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4502
  昨日访问量    1623

  友情链接
   
   
   

我们今天判断到底是一个好的制度还是一个不太好的制度,还是一个坏的制度还是一个恶的制度,我们必须给它把把脉。实际上我感觉户籍制度从当初到现在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在最初设立户籍制度显然国家是对社会进行控制,人为划分了城乡两个结构,划分城乡差别也就是说为了发展中国工业化,可能就要有一些人作出牺牲,谁呢?主要是农民。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如果要搞高积累,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工人的工资压低,他可以创造财富很多但是工资很低,压低工资就是必须把粮食价格压下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农民控制起来,国家把粮食收集起来。这样一个制度按照现在标准来看肯定不是一个很好的制度。

但是现在怎么解决?我感觉到了现在这个社会,恐怕我们现在中国社会发展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市场。户籍制度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感觉到靠的也是市场,拿我个人来说,我跟教授的经历差不多,你去过深圳,我去过珠海,我比你稍微先进一点,我从暂住证到珠海户口,但是有一定的代价,有一个外地人如果在珠海要取得户籍,当时在90年代是这样的,首先公司必须要在当地有一个大的资产,就是买一栋房子,这个房子有户口指标,有了指标以后,一个外地人如果要到珠海,必须要交2万元这样一个标准。但是不管怎么说,通过市场至少让一部分人实现了户籍转变,从一个小的地方到了珠海这样一个地方。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家发现珠海的户口放开了,为什么?因为特区不特了,不是非常紧缺的东西。现在发现实际上户口比较严的地方就是北京、上海,但是在一些小的城市,甚至一些省会城市像石家庄户口已经放开了,对当地不是一种冲击反而对当地经济是一种发展。这样的中小城市靠市场就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但是现在单纯依靠市场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比如说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为什么?我觉得它也是资源城市。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在这个地方住,阿基米德说这样一个话,说在大城市居住是一种幸福。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居住?就是背后的资源不太一样。我们国家最早是管制社会,政府把所有资源管得非常死。 从现代来看,市场文化对社会的冲击基本上都达到了,但是对于堡垒,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到现在,很多问题到中间的时候,我觉得户籍制度改革实际上一直在改,很多地方已经有了大的改变,但是最后几个堡垒我觉得恐怕就需要我们花百倍、千倍的努力。我想这个努力当然有公益诉讼或者是律师,律师身份比较特殊,因为律师他最终的职责是实现社会正义,律师对不公正、不公平进行抗争,最后大堡垒需要各种力量集中起来呼吁解决这个问题。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