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4496
  昨日访问量    1623

  友情链接
   
   
   

 

凡诉讼,都会产生影响;区别在于大小、深浅。“影响性诉讼”既从诉讼中单列,自会有其独具的概念和内涵。本书综合了2005年影响性诉讼的实践,兼及这类诉讼研究的论述。它给影响性诉讼下的定义是:“其价值超出本案当事人的诉求,能够对类似案件,对立法、司法完善和社会管理制度改进以及人们的法律意识转变,产生较大促进作用的个案。”我们的实践也许还没来得及提供一个更为全面、严谨的科学的概念,但本书的作者不仅标出了一个具有深意的、恒新的课题,而且作出了解析,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一块基石、一个阶梯,这对发展中国的律师制度和律师事业极其可贵!

粗读书中的16个案例,抛开理论层面的问题不论,这类诉讼大体上可分为两种:一是公益诉讼,一是维权诉讼。这二者其实难解难分。益中有权,益中含利,公益诉讼中自不免维权因素在。令人振奋的是,这两种诉讼,首先是维权,已日益受到律师群体的关注和重视,似乎有必要多说几句。

“律师是干什么的?”多年来不断听到这种议论。它与“人生是干什么的?”问得近似,颇有哲理,一时也真的说不清楚。也明知有人把律师视为“异己、异端”,认为爱干“坏”事,依然把它当成议论而不认为那是质疑。林深鸟杂,何必在意,由他议去!不过我有一点坚信不疑,律师天生就是干维权的。不同仅仅在于,一部分人清醒,有意识,另有一些人则处于模糊的或混沌的状态之中,是不是呢?试看古往今来律师办理的哪件讼事不涉侵权与维权?“我就是为了谋生!”可以,可以。谁都无权鄙薄这种志趣。可是,您为“生”而办理讼事,如不能为您的客户维权,又靠什么手段去“谋”呢?

然而我至今尚未认同“我们处在维权时代”的论断。这个提法有助于突显维权在当代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和意义;但把维权作为当今时代的标志,未必贴切。

实践中,或者说社会生活中,有两种维权,应当分清。

一种是抽象的,说直白点,是政治化的。它把行动对象往往设定在“反维权者”一方,而把“侵权者”置于次要位置,这有利于造势,有利于渲染,但基本上没有可操作性。鼓吹的动人口号,设定的高远目标,最终只能停滞在宣言里。

另一种是具体的,即法律层面的,说白了就是律师职业的。它通过司法渠道,解决具体利益冲突,挑战政治生活——社会秩序中的不合理因素。其特点在于:用个案、用最小代价实现人的权益,体现人的尊严,使被侵害者获得法律救济。它把行动的对象首先设定为“侵权者”。行动中会有价值判断,但取舍时,一不近视,二远功利。会有起伏,能决胜负,但一切都是实实在在地维护着人民的权益,弱者的权益,无不具有可操作性。

律师维权的性质决定着工作方法与手段,本书多有反映,值得借鉴。只想补充一点的是:坐在小屋里高呼“轮流绝食”的维权口号,吓唬对手,这种做法极不负责,很不郑重,理应摒弃。

律师维权的资源或多或缺,见仁见智。细心考察书中的16个案例,我以为能见足够“强势”的一面。除法律、法理外,至少还有道义、思辨、智慧三项。智慧最为重要,是一项似无穷尽的资源。对事务的洞察,诉求的斟酌,技巧的设计,策略的运用,乃至必要的妥协,都是这种资源的表现形式。掌握和运用,又往往体现在善于提出问题上。西哲有句名言:“解答问题是死的,而提出问题是鲜活的。”这是至理!从律师维权角度出发提出问题,第一要能对古旧的问题赋予新意,第二应有针对性,第三须有批判精神,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问题应源于或者出自“事”中的关键性环节。换个角度解析,应使人无法应对,无路可退;再说得野点,有“杀伤力”。但切忌海阔天空,漫无边际。众所周知,提出问题须以发现问题为前提,而从律师执业的角度研究,发现问题有时是透过对“细节”的观察与把握才能达到的。这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吹毛求疵”。依我之见,研究诉讼,求疵又何妨吹毛!

律师维权有没有责任从个案的结果引出普遍性的结论?有人这样提出问题。回答是:有。本书主编讲的“研究范式”大约正是此意。我从这里受到的启示是:第一,有些诉讼,不论其“结果”,单就“过程”研究,同样能引出普遍性的结论。第二,所谓“普遍性的结论”,按一般理解无非是:提高人的精神境界;促进国家法治化的进程;推动政治体制的改革;把“博爱平等自由”的普世性理念落到实处;等等。第三,这里的从个别到一般,是由量到质的变化,是从实践到理论的飞跃。由此可见,实现上述的责任达到普遍性的结论决非轻而易举。丹麦哲学物理学家玻尔说得好:“任何一次成功都是局部性的。”这无疑是说,在成功的路上,应当凝聚着“积累”,艰苦的、各方面的积累:经验的积累,道义的积累,资料的积累。在这方面,《影响性诉讼/2005》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因为有了这些积累,才有可能作系统的、深入的思考,才有可能通过实际步骤,设计出精当的谋略去动摇“侵权者”赖以存在的基础,改造它赖以滋长的土壤。这是个漫长的过程,我们个人也许不能到达那美妙的终点,但我想,我们既有志于此,就一定会在律师群体的积累之中提供点滴素材。这样,虽然我们不是为此而生,又何妨矢志为此而死,但求明道,不计其功,奋斗到底也就是了。

律师维权难免与政治、权力、邪恶势力撞车。我们无须把维权举为旗帜,但它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某一类政治行为——例如征用农民土地——脱离了法治轨道,从而发生了与维权者的颉抗。面对这样的严酷现实,律师的最佳策略我以为是“就事论事”,不必涉及其他。能用法律智慧把坏的政治纳入正轨正规,维权也就达到了目标。诚然,这种利益的对抗有时是相当激烈的。这又为我们提出了自我保护的大题目。不要以为这是懦弱。我们一要保护多少人辛辛苦苦争得的这点“维权空间”,二要保护自身安全,决不可“出师未捷”就遭整肃无能再事“维权”!空间的占用,力量的聚集,是何等的重要,怎能掉以轻心,等闲视之?尽管这本书中的成果令人宽慰,但恰恰是这本书,又折射出我们的维权实践与丰富、多难的社会生活,与“侵权”的现实比较,是多么的不相称,有志于此的朋友们,一定要善于自我保护,好为这个“相称”多出把力!本书执行主编召唤我们“敲希望的钟”,既含诗情,又有深意,可否允许我再加一句:“希望,在我们齐向未来的脚步声中:步步朝前,永不停歇。”

回顾已逝的2005年,似乎还有一些必将载入法制史册的影响性诉讼,或因其“太过敏感”而未收,如程益中——喻华峰案。这是无可奈何的憾事。但我盼望,从2006卷始,能消除这个缺憾。

能么?

此际,又一回想起了那位1943年高中学生的习作,开篇隽永,写的是——“远远的,东方,太阳正在升起。”满纸诗意,多少神韵,给世界以生命的美感,使人充满希望。……

未来属于青年,他们肩负着一切弱势群体的希望。

未来,是美的;我们都该为此而努力,岂止于影响性诉讼,岂止于维权!

 

                                                              2006917,于北京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