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9942
  昨日访问量    1027

  友情链接
   
   
   

   低保,无就业家庭、年龄比较大的夫妻双双失业的、丧偶,而且是抚养未成年子女的失业人员、夫妻双方失业,然后又退休的人员。

   这些人群是政府在改革福利供暖,走向商品化过程中必须考虑的。

   为这些人提供采暖补贴,是政府应尽责任。

 

 

    谢谢!刚才听了各位的讲话,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困难群体这块,供热这个问题我完全是一个外行,我简单的介绍一下情况,办法我也想不出来。

    这个情况大体是这样的,现在城市当中的贫困人口,最近这几年正好和农村是相反的趋势,农村的贫困人口规模在逐步的缩小,但是城市贫困人口规模在逐步的扩大,这是一个基本的情况。逐步扩大的情况,到现在占整个城市的比重,因为不同的标准可能不一样,大约是68%,不到10%。绝对数来讲,中国的数大家都知道,哪个数都是糊涂数,因为收入本身就是糊涂帐,有说一千多万的,两千多万的,三千多万的,我觉得大体两三千万应该是比较可信的数。在这两三千万当中,从地区分布,因为我们供热是和地区分布有关的,我想供热涉及的城市贫困人口在15002000万左右,而这15002000万左右,又有相当一部分是分布在东北,东北可能占五六百万。这个可能是我们过去福利供暖体制最完善的一个地方,现在也是城市贫困人口相当集中的地方。这个矛盾在东北表现的非常突出,至于北京,我觉得这个问题相对来说可能不是一个过于严重的问题。但是,在北京我们搞调查的时候,比如说这一个家庭,一年得经过仔细的计算,说我烧块蜂窝煤,如果操作不好,每天多烧一块的话,也不会倾家荡产,但是对这个家庭是一个很大的负担,这样的家庭也有。但是,从北京来说,主要是公民的问题,但是贫困人口的问题更多的是全国的问题,北京的问题并不是很突出。

    在这个群体当中,主要是这么几类人,特别是和供暖关系最大的。一个就是低保,一个就是无就业家庭,还有是年龄比较大的夫妻双双失业的,第四类就是丧偶,而且是抚养未成年子女的失业人员。第五个就是夫妻双方失业,然后又退休的人员。主要是这么几类人。这是关于贫困人口的一个状况。

    然后贫困人口在经济上,我觉得有一个特征是很有意思的,就是2000年到2001年的时候,当时亚洲开发银行的资助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曾经做了一个城市贫困人口的研究,这个研究用了两个方式来计算城市人口,大家看这个结果非常有意思。就是说他如果用人均收入作为贫困的指标,全国的贫困人口当时计算是1470万。但是如果换成人均支出指标,贫困人口总数就到3710万,增加一倍还多。也就是说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大家看这两个指标,一个是收入指标,一个是支出指标,这意味着什么呢?就是现在我们讲贫困人口的时候,更多的是从收入状况讲的,但是中国的情况是我们处在一个社会的转型期,最近这些的年时间里面,实际上是我们支出的变化可能远远大于收入的变化。比如说80年代的时候,80年代人们那个时候考虑的焦点问题是收入,所以收入哪怕是涨一级工资,几块钱,大家都会当做很重要的事情看待。但是,进入90年代,特别是90年代中期以后,这个情况发生很大的变化,人们的焦点从收入转到支出。所以,现在贫困人口和支出的增加有很大的关系,而供热的问题很明显是支出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在讨论供热之前,虽然我每年也交不少的取暖费,但是我没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一想,这个支出也是很不小的支出。我们如果省着吃的话,一个月吃饭用不了多少钱,大家这个采暖比这个少不了多少。所以,这是很重要的方面。所以,这个问题对于贫困群体的影响可能就相当大。

    至于困难群体,在采暖制度改革当中保障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从各个地方已经出台的一些政策和措施来看,这个方法基本上是比较原则,至少是差不多的。如果说其他的群体在采暖改革过程当,最主要的是公平的问题,那么困难群体基本的原则应该是保障,保障哪怕是再困难的人口也应该享受到最基本的采暖。我觉得这个原则应该是非常明确的。然后涉及到的问题,如果最基本的原则是保障的话,那么接下来有两个问题,第一个,保障就涉及到补贴,补贴谁来承担?第二个,能否拿到补贴。现在这两个问题,从表面上看起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第一个补贴肯定是政府补贴,第二个拿到补贴,根据不同的人群拿到补贴的途径应该说也是比较明确的。

    但是,现在我觉得有几个具体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如果解决不了的话,这个社会保障就很难落到实处。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如何辨别穷人和富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不仅仅在供暖问题上,在其他很多问题上,特别是最近几年的时间,我们通过再分配的方式调整社会当中的利益关系,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遇到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政府没有办法来辨别穷人和富人。为什么?我们收入分配是高度不规范的,收入是高度不规范的,甚至相当一部分收入是没有记录的。所以,世界上很少有一个国家政府不能够分辨穷人和富人,这个政府不能分辨确认和富人怎么办呢?就把分辨穷人和富人的任务交给居委会老大妈,我们低保就是这么做的,就出现所谓的养狗不能出低保,使用手机不能吃低保,很多的标准多很,大家觉得很可笑。但是,你觉得很可笑,你想想你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吗?没有。所以,这个都是在政府不能够清楚的具有穷人和富人的情况下发生的。所以,这里面很重要的问题就是首先怎么辨别确认,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真正穷的叮当响的,现在该比较容易确认,相对来说拿到补贴也要更容易。现在可能很多的事情是发生在穷的没到叮当响,但是采暖对于他来说肯定是承受不了的一种负担,因为我们这个采暖的价格可以说是相当高的价格。那么,这部分人,你比如说他还没到低保的标准,但是你上他一年拿出一两千块钱的采暖费来,他非常困难,这部分人怎么办?这里也包括贫困,但是还不到补贴标准的这部分人。所以,我们想到贫困群体的时候,我们马上想穷的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其实这些人的事情倒比较好办,而且这个数量也比较有限。就是刚才说的另外的一类人,这个事情是比较难办的事情。

    第三个,就是在这个当中还有一部分是我们原则上有规定,但是在实践上是补贴没保障的比如说北京市,北京市分成四类对象,第一个是公务员,泛公务员,第二个是事业人员,第四个是失业人员,这个比较好办。第三个是临时工这样的人员,你知道在中国的就业市场中,就业条件非常不好的情况下,这一点不但说是没有保障,可以说基本是得不到的。那么这部分人的情况怎么办?当然,这里面除了这个,还有像一些试点,像大连都是经济情况比较好,但是还有一些比较贫困的地方,政府能不能拿出来。

   所以,保障的问题原则是明确的,制度上来说,各个地方差异也不是非常大,具体差异是补贴的方法和标准的问题。但是,这个制度如何在细节上完善。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