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4860045
  昨日访问量    2528

  友情链接
   
   
   

我是张耀杰的好朋友。首先,先不讲法律,我认为单位做这个决定不应该。不应该在什么地方呢?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公民出国旅游、出国处理个人事务,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单位还以一个非常落后的条款来做这样的处理,就是问题了,也就是刚才王锋律师讲的问题。那么,现在这个判决从法律上来讲,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性的东西。它把这个规定作为禁止性的条款,所以你的活动,你要想优先于明文的规定可能有问题。所以应用规定而没有应用合同。

我想,这个情况应该给法官指明一个问题,因为当时提出解聘的理由没有说因公或因私,只是说出国。出国在我们国家有两种法律形式,一个是因公一个是因私,原来的因私出国,就是办护照必须要单位同意。而自去年开始,公安部已经做了改革;只要拿户口本和身份证就可以到公安机关办理因私护照。当然我们要批评这种不合理的制度,违背了《劳动合同法》等等的制度。但另一方面,我想这个官司假如我们要继续,从诉讼策略方面讲,我认为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在这个地方找一个新的突破口。原来的这个条例不合理,可能在没有协调之前就按规定做了。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我们要提出张耀杰有两个最基本的法律行为是确定的:

第一,是休假的时间,是私人的时间。

第二,非常重要的法律行为,我们有证据的——他是因私护照。

 

那么,我们可以视张耀杰这次出国属于一个私人的行为。是不是私人所有的行为必须要经过国家某个单位、部门的批准?人事部是不是这样的意思?我认为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从诉讼策略方面来讲,我们要追问这个问题,人事部难道有这样的权利吗?何况我们现在看到有关的文件,有些党员干部、副处级以上的干部,不管是因公还是因私都要报批或者出国逾期了、违法乱纪了也没有解聘啊?他们的考察还是因公的,所以我认为第一点这个处理没有考虑实际情况,因为实际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第二点,我们把因公和因私做一个区分。这是我昨天晚上看了材料想的问题。我是从诉讼策略方面理解的,我先简单讲这样的意见,供办案的律师参考。谢谢。

 

著名学者黄钟的补充意见:无论人事部的意见是否是行政法规或者是什么,张耀杰这个行为都没有违背人事部的意见。因为,人事部的意见没有一个强制性的说是可以解除合同关系,尽管这个合同是签订在意见之前。但是在这个意见出来之后,研究院并没有要求更改合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等于说这个意见颁布之后,研究院在意志自治的情况下,已经默认了这种行为。那么,张耀杰显然没有对这个合同提出意见,说我们要重新签订合同,显然这个合同是有效的,也就是说这个意见不适用于研究院来解聘他。这个条款跟它并不冲突,因为对它已经做出了诠释,这个诠释并没有违背这个意见。这个意见是否是行政法规,是否具有违背上位法的性质,假设它是有效的,也不影响这个合同的积极有效,也不影响研究院遵守这个有效的合同。我讲就是这个意思。)

 

张耀杰的回应:于建嵘教授不仅是一个政治学博士、社会危机研究专家,而且是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批执业律师,在湖南省和海南省经办过非常著名的一些案例。他现在还是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一名研究律师。我参加的“国际访问者计划”,是美国国务院的一个项目,已经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是在国际上声誉很好的国际项目。在场的王锋律师去过、丁锡奎律师也去过。就是一个私人的考察,你自己感兴趣我们可以提供一个机会,就是这样的。我是去的农村,因为我在农村长大,我就想看看人家的农村是怎么安排的,我们的农村为什么总是出问题。我受于建嵘教授的影响,总是跟着他到农村跑,这几年一直在写农村方面的文章。所以,我有这个关怀,所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去看了看,就是这样一个背景。)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