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152718
  昨日访问量    7403

  友情链接
   
   
   

“我们攒一点钱,买一点奶粉,本想给孩子补养身体,怎么想得到是我们自己一勺一勺的,把自己的孩子给喂成这样的”,看着家里三四大包还没有开封的三鹿奶粉,李梅(化名)禁不住有些哽咽。
  
8岁的湖南娄底男孩小世杰,已经吃了6年多的三鹿奶粉。他的单亲母亲李梅平时省吃俭用,为的就是能让小世杰能有个好身体。然而,让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正是由于这份母爱给小世杰和这个家庭带来了一场横祸。
  
“我小孩子排出的尿通红通红的,小鸡鸡肿的像红辣椒一样,痛得直叫”,三个月前,当李梅看到小世杰排出的尿竟然像血一样时,把她吓得要死。她赶紧就把小世杰带到当地的医院检查,在足足检查了两个星期以后,才终于查出是肾结石0.4厘米。但是当地的医院却没有给小世杰治疗,只是让李梅带小世杰回家,说是孩子多喝水,蹦蹦就能把结石排出来。
  
然而,过了几天之后,小世杰的病情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李梅在当地求医无门,只好托人介绍到长沙的大医院治疗,检查的结果却是,肾脏和膀胱多结石,最大的结石有1.2厘米。
  
看到诊断书时,李梅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小的小孩子怎么会得肾结石这种病,当然也更没有想到奶粉上面来。直到有一天,李梅的母亲看了电视上关于三鹿奶粉三聚氰胺的报道之后,她们才想到,罪魁祸首原来竟然是,她平时省吃俭用当作营养品买给小世杰吃的三鹿奶粉。
  
数字拼图
  
和小世杰的遭遇一样,从9月11日卫生部正式公布,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导致甘肃等地出现多例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病例以来,各地就不断有关于毒奶粉的受害患儿的报道出现。
  
“但是全国毒奶粉患者的数字现在仍然是个谜”,毒奶粉受害者家属网络论坛“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说,按目前能查询到的公开发布的数据,全国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患者已经超过了14万人,但是在这其中,他并没有找到吉林、江苏、湖北、江西、西藏等地的公开数字。赵连海自己的孩子就是三鹿奶粉的受害者,为了帮助和安抚和他一样的患儿家长,在三鹿事件公布不久,他在网上发起建立了毒奶粉受害者家属网络论坛“结石宝宝之家”。
  
“未来还会有增加的可能”,赵连海表示,公布的数字仅仅是3岁以下的婴幼儿的情况,由于各地区检查标准的差异,以及目前检查方法等问题,加之稍微偏远的地区由于信息不畅等各种原因,“我们估算实际患者数字将远远高于目前已经获知的数字,并且我们在工作中也发现很多年龄稍大的孩子也检查出了问题,而这些超出3岁的孩子大都不在统计数字范围内”。
 
根据能够搜集到的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全国仅有上海市对其辖区内的全部0至3岁儿童进行了全面排查,上海市卫生局9月23日发布消息称,上海市共有3岁以下儿童358559人,排摸了347091人,排摸率为96.8%,有3.2%的3岁以下儿童未排摸到,原因是人户分离或外来儿童回老家。结石检出率为2.94%。
 
赵连海认为,上海市民的经济收入和消费水平在全国都处于较高的位置,而且这次筛查的仅是具有上海市户口的本地儿童,并没有包括那些经济收入和消费水平都相对更低的外来家庭的儿童,他推断如果对全国所有儿童进行逐一排查,结石检出率比例应该会高于2.94%。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7年全国共有0至14岁的少年儿童2566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9.4%。另有数据显示,2005年全国0至3岁的婴幼儿有7000多万人,其中城市婴幼儿约为1090万人,每年全国的新生儿有1750万人。
 
“我们下一步计划向卫生部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公开全国因三聚氰胺毒奶粉造成的确诊患者人数”,许志永说,对于毒奶粉这种具有全国影响的公共事件,政府部门公布受害的患病人数是负责任的表现。许志永是民间组织“公盟”的主要负责人,在9月13日“公盟”发起组织了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
 
索赔第一步
 
对于“结石宝宝之家”的发起人赵连海和志愿律师团,李梅说,她和很多结石宝宝的家长一样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
 
由于小世杰已经超过了3岁的免费治疗线,所以医药费完全是李梅自己出的。但李梅说,几千块钱的医药费都是小事,让她愤怒的是,当地的医院都在推卸责任,她自己掏钱都不给治疗,生怕和奶粉沾上关系。
 
赵连海告诉记者,像小世杰这样的“超龄”结石宝宝还有很多。
 
而记者采访的数名0至3岁患病儿童家长,也都无一例外的指责当地医院,推诿诊断和治疗,不愿意给结石患儿确诊,大多数是让患儿回家喝水,自然排石了事,而且就算是他们提出想自费医治,当地医院也不给治疗。
 
“现在网上都已经冷下来了”,谈到这几个月来的心情,李梅和所有的被访患儿的家长都经历了,从愤怒到失望的过程,他们都说,孩子才是最重要的,经过了这么多事,现在最主要的是给孩子治病。而对于索赔,他们中的很多人只是抱有一些希望,但并不真正指望会得到什么赔偿。
 
民间组织传知行的负责人郭玉闪说,如果这些孩子是得急症或者出意外一下子就死了,他们的家长的心理创伤经过一段时间后,或许还可以减轻。而毒奶粉这件事是,父母自己亲手一点一点的将亲生骨肉喂死的,做父母的这种内疚的心理是一辈子也无法平复的。如果国家连他们最基本的赔偿要求都无法满足,那这个社会怎么会安定?
 
在公盟、传知行,赵连海,以及一些志愿律师的共同努力下,决定通过集体诉讼来解决受害者的索赔等问题。许志永说,集体诉讼的好处是,如果法院一旦受理,将会使得三鹿毒奶粉的全部受害者普惠受益,同时也会大大降低全国法院的审理成本。
 
截止到11月20日,公盟已经收到了三鹿、雅士利和圣元等毒奶粉受害患儿家属的集体诉讼委托126份,其中54份是针对三鹿集团的委托。
 
以三鹿为首的受害者民间索赔行动,也终将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11月24日(下周一),许志永和志愿律师将赶赴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当面向三鹿集团的有关负责人递交:关于解决三鹿“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赔偿事宜的律师函、受托代理的受害者名录,以及三鹿“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赔偿方案律师建议书三份法律文件。许志永说,他们还会把以上这三份文件邮寄给石家庄市、河北省和中央的关部门。
  
法律援助团的志愿律师在律师函中,列举了三鹿集团的违法事实,并提出要三鹿集团依法对受害者的损害事实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希望三鹿公司在收到律师函后及时和他们进行联系,以便彼此协商妥善解决赔偿及相关善后事宜。“我们近期将采取包括诉讼在内的一切可能的手段依法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许志永说,律师函是在正式提起诉讼以前,在有协商色彩的法律文件,表明了志愿律师团的法律立场,以及希望与三鹿集团平等谈判的意思。如果没有得到善意的回应,他们最快会在一个星期以后,向河北省高院提起对三鹿集团的诉讼。
  
在赔偿方案律师建议书中,根据情况将患儿分成了死亡患儿,肾衰、手术治疗等重症患儿,肾积水患儿,双肾结石住院治疗患儿,单肾结石0.5厘米以上住院治疗患儿,0.4厘米以下非住院治疗患儿六类,并分别拟定了赔偿标准,赔偿金额从396000元到28000元不等。
  
许志永表示,除已经去世的患儿以外,其余5类的患儿赔偿方案都不包括可能的后续治疗费用和精神抚慰金。
  
对于未来集体诉讼的前景,许志永说,已经做好了法院不受理的准备。届时,他们会继续征集更多的授权,到300份时、500份时,他们会再一次次的提起集体诉讼。由于案情和取证的复杂性,对于其他问题奶粉企业,他们会在以后分别提起集体诉讼。
  
此前,全国已经有几例患儿家长状告奶粉企业要求索赔的案例,但法院都没有受理。
  
郭玉闪说,法律诉讼并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他们是希望通过集体诉讼的方式,让毒奶粉受害者群体能够发出声音,让社会舆论能够看到还有这么一群人需要救助。通过法律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促使问题厂家能够坐下来和受害者家属进行谈判,协商赔偿和善后的问题,并希望政府对受害者提供帮助。
  
孩子未来的健康才是关键
  
“赔偿不是主要的,关键是要政府让为小孩子未来五年、十年的健康负责”,这是包括李梅在内的很多患儿家长共同的声音。
  
“现在小孩的免疫力变得特别差,动不动就感冒或者拉肚子”,来自安徽淮北刚刚4个多月的男孩宝宝,在他两个月的时候被查出了患有多个肾结石,尽管经过治疗宝宝已经排出了那些大块的结石,但他的父亲仍然对宝宝未来的身体充满了忧虑。
  
李梅们的这种想法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郭玉闪说,国内外对三聚氰胺对人体的长期危害还是一个空白,前些天他还专门咨询了德国的医生有关的问题,被告知国外也没有做过相关的研究。
  
郭玉闪认为,就算法院或者政府一次性的给受害家庭一笔补偿,但是由于三聚氰胺对人体长期危害的不却定性,如果患儿以后因此出现了健康问题,到那时索赔将会变得异常困难。
  
因此,郭玉闪建议,成立一个结石宝宝的专项基金,是解决三聚氰胺长期危害的最有效方式。他说,国外有很多成功的案例。
  
他设想在宋庆龄基金会下面成立一个分项基金会,来解决成立后续治疗和精神赔偿基金。“因为这样可以极大的简化审批和运作的成本”。
  
对于基金会的资金来源,郭玉闪建议,可以将三鹿公司现有财产变卖,圣元、蒙牛、伊利等检出含有三聚氰胺乳制品的企业以及有关销售商的罚款,其他对三鹿毒奶粉事件负有相应责任主体,比如中央电视台、广告代言人以及质检部门的赔偿、退款或处罚等,以及社会公益救助捐赠,国家财政转移支付等。
  
郭玉闪承认,成立这个专项基金会仅仅有一线的希望,但是他说,他们会为此努力下去,因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但对于这些,李梅们已经看得淡了。“对这方面的事情,我都已经心灰意冷了,到处在踢皮球。我就是希望小孩子的病能够治好就算了”。李梅说,上个星期小世杰刚刚在长沙做完了排石手术,现在小世杰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毕强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