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4538
  昨日访问量    1623

  友情链接
   
   
   

户籍制度没有想象那么强大,户籍制度已经不起作用了,已经成为死法了。当然户籍制度也不像我们想象那样脆弱,那样不堪一击,事实上当我们需要利用户籍制度,需要利用户籍制度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它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它成为我们限制自由的一个枷锁。所以我觉得大家对户籍制度的评判不要一边倒,我觉得它可能是具有两面性。我个人认为户籍制度它从整体上,从一个法律文本上它仍然有效力,但是从行政的角度来说实际上已经没有太大的效力了,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的判断。

第二我们之所以呼吁废除至少是改变户籍制度,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源,至少我们民意是需要更多的资源。我们讲得很烂是从身份到契约这样一个过程,因为户籍制度是一个身份的标志,就是一个符号一个标签,你是市民还是农民,你是村民还是居民,你是何兵还是宋功德,这是一个标签,让你很难受。我想做何兵的时候因为我帖着宋功德的标签没有办法做何兵做的事,所以是从身份到契约的过程。但是我们呼吁户籍制度改变,最终是为了从身份到契约吗?未必全部是。现阶段的任务,或者说现阶段推动我们去研究这个问题,去推动这项变革真正的动力可能是从一种我们认为比较低级的身份到比较高级的身份,是因为我们看到有的人的身份比较高级,有的人身份比较低级,所以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标签。或者更温和地说我们需要一个平等的身份,大家都平等,我们没有什么差异,我们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不要分得那么具体是市民还是公民。所以我觉得未必我们近期的目标就是要实现一种非常抽象的自由,可能有很多人是想获得更高级的身份。

假定我们是为了获得一种平等的身份,获得一种自由,但是这里面隐藏着一种危机,就像刚才秦兵律师说的,就是城乡之间的差异,市民和村民之间的差异,市民和农民,居民和村民之间的差异,未必就是对村民不利。我们现在村民有一些优越感,有一些让市民羡慕的东西,并不是村民所有的东西都是市民所不屑的,比如说我们有很多的土地,很多的自由,很多的闲暇这是市民羡慕的。所以我觉得当我们积极推动户籍制度的时候,希望弱化村民和市民之间差异的时候,我们要警惕一种风险,就是警惕给村民的雪上加霜,比如说把村民的地剥削了或者是征用了,村民会更残,地位可能更糟糕。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