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350118
  昨日访问量    1140

  友情链接
   
   
   

[导读]从1990年开始到2009年案发,李群一直进行庞氏骗局游戏。一边高息吸收存款,一边高息放贷。不过,随金额越来越大,窟窿难以填补。至案发时,李群有9000多万资金无法偿还,不得已投案自首。

尽管是农行阜阳分行腾达支行的副行长,但是李群并没有飞黄腾达。

但是,这不能怪罪别人,错在李群自身编织的一张大网。从1990年开始到2009年案发,李群一直进行着旁氏骗局的游戏。一边高息吸收存款,一边高息放贷。不过,随着金额越来越大,窟窿难以填补。至案发时,李群有9000多万元的资金无法偿还,李群不得已投案自首。

如果没有案发,李群还会坐在宽大的老板椅后当着她的支行副行长。但是,由于涉嫌非法集资近19.4亿元,等待她的是9年的铁窗生活。

让人惊讶的不仅是李群的行为,还有银行匪夷所思的内控。在近20年的“潜伏”期内,李群就在银行的办公室里做着自己的“生意”,但银行对李群的不法行为居然毫无知觉。

循环路径

无疑,李群是一个失败的资金掮客。

李群有一个邻居,名叫尤智君,做黄金生意。检察院的指控材料显示,1990年前后,尤智君向李群借款,并且承诺按月息2分支付。李群除了将自己的积蓄出借外,还从金融机构贷款借给此人使用。截至1997年,尤智君累积欠李群58万元。本金至此没还。

借钱不还的不止尤智君一人。陈辉也是这个群体之一。

1996年年底,陈辉承包当地牛羊肉加工厂下属的升华制药厂,以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李群借款。李群从颖东信用社、周鹏信用社等金融机构帮陈辉融资。李群或自己为陈辉贷款担保,或李群本人信用贷款后出借陈辉。同样,陈辉也无力偿还。至案发之际,陈辉还欠李群159.65万元的本息。

李群本想在资金腾挪过程中赚取价差,以获得收益。但尤智君等人不还贷款,李群只能自己想办法填补窟窿。为了归还到期银行贷款本息,李群只得通过重新贷款或从他人处高息借款的方式周转。

但是,随着金融部门逐渐规范贷款制度,李群向金融机构贷款周转资金的数额越来越小,向公众高息借款的比重越来越大。到2006年上半年,李群开始向社会公众高息吸收存款募集资金,以保证资金链的运转。

由于向公众吸收存款的频率增快,负债数额剧增。

李群欠款金额越来越大,只得铤而走险,开始了系列造假募资行动。

此案中的一名债主徐先生称,李群开始都是以拉存款为名接触。李群平时为他们运转资金的手法显得非常“活络”,又有一定职位,所以从没怀疑过。李群除了造假增加募资的信用度外,利息也越转越高。从开始的月息2分,到3分、4分,甚至有几笔达到了7分。

李群甚至将一些短期无法还贷的资金,常常将一些到期的高利也计入本金,借期一转再转,资金雪球越滚越大。

但这种借款模式仍然无法满足李群资金池的运转需求。到2008年6月,李群从银行客户徐杨兰等人处得知,社会上有人在倒卖承兑汇票。李群顿时想出一个“新点子”,自己可以通过从售票方获票后付款,或者让购票方先付款等方式,将大额资金在短期内掌控在自己的“池子”里,为己所用。如此,自己的资金池也不至于断流。

从2008年7月初开始,李群开始以相对市场较低的贴息,从徐杨兰等人处购买银行承兑汇票,然后以较高的贴息出售银行承兑汇票,不惜以贴息差额的代价来换取对资金的短期掌控。

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李群为了募集更多的资金来保证资金池运行,违规违法的力度就越来越大。比如,为了能从一名姓霍的客户处获得资金,其在其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从银行为她开出承兑汇票,这种风险也潜进了银行系统。

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毕竟难以长久维系。

“消失”的银行内控

2009年5月1日,李群走进了阜阳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当日,李群因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被阜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7日,李群被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经当地公安查明,李群通过高息吸收存款等方式向徐杨兰等近百人非法募集资金19.4亿元。案发之际尚有9000多万元不能归还。由于这个窟窿越转越大,以致其本人难以承受,便向安徽省阜阳公安局投案自首。2010年5月17日,李群被阜阳检察院以涉嫌集资诈骗罪、伪造企业印章罪,提起公诉。

2012年12月3日,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群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罚金50万。

但是,公诉机关最初以李群涉嫌私刻公司公章、集资诈骗两罪指控,法院最终以非法集资判决,颇具争议。

事后,一名姓许的债主反思,李群之所以能够轻易从公众手中借到如此巨大的资金,进行巨额银行承兑汇票倒卖,其腾达支行主持工作副行长身份为重要因素。该债主表示,“否则也不会这般信任。我们大多在李群的办公室里谈利息、取盖着假公章的借条。”

更重要的是,当地知情人士分析,农行阜阳腾达支行内控系统对她违规操作监督不力。比如此案中,一个注册资金仅有3万元的“空壳”公司,居然可以开出数千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

但起诉状及判决书上甚少谈及银行内控。

李群的代理律师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王亚林辩护称,李群自始至终都在借进还出的循环中,不存在非法占有目的,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名有误。另外,李群有自首等情节,应予轻判。

但法院认为,李群为了偿还到期债务,未经批准,以高额利息和损失银行承兑汇票贴息为诱饵,非法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的证据不能证明李群非法占有了集资款等构成集资诈骗的行为存在。因此法院采纳了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http://finance.qq.com/a/20130108/002360.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