贿的有多人。其中,河南某建设集团公司项目经理李某,为了能够在拨付林业局办公楼工程款的过程中,得到李三成的关照和帮忙,先后两次送给李三成现金4万元。其他涉嫌给李三成行贿的还有某些镇党委书记、个体经营商、镇林管站长等。

除此之外,检察院还指控李三成涉嫌贪污罪。检察机关查明,2008年2月至2010年6月间,县林业局报账员王某先后10次往李三成个人银行卡存入公款52.9998万元,后经李三成签字,该款虚列支出入账报销。其中李三成到北京、郑州、武汉等地跑项目从卡上支出41.171万元,银行卡余额168288.74元,除去5万元李三成的私款,剩余118288.74元。

2011年12月23日,淅川县法院经公开开庭后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以李三成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公诉机关对李三成涉嫌贪污罪名的指控,法院未予支持。

一审宣判后,李三成不服,向南阳中院提起上诉。近日,南阳中院将此案发回淅川县法院重审。10月9日,淅川县法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而此时,曾被李三成引以为傲的两棵假“迎客松”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国庆节前夕,县林业局拆除了这两棵假“迎客松”。李三成花费了数十万元打造的“面子工程”霎时成了一堆垃圾。

“工人们光拆除工作就花了近两天时间,除了里面的槽钢可以作废铁处理外,其他的材料全都成了垃圾,拖了几车才清理完。”林业局一名职工对记者说。

缘何要拆除这两棵假树?林业局副局长贾清跃作了如下解释。

“假数‘种’上后,市民和机关干部的意见很大,县委、县政府提出,作为打造生态县的淅川不能栽种假树。”贾清跃透露,两棵假树自建好后,就招来各方非议,在行风评议中,人大、政协还明确提出,林业局不能带头种假树。

“新任林业局长到任后,专门就两棵假树的去留向全县林业系统工作人员下发了征求意见表,结果有90%多的干部职工赞成立即拆除。”贾清跃说。

“个性”冲动缘于权力失控

李三成的落马是否和这两棵假树有关,淅川县各界说法不一。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经费靠自收自支的县林业局本来已经严重负债,人员的工资都难以足额发放到位,而李三成却为了个人爱好,花巨资建假树,最终引来职工举报,继而翻身落马。

“这就是树大招风!”一个林业干部戏称,李三成造的这两棵假树太大了,所以容易招风!

但也有官员私下向记者透露,李三成是被南阳市一起高官腐败案件牵扯出来的。

不管因何案发,法律最终将会给李三成一个说法。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李三成的落马,曾在当地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因为他在淅川曾经是一名前途无量的“明星”官员。

据记者了解,李三成的仕途曾一帆风顺。1960年8月8日,李三成出生于淅川县的一个小山村。大学毕业后曾当过教师,后在乡镇工作。调入县林业局任局长后,本来没有警衔的他,还被县政府任命兼任县森林公安局局长。

在林业局工作期间,其工作经历还被媒体报道过。2010年10月,某林业杂志发表淅川县林业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撰写的文章——《绿色情缘》。文章对李三成的事迹作了如下描述:2007年,作为全县两个优秀副处级后备干部人选之一的李三成,在乡镇再“熬”上一年就可等到“副处级”的机会了,但为了心中那份绿色,他放弃了县主要领导的挽留,毅然向组织提出到林业局工作。本来,凭着乡镇工作的业绩和领导的器重,他完全可以建议调到更好的工作单位,但他不顾老领导和朋友们的“好言相劝”,义无反顾地要求投身于绿色事业,毅然来到了造林难度大、局属二级单位包袱沉重、树苗款外债大、信访案件多的林业系统。当年12月,他如愿以偿调到县林业局工作。

“我们需要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的好干部。我可以容忍一个人的能力,但决不能容忍一个人干事的态度……”每次系统职工会议上,李三成都要重复这句话。

知情人士透露,对职工,李三成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淅川县林业局职工向记者透露,为了对职工上班考勤,李三成专门要求林业局购买了一台瞳孔考勤机,要干部职工用眼睛来“签到”,这在当地尚属首例;但对于自己,李三成却缺乏自我约束,喜欢独断专行,爱搞“面子工程”。同时,李三成还独揽财务审批权,林业局所有账目都要经他同意后才能报账。

回忆和李三成共事的日子,贾清跃感触颇多。“个性太强”是贾清跃对李三成的切身感受。

“当时李局长提出造假树时,我就提出了异议。咱们造林的应该是种真树,不能带头种假树。但他没听我的,坚持要造假树。”贾清跃坦言,因为单位实行的是“一把手”负责制,副局长只能起参谋作用。

“‘一把手’不听,我们也没办法。”贾清跃认为,在林业局里种假树是李三成的一大败笔。

但对于李三成的为人处事和工作作风,贾清跃不愿作过多评价。

“他在职时,我可以说说。他下台了,就不便说了。”贾清跃说。

“不受监督的权力就会产生腐败!”有法律界人士认为,从李三成“一言堂”决定种假树到其腐败落马,其根源就是其手中的权力失去了有效的监督和控制。

“‘上级监督太远、同级不愿监督、下级不敢监督’,这就造成了李三成的腐化堕落。”这位法律人士对记者说,如何规范我国基层科局长干部手中的权力,还得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和健全监管体制。http://news.qq.com/a/20121017/000319.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