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14584
  昨日访问量    1623

  友情链接
   
   
   

今天是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的日子;今天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正式颁布10周年的日子。一个选举会产生世界上最为有权势的领导人,另一个选举涉及世界上最多的选民和最小的官职,都事关民主,都有自己的特色,都是对世界文明制度的特殊贡献。
 
到中国的9亿村民和选举网的网友吃午饭的时候,美国应该会有了一位新的总统,除非2000年佛罗里达的选举失败再度发生。出现这样的局面可能性应该很小,但是还是有媒体预见“奥巴马赢得全国普选票,却输掉选举人票 ”。当年戈尔碰到的也是这种局面,小布什在美国高法的干预下步入白宫,美国的外交和内政才有今天这种多多少少四面楚歌的局面。
 
但是,更多的媒体,包括中国媒体,基本都在预测奥巴马的胜利。《南方日报》昨天关于美国大选的报道题目是“奥巴马理论上已经当选总统”,08大选已无悬念。不过,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都有恻隐之心,都希望后来者能居上,有点像中国的球迷总是期望他们总是不争气的足球队可以在最后10分钟打出一个奇迹。因此,有记者会描述“麦凯恩逆转的十种可能”,连常给本站写文章的关中人也问“麦凯恩能笑到最后吗?”
 
不过,大家更关心的可能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奥巴马赢不了怎么办?美国的媒体已经连篇累牍地报道了奥巴马的领先,奥巴马的内阁,奥巴马的治国方略,奥巴马的外交政策,但是如果麦凯恩真的让奥巴马打道回府,如果美国黑人的百年梦没有兑现,如果马丁·路德·金德的“我有一个梦”还是白日梦,一场种族冲突将不可避免吗?
 
“外婆的澎湖湾”
 
估计选举网的大部分读者都熟悉这首台湾校园歌曲:
 
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
 
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消磨许多时光
 
直到夜色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
 
昨天,选举的前一天的临晨,奥巴马的外婆在夏威夷的檀香山去世。奥巴马得知这一消息时正在共和党的传统票仓州北卡罗来纳州竞选。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当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到奥巴马突然间没了旺盛的精力,没了蓬勃的朝气,没了出口成章的能力。在之后的演讲中,奥巴马谈到了自己的外婆。他说,“我不能过多地去谈她,你们知道,谈她让我肝肠寸断。但是,我想让你们多多少少了解一下她。”奥巴马接着告诉参加造势集会的支持者,他的外婆是个平平常常和言语不多的人。“她是美国成千上万的无名英雄中的一个。他们没有名气。他们的名字不会出现在报纸里。但是他们天天兢兢业业地工作。他们照顾自己的家庭。他们为自己的儿女作出牺牲。他们没有去追求功成名就,他们只是试图去做正确的事。”奥巴马最后说,“今天在这里参加集会的就有很多象我外婆一样默默无声地奋斗的人。他们是美国的脊梁。我们的奋斗就是为了他们。”
 
如果说奥巴马的外婆当年默默无闻地领着奥巴马走出种族歧视的海湾,悄悄地地筑起他的自尊、静静地培养他的勤奋,坚定地鼓励他勇往直前,奥巴马如果真能当选,他也应该象外婆一样,为普通的美国人谋福利。确实,当任何一个政府变成了某个特别阶层的工具而对普通人民的疾苦和关注视而不见,这个政府其实也就丧失了存在的合理性。
 
人民,只有人民
 
奥巴马和麦凯恩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一路走来,有不少的苦闷,不少的兴奋,还有很多惊奇,很多的意外。麦凯恩能冲破朱利安尼的围剿、打败罗姆尼的优势、击溃哈科比的“上帝”而获得共和党提名,凭借的是不断的努力、顽强的毅力和超常的耐力。奥巴马能把民主党的当然候选人希拉里拉下马,能让远比他有经验的拜登和理查逊“臣服”,能把穷人最喜欢的爱德华兹摔在身后,靠的一个纪律严明的班子、一种持之以恒的对布什政府的攻击、一个让选民看得到希望、感觉到梦想的口号和一种超越党派和种族的态势。他们可以募捐,可以花钱,可以演讲,可以做秀,可以恶毒攻击,可以甜言蜜语,但最后决定谁是白宫的主人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人数可能超过1亿3000万的美国选民。
 
今天,人民说话的时候到了。他们有条不紊地排成长队,默默无声地进入秘密划票间,神情庄重地在荧光屏或选票上做出自己的选择。民主制度两个最为激动人心的特征是,透明中的悬念和选错人之后的改正机会。而民主最为重要的基石是让人民做主的程序和技术,而不是不能兑现的民主口号和不能操作的民主程序。人民,只有人民……
 
中国人不关心美国大选?
 
中国人关心美国大选吗?也许关心,也许不关心。如果选举网是中国民众的一个小小的切片的话,我们也许可以说,中国人并不十分关注美国的大选,他们更关注的是林嘉祥的堕落,杨湘洪的出走,忻伟明的悄然回归,温家宝的星空,普世价值的沉浮,王志们的升迁,高人的高见,一点五的箴言,中条山人的呐喊和刘学伟的民主表格。
 
为什么中国人会不关心美国的大选?
 
《联合早报》的周兆呈说,“关注度的降温应该也和中国精英阶层对美国制度的了解不再像以往一无所知有关。美国选举制度成熟而稳定,四年、八年来无甚变化。而中国精英却随着自身国家的发展和对外交往的深入,出现了追随、坚持、疑惑、转移等不同方向的分化,整体关注度因此“趋冷”。”
 
他还发现四名观摩美国选举的中国学者在中国的新浪网站建立了“追踪美国大选”博客,“内容涉及政党选举动员、选举机器、移民投票、弱势群体的政治参与、选举如何影响国家和公民等对美国选举制度的第一手观察,没有风花雪月、走马观花,而是内容深刻、每日更新,却仍阅者寥寥、少人问津,淹没在众多繁杂无序的资讯洪流中。”
 
也许,华人对美国大选有自己的看法,其中之一就是对黑人有偏见和歧视?用一位旅美华人的话说:平心而论,我们华人是很歧视别人的一个民族,看不起外地人、乡下人,大城市的人歧视小地方的人。我们华人普遍非常歧视黑人。我在一次纽约华人聚会上问大家:“如果你和一个美国黑人相爱,你会不会和他(她)结婚?”一个在华尔街工作的女士立刻回答说:“你的这个问题本身不会成立。如果对方是黑人,我根本不会爱他。”另一个男士说:“就算我爱她,我怎么把她带回中国去见父母和家里人以及朋友?”大家七嘴八舌,所有结论最后归结为以上这两个回答,这让我大吃一惊:我们在谴责白人歧视我们的同时,却如此根深蒂固地歧视黑人。我们华人还很歧视南美人,比如墨西哥人,把他们叫做“老墨”,就像把黑人叫做“老黑”。我从来没有听到华人把白人叫做“老白”。
 
美国《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曾因报道89中国而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季思道( Nicholas Kristof)在10月23日的专栏中描述了他和一个中国朋友的对话。当他告诉自己的这位女性朋友奥巴马可能当选美国总统后,这位女士说,
 
“奥巴马?他不是黑人吗?”
 
季思道,“是,他是黑人。”
 
“但是,黑人在美国是不能当总统的,难道不是吗?”
 
季思道,“看情况他还真能当选。”
 
“当总统?总统那个活那么重要!我以为在美国黑人都是打扫卫生和干重活的。”
 
季思道,“不是,黑人什么活都干!”
 
“那白人看到黑人当选总统会怎么想?他们不难过吗?他们不生气吗?”
 
季思道,“当然不!如果奥巴马能当选,那是因为白人投票支持了他!”
 
很长一段沉默。
 
“这是真的吗?不可意思!在什么样的国度这样的事情可以发生!”
 
奥巴马当选的意义?
 
季思道在前面提到的那篇文章中说到,奥巴马的当选会改变世界各国对美国的看法,会重新铸造美国品牌,会使美国特色继续升华,会让美国梦更加迷人,会把华盛顿模式提高到一个更为宽广的高度。
 
美国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无论谁当选,都可能对美国今后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用奚凡的话说,
 
今年的大选无疑将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之一。历史学家们说,下一个美国总统面对的挑战之严峻,在美国历史上只有赢得独立战争的开国总统华盛顿,废除奴隶制,赢得内战的林肯,和推出“新政”,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引导美国走出大萧条,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罗斯福可与之相比。在国内,美国的金融系统走到濒临崩溃的边缘,实体经济面临长期衰退的危险,失业率逐月上升,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因为付不出房屋贷款而被银行赶出家门。在国际上,美国空前孤立,陷身伊拉克战争,塔利班却在阿富汉卷土重来,在巴基斯坦发展壮大,伊朗,北韩咄咄逼人地要发展核武器。说今天的美国政府内外交困,并不过分。
 
那么,奥巴马当选会把美国带往何处呢?麦凯恩当选又会把美国带往何处?候选人说的是一回事,媒体和学者的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华尔街担心奥巴马胜出将带来不利,共和党会变得更加恐慌和走极端,再过三载美国白人成少数奥巴马时代已到来,这样的预测在美国汗牛充栋。
 
究竟奥巴马是真有本事还是银样镴枪头?应该说这是一个目前无解的问题。奥巴马或许可以改变美国的软实力,但能不能真正维护美国霸权和霸主的地位?能不能真正去实现中国人试图去实现、也希望美国人能助一臂之力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国际大团结?中国的学者丛日云对此表示了自己的怀疑。在“给奥巴马的粉丝的几个问题”里,丛教授说,
 
我的问题是,如果美国的主要问题是缺少理解、宽容和妥协,他们需要奥巴马。许多人就 是这样看的。在小布什对外实行强硬政策、单边主义多年后,许多人的确觉得有理由这样想。但,我这里也违忤多数人的判断,斗胆提出一个置疑,即目前的美国真正缺少的可能是自信、明确的方向和坚定的决心,如果这样,美国不需要奥巴马。奥巴马也许不能成为美国人在困难和危机中的强大精神力量,不能坚定不移地带领美国奔向自己的目标。奥巴马也许能解决美国社会一些具体问题,但就美国的前途、西方文明发展的大方向而言,他的选择也许不是明智。
 
奥巴马政府的中国政策
 
很多学者认为,无论是麦凯恩还是奥巴马当选,美国的对华政策都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因为中美的利益攸关已经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双方都不会去做。用余万里的话说,
 
在经历了南海撞机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朝核危机和陈水扁捣乱之后,中美关系的战略底线变得相当清晰,国内政治和利益集团的干扰基本被排除。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发展的阶段,到目前为止,这一局面已经持续了将近八年。当然,这条理由被证实多少有点侥幸,因为有“9•11”事件、有中国崛起等更加重大的因素在起作用。
 
但是,《大公报》认为,奥巴马当选多中国不利;早在今年2月份,关中人写了猜测奥巴马的中国政策一文,提出1)奥巴马的成长和成熟过程有助于他对中国的更为细致和耐心的理解;2)奥巴马的性格、世界观和他对美国制度优越性的信心会使得他的中国政策出现两种可能:一是他对传统外交范式的突破;一是推行更为理想化的、传播美国理念的外交;3)从目前收集到的信息,奥巴马似乎没有跟中国打过任何交道,他对中国的偏见也好像根深蒂固。(根据美国一个著名的亚裔团体80-20的信息,奥巴马竞选班子对他们要求奥巴马详细表述自己当选后如何关照亚裔人的利益呼吁一直没有正面答复。该组织于呼吁亚裔人在预选中支持克林顿。在加州的预选中,绝大多数华裔人都投票支持克林顿。这个预选中的小插曲也可能会多少影响奥巴马未来的中国政策。)4)作为一个依然生机勃勃的美国民主的产物,作为一个跟被疾病、贫穷和缺少人权和自由所围剿的非洲大陆有血脉关系的美国人,奥巴马肯定会特别关注人权的改善、民主的普及和巩固与普通人追求幸福和机会的权利,并对那些他认为无视这些普世价值的国家产生自然而然的敌视和敌对。
 
前几天,关中人又写了奥巴马对华政策的三把刀,认为:也许我们可以说奥巴马在不寻求改变中美两国基本关系的框架下正在霍霍地磨着三把刀:汇率刀、非洲刀和民主刀。对中国来讲,三把刀都具有威胁性,第一刀把可以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一定的震荡;第二把刀会损害中国长期坚持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降低中国从非洲获取能源和销售商品的能力;第三把刀从来就是最尖利的,闪着普世价值的光。
 
美国的大选不如中国的村选
 
新浪网有一个叫“周伟亮的一亩三分地”的博客。这位作者昨天发表了一篇评论,说当选美国新总统即将诞生,对于美国大选,俺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因为美国选举制度实在太成熟啦,一切程序均在法律框架内完成,而且不管谁上,都当不了救世主。当然媒体热衷讨论的是,假如奥巴马先生当选,则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总统,将证明很多很多问题,至少种族问题。其实这也没什么,黑色皮肤的女人赖斯二把手当得不爱当了,黑色男人当个一把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选上一位黑总统,不会跟我们办奥运一样,是为了向全世界证明什么什么。所以,本次美国大选,唯一让我感兴趣的,或许只有中新社转摘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这条新闻:
 
中新网11月4日电 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经费与开销创下新高,两位候选人共筹得将近10亿美元的竞选经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以投票率计算,平均每张选票的价值将近8美元。相比之下,2004年每张选票只值5.5美元。
 
呵呵,从小到大,从语文课本到政治课本到所有主流媒体都告诉我们,美国的选举是有钱人的游戏,是玩大钱的。从报道看来,一张选票涨价也不过8美元折合人民币50块钱——这个行情,已经远远落后于我们村6年前竞选村主任时的票价,而且,人家花钱是砸在广告上,让选民认识自己,我们是大家本来都认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然,村长候选人花钱是不可以报的,他自己不会报,上面也不让报,于是我们向全世界证明了我们最广大人民当家做主啦。
 
选举网2002年7月启动的时候最大的目的是全面而准确地反映中国如火如荼的基层民主选举,特别是村委会的选举。后来,它开始关注中国人大代表的选举和在县级之上的公推公选。再后来,它也开始关注国外的选举。2004年美国大选之后,一位作者曾经写到,保佑美国的,似乎不是上帝,而是选民,但是,如果选民自己不分敌我,不辨虚实,不知对错,那上帝还会保佑美国吗?
 
本站发布的第一篇跟踪美国大选的文章是2007年5月26日,题目是“美国08大选综述(一) 从共和党中期选举败因看08大选前景”,最后一篇是北京时间11月5日凌晨,题目是“给奥巴马的粉丝提几个问题”。从07年5月到今天,一共是22个月。美国的总统候选人风雨兼程,今天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刻。
 
与此同时,中国开了17大,开了11届人大,闹了雪灾,闹了地震,主办了奥运会,又开了17届3中全会,没有领导人是谁的悬念,有领导如何执政的不确定。
 
中国没有高层的选举,但是今天却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村会会组织法正式通过10周年。一个国家的大选今天有了结果,另一个国家的民主操练还在继续;一个国家的共识和品牌在走下坡路,另一个国家的模式和特色正呼啸而来,气壮山河。两个国家也许不会殊途同归,但是她们永久的强盛和持续的发展却离不开适合自己国情的选举。没有选举就没有真正的民主,而没有民主的国家是无论如何不能永远繁荣富强。
 
世界的当代史就是民主击败专制的历史,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超过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的历史,采取竞争任职的国家比采用指定任职国家政治更稳定、社会更和谐、人民更幸福的历史。美国的民主有很多问题,但是,今天的投票是美国民主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健康的部分。中国的民主路还很长,但是村民直选过去10年的操练正在为建立一个更加民主的共和国增砖添瓦。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2008-11-5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37038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