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24459
  昨日访问量    1765

  友情链接
   
   
   

   热改的正确方向,这个主要有四条:第一个是改革不是政府退休责任的改革。第二,热改不是公共资源私有化改革。刚才老师也说了,公共资源一定要坚持姓公,国有资产可以退出来,但是公共资源的方向一定要姓公。第三个热改不是政府集资莲菜的改革。第四,热改不是淡化政府监管的改革。改革无非是几个环节,政企分离,企业改制,市场多元化,特许经营。无论哪一个环节,都需要政府加强监督管理,维护公共资源的安全和人民群众的利益。

 

   

    我的题目是解读供热体制改革的困境,我讲三个问题,第一个,热改遭遇了什么。第二个是热改的困难背后是什么。第三个是热改困境的辨析与思考。

    第一,热供热改革是一个大势所趋,进入新世纪以来,热改革是房改以来的第二次浪潮。随着市场经济时代的到来和深入,政府、采暖用户和供热企业三者之间的关系已经完成转变。2002年国家建设部76号令开始提出热改革战略问题,发出热改革信号。冰冻三尺一日难融,尽管国家命令已经下达,供热产业化已经启动,可是供热还是陷入了步履维艰的地步。主要有这么几大问题,第一个是供热计量用热举步维艰,上午池大爷说2005年北京新房子开始分户供暖,这是不对的,是2001年开始的,已经五年了。新楼盘都给分户计量留下了接口,但是表都没有安装。第二个就是采暖补贴那一落实,上午我讲了一句,中国除了户口的歧视之外,还存在单位歧视,不同的有的可以拿到补贴,有的不能拿到补贴。第三个是供暖价格,很敏感,不用说了。第四个是供暖诉讼一直在攀升,政府相关人士认为把供热各个环节分开管理,缩小垄断经营面,是有利于引入竞争但是,这个涉及到一些问题。北京市官员也坦言供暖改革在北京很难开展,因为北京是首都,它的特殊的地位有关系,因此北京政府是要缓行。困境

    第二,热改困境炒作表面化,深层问题和长久利润之争被淹没。改革肯定是对一部分人有利,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就引起了利益的分化和再分配,热改的经济利益神经中枢触动社会各方面利益相关着,形成了强烈的反应。那么改革究竟动了谁的耐劳,在这纷纷嚷嚷的热改难的呼喊中,所有的理由都指向了一些浅层技术和有限的经费投入,比如网管,改革费用高,执法支付,施工困难等等。

    热改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是哪几个方面?我们算来算去就是三个方面,买方,卖方和监督方。买方就是老百姓,老百姓是什么态度呢?老百姓就是关注热价。由于全面热改没有来到,老百姓并不了解热改的实际效果,没有品尝到热改的甜头,所有大部分人都是观望,等待,还有一个原因由于分户独立供暖的成本,现在看来是比较高一些的,所以很多老百姓把这个改革前如果和改革后分户相比,他觉得便宜,他就从那个方向赶到一丝安慰,所以他对热改也不积极。说穿了,老百姓希望的就是与往年相比,采暖效果相同,采暖费不上升。除此以外还有一些人,在改革以后,有些人可以拿到补贴,而一些人拿不到补贴,他就会不平衡。那么另外就是供热企业,他毫无疑问就是要赚钱,他产热为先,卖热唯求。北京有三大类企业,一个是市属和区属的热联产供热企业。第二个是机关大院、部队学校、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团体后勤部门的供热单位。第三个是房地产开发商公司的供应商。第一部分占了大约三分之二,其余的被其他两部分平分了。

    简单的来说,热有一个特点,它不能存储,不像其他产品,我多生产了可以存在库里面,我过后再拿出来卖,热量没法存储,你一改革,一节能,供热企业就不干了,有一个特点,就是收费越高的企业,越不积极热改。供热改革对企业来说,基本上是弊多利少。有一个企业报道北京亦庄开发区热力集团开始了服务,公司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恐怖媒体进行宣传。为什么怕媒体宣传?什么叫迫不得已?这里面还有学问。在热力生产问题上,企业和国家和居民的利益很难协调。供热企业不是能源部,只管卖热,只要热价不提高,刚才赵老师、王老师和舒老师都已经说了不反对提高,但是要追求提高的部分到哪去了。企业毫无疑问是一股最大的默默涌动的抵制热改的暗流。第三个就是政府,中央政府热改的决心是很大,但是到了地方政府就变味了,地方政府把中央政府的战略方针政策层层截留、修改,变来变去。中央政府最初愿望是发展循环经济,建设可持续性的社会发展模式,可到了地方政府,他关心的是GDP,我不管你是绿色、黄色的,到了下面还关心就业人数,要解决多少人的吃饭问题,最后一步步全变味的。政府有四个心理特征,一个是政绩渴望症,第二个是能源大锅饭,一个城市的节能未必换得其它城市的不浪费,北京的特殊地位决定了全国支援首都的局面,这种惯式淡化了北京能源短缺的紧迫感。第三是收热费第一,地方政府就是给企业留下一个赚钱、赚大钱、长久赚大钱的机会,所以收费是第一,花在收费上的心思明显的大于节能理念,司法监管默许、强行供暖的案例就是一个作证,一旦没有收费难的问题,地方政府就很难有热改的动力。第四个是急于甩包袱。这个问题主要是社会保障体系发育不完善,本来是政府该承担的一部分责任转嫁给企业了,形成了政府请客企业买单。政府欠了企业的人情以后,必然对企业进行偏爱和保护,于是政策倾斜了,热家不透明了,司法也有失公允了地

    总而言之,供热体制改革问题在中国已经变得十分敏感,远远超过了单纯的民生层面问题,它反映了各阶层、各业界的权益执政,形成了新型的社会矛盾焦点。从热改的话语权的份额上,企业最大,政府此之,居民比较小。

    第三,热改困难的编写与思考。热改有很多的毛病,但是我们剥离了表象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些热改的疑难杂症并不是绝症,比如硬件设施改造费用很高,这个不是问题,他无论出资多少都是一个固定费用,不会是无底洞。管网改造工程也不是难题,因为2000年以后新建的商品小区,硬件早就完善了而且新建小区年增长速度是20%。再一个就是热表成本高,也不是全面问题。2000年以后新建的商品小区,热量表成本早就摊书业主购房款中了,你不交钱也交了。再就是热价身世才是大问题。热价本来应该由成本费加税金加微利构成,但是现行热价是不透明的,你说是供暖热价倒挂,可是没有用户和第三方公正机构参与,我公正怎么相信。还有一个是采暖高欠费,难以使人信服。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仔细看看,一些权威媒体,例如北京供热网上有关采暖高欠费率和总额的报道存在疑问,且不说统计方法的科学性,也不谈其结果的可信性,仅这两个指标就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从经济学看,销售利润率才是反映企业活力的指标,然而这个指标对于供暖企业这个微利事业来说却成了秘密资料。公众不难置疑,高达3060%的欠费率为什么还饿不死供热企业?这意味着什么?要么统计数据不实,要么供热行业存在极高的利润空间。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在商品房小区,那些房地产开发商附属的盈利型供热公司的热费收缴率几乎是100%。

    体制问题的追问,这个已经很多人谈了,我就不再多说了,一些问题让大家慢慢的思考。民营公用事业企业模式是什么,如何兼顾公用事业和市场经济。明补是补给谁?是人人补吗?怎么样体现公平?如何保障用热人的合法权益?供热质量保证金制度和反垄断特许经营制度怎么建立和运行?收费方法不统一。从全国40个省市供热法来看,也是五花八门的,就北京来说,是按建筑面积收还是使用面积收,各地不一样,北京也是不一样,今天上午的池大爷是反对建筑面积收的,可是北京也有的小区就是按套面建筑面积收,没有平摊的,各个小区执行的也不一样。怎么样规范供热采暖合同,反垄断、防霸权?暗补变明补是否是解决供暖欠费的一剂良药?税务机构能否有效监督税收?不少单位不报销采暖费,很多居民不要采暖费之后也不要发票,而供暖公司也不给发票,那么他们就存在漏税的空间和机会。北京市高级法院有一个关于审批物业管理纠纷案件的意见,他说物业管理区域实行整体供热的,部分业主要求停止供热并以此为页拒绝缴纳热费,不予支持。这就是北京行政干预司法的结果。现在有一个问题,这个文件是2004年才出台生效的,那么在这个时候还在淡化集中供热和分户控制的概念,因为都是分户控制的话,当然业主要求停暖你不能支持,因为做不到。但是2004年高法再出台这个概念,就有淡化供热企业分户控制的概念,明确支持纵容企业强行敛财聚富。供暖纠纷中几乎所有用户都败诉了,甚至连良性供暖都可以赢得官司。我看到会议材料有一个供热公司的意见,其中他自己说供暖官司北京还没有供暖企业败诉,他们知道政府给他们撑腰。强行供暖的案例意味着双方都在向现有的法律法规挑战,热用户向陈腐的基层供热法规提出疑问,供热企业向国家的高层法律挑战,国家司法机构怎样才不让这些法律法规打架?

    热改困境的思考,这个没有什么说的了,大家看看就行了。国际经验证明推动社会经济发展,不但要进行技术创新,首先要体制创新,热改之难难于上青天。倡导循环经济和持续社会发展的热改必将遭受既得利益者的阻挠,而陈旧的供热法规就是他们的攻防两用武器,中国热改最基础应该是立法先行,司法独立、监督有利。也就是说法律不健全,法规不健全,如果政策自身先乱了规矩,天才也难以办成事情。

    热改的正确方向,这个主要有四条,第一个是热改不是政府退休责任的改革。第二,热改不是公共资源私有化改革。刚才赵老师也说了,公共资源一定要坚持姓公,国有资产可以退出来,但是公共资源的方向一定要姓公。第三个热改不是政府集资莲菜的改革。第四,热改不是淡化政府监管的改革。改革无非是几个环节,政企分离,企业改制,市场多元化,特许经营。无论哪一个环节,都需要政府加强监督管理,维护公共资源的安全和人民群众的利益。中国热改已经经历六个严冬,但是热改仍然一推三延,陈腐的供热体制还能挺到哪一天的春天?中国的热改会不会汽车的费改税一样,年年炒得热火爆,轮轮落得冷处理?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影响性诉讼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