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058807
  昨日访问量    2057

  友情链接
   
   
   

5月22日下午2点,本报记者张轶因肝癌去世,年仅28岁

我们选取一组他的照片,用他记录世界的方式,缅怀这段早逝的青春

眼前的这个世界尽可以不爱我们,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彼此相爱而最终爱上这个世界

张轶,走好!文/记者谭君

张轶在他25岁、刚入行一年多之际,就获得了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奖,这对一个摄影记者来说,等于是许下了美好的前途。

和张轶一起出去采访过三四次,他是一个聪明、体贴的同事。记得有次从长沙去兰州采访,在飞机上根本没看我俩座位谁靠窗,他就直接让我坐里面,瞟一眼窗外说,“现在天是黑的,等会飞机下降穿过黑云,满天都是金色的光辉,特别漂亮。”

采访将要面临的焦虑和紧张,瞬间被疏散了很多。心里暗想,果然是搞艺术的摄影记者,懂得欣赏生活中的美。但在与他共事之前,我听说他的性格,是有点硬汉气质的。

他喜欢留胡须,穿马裤。与他合作的好处是,不用担心他会生气。有时我会好奇地问:你不带灯吗?不带三脚架吗?他就会眨下眼睛,用学会的几句长沙话调侃着回答。

2012年年底的某一个下午,我在报社最后一次见到张轶。我们一起去报社旁边的银行取钱。他已经取完了,但没有立即走,而是在等我。那时我不知道,他身体已经检查出问题了。只记得看到他好像苦着脸。我以为他可能是采访不太顺利,没多想就说:“你不用等我了,我还要排好久的队呢。”他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地说:“哦,那我先走了。”

那天下午阳光正好,韶山南路258号的树叶正在风中摇曳,却没想到他的人生这么短暂,如冬日落叶一般凋零。

在此,我们用张轶生前的一组摄影作品,来作为对他的悼念。天不假年,但他毕竟留下了他的作品,留下了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爱。

用这样的一个版面来祭奠张轶,并非是对公共资源的挤占。我们更想以此表达,对于生命的珍重。

记者张轶逝去了,我们怀念他。我们怀念他燃烧的青春,怀念他专业上的绽放,怀念曾经同事的那些日子。怀念可以痛彻心扉,怀念可以更加坚强。眼前的这个世界尽可以不爱我们,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彼此相爱而最终爱上这个世界。张轶一路平安。——同事龙博

“还记得那次,我们在四川内江,租摩托车进一个村子。你让我紧贴司机坐,你坐在最后面。坡多坡陡,泥巴也深,你两度被从车后座抛下来。”——同事颜宇东

印象最深的是他对家庭的爱,他与妻子两地分居,嘴上总是挂着妻子的好和生活的幸福。——同事任文婧

两次去武汉探视张轶,他本人并不太清楚病况实情,数次对我们说在医院躺着很难受,再过两个月就可以背着相机去跑新闻了。听此言,让已了解其病情的我们心酸至极。——同事李长征

感谢大家温暖的送行和祈福!我相信他会在天堂听到、看到、并感受到大家的温暖是一直陪伴着他!再次谢谢大家!——张轶的爱人.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