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24446
  昨日访问量    1765

  友情链接
   
   
   

          

 

   (根据第七届中国律师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感谢主持人给我机会在这个时间段里与大家分享我们的思考与实践。自机构成立以来,我们援助了定州土地拆迁案、女教师黄静案、工会主席唐晓东案、李刚诉牙防组案、崔英杰杀城管案等在社会上取得了较大影响的案件。有些人对我们说:你们很会抓时机阿,做得都是些热点案子。

 

我们认为这样的说法也对也不对:说它对是因为,的确我们承办的案件中有很大比例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与讨论,媒体也作了大量报道;说它不完全对是因为,第一,我们在选择这些案子的时候,“公众关注度和媒体传播度”并不是我们要考虑的首要因素,第二,这些案子中有很多是因为我们作了,才变成了社会热点问题;第三,还有相当大比例的案子,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媒体报道。

 

我还是先说说为什么要有选择地做公益案件吧。

 

1,  目标所限。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工作范围和自我评价标准。我们知道,中国的公益法机构有从事妇女权益保障工作的,有从事未成年人保障工作的,有关注环境保护的。我们机构的宗旨是;“通过援助典型个案,推动法制进步”。这一目标决定了我们不会像其他公益机构一样,以援助案件的数量来作为自我评价与考核的标准,而是要在“典型性”上下功夫。

2,  作用有限。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诉讼并不是解决冲突的唯一途径,律师也并不是只能够在诉讼中发挥作用,近年来,律师通过上书、参政议政、参与立法等等方式,对我国法制事业也作出了一定贡献;诉讼也只是事后救济,如果我们发现由于制度存在缺陷可能会导致大量侵权结果的发生,我们可能会尽量通过推动制度变革而避免。所以说,公益诉讼只是能够维护公共利益、推动法制进程的诸多力量的一种, 这就要求我们做出选择。

3,  外部限制。中国处于转型时期,制度性冲突在所难免。作为律师要理性地看待这些冲突,从大局出发,审时度势地选择切入点,无论对于案件的类型、冲突性质还是对介入时机,都要有谨慎考虑。

4,  资源有限。免费服务的需求几乎是无限的,而经费和时间是有限的,二者矛盾几乎无法调和。

 

第二,如何选择公益案件。

 

基于以上考虑,我们以中心理事长吴革律师提出的“影响性诉讼”概念来选择公益案件、并通过援助、研究这些影响性公益案件,推动制度进步。

所谓影响性诉讼,是指那些在一定阶段、一定范围内,反映制度冲突并为公众所知悉的典型性个案,这些个案是可能引起立法和司法变革,引起公共政策的改变,影响公众法治观念,促进弱势群体权利保障的个案。具体而言,影响性公益案件有如下特征:

一、公知性。

公知即为公众所知悉。具体权利是各种利益博弈的均衡。我们认为特定些因素会催生公众形成对某项权利的需求,这些需求的声音经过媒体传播进入公共空间引起公共讨论乃至辩论,最终以某个案件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样的案件并非所谓的精英意志,而是公众的自发选择,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自下而上的改革推动力。

 

但是,我们知道,那些引起公众强烈兴趣和讨论热情的案件中,有些因为标的大小,情节的离奇,时间的巧合,当事人的知名程度,法律关系的复杂,领导的重视,甚至是炒作手法的高明儿造成的,在“媒体公关”日渐被当事人和律师所重视的今天,那些“私益”案件也可能占领公众视野,但这样的案件可能会缺乏“公益性”,将被我们排出在考虑之外。

 

二、公益性。公益性也就是“公共利益”属性。这里不再赘言。

 

三、公共性。

 

我们将“公共性”解释为“制度性”。我们倾向于认为制度是演化的结果,而非设计和移植的产物。立法工作是法制建设的基础,我国立法工作成绩卓著。回头看看我们的所制定和颁布的法律,很大程度上是“立法移植”的产物。这些移植过来的法律是否就当然成为了我们的本土资源?是否能够起到保障权利的作用?需要实践来检验。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目前处于“后法律移植时代”,如果说在以前,立法工作者是法制的重要推动力,那么在这个时代,律师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律师通过援助、研究这些活生生的个案,进行法制教育、检验法律测试法律并推动法制的完善。

 

四、共鸣性。

 

所谓共鸣性是指我们选择的案件并不是律师的孤芳自赏,自说自话。而是要取得学界、公众、律师界同行乃至决策者的共鸣。这样才能够在一个典型性的公益案件的操作过程中,最终实现推动制度的根本目的。

 

五、共赢性。

 

案件必有结果,不论是受理、不受理、胜诉败诉抑或和解都可称作一种结果。但对于公益案件,我们判断结果好坏的标准既要以委托人的利益最大化为根本出发点,也要考虑尽量达成各方的共赢。因为,公共利益的实现在更大程度上意味着更加完善的制度的形成,这种完善的制度又外在表现为利益各方均有表达的权利,表现为公共决策的透明化和民主化。

正因如此,在公益案件中,作为律师,我们既要据理力争,反对任何对法制的践踏;也要时刻警醒,提醒自己,“以法治的方式实现法制”。也惟有如此,我们才可能对社会的和谐发展和有序进步有所贡献。

 

记得吴革律师有过一个比喻:影响性诉讼是律师代理过诸多案件所形成的乱石堆中的钻石,只有精心打磨这些钻石,我们的职业生涯才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我认为,人生有限、职业生涯更有限,我们处于一个制度变迁的时代,我们是幸运的,因为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太多机会在法制建设过程中建功立业。我们是先堆出一个大石堆然后再其中挖掘和找寻,还是运用我们的观察和经验去选择那些可能会放射光芒的钻石原料?我的选择是后者。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