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义派     影响性论坛     传媒沙龙     公益律师联盟     NGO支持     English    
   义派成员       义派文化   
  义派公益中心

行政救济与国家赔偿中心
环境保护与公共健康中心
征收拆迁与城乡平权中心
宪法落实与人权实践中心
志愿行动与社会责任中心
学术研究与制度变迁中心

  媒体对义派的报道
  给义派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进入留言板  
  消息订阅
 
  搜索站内文章
 
  访问统计

  总访问量     6472268
  昨日访问量    1292

  友情链接
   
   
   

首先,我的开场白是:讲道理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如果一个机构、或个人、或社会都不讲道理的话,那这个社会就会失去长期进步的起码条件。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最近我们在总结改革三十年的过程中,认为在这种集权或者专制体制下,也能创造出30年的经济奇迹,甚至还成功地抵御了全球的金融风暴,其实不然。我认为,真正推动这30年的改革,或者取得这样的经济成就,主要是政府不想管或者管不着地方富有较强的创造力,而凡是管得着地方都没有多少值得载入史册和让后人去赞颂的成就。
 
政府不讲理,我们先讲,以后讲理的人多了,就逼着政府不得不讲点道理。中国社会的新近发展,尤其在信息化、透明化等事务中,还是有不少进步的,说明政府也在慢慢变得讲道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小产权和土地问题发生在我国城市化的背景之下,中国城市化为什么走得那么快?我同意刚才王振宇律师的判断,这是以土地无效率使用为前提的。这种扭曲对于买房子人来说是房价为什么这么高,对于农民来讲是我的土地为什么那么便宜,而对于村官或者乡镇官员来讲是,这样的买卖真好,我从中间捞了一大笔钱。
 
《土地管理法》中写得很明白:农村的土地,无论在哪里或不管怎样,都得先变成国家的,即国家先征用,征收,然后再卖给开发商,并从中获得利。其中土地出让金是一大块,还有耕地占用费等税费。政府应尽公共事务的职责,因为是我们纳税人掏钱让他办事的人,但结果我们却发现他成了最大的商人,而且是一个垄断的商人。实际上开发商也没有办法,最后发现绕不开政府,就只能跟它做交易。因为政府赚了高额的“利润”,所以地价到了开发商那里就显得很高。
 
而且,政府攫取土地收益的时候,是打着一些动人的旗号,诸如经营城市和土地滚动开发等等。究竟有多少“GDP”落入了贪官污吏的囊中,谁也不知道?而农民在这个交易的过程中所得甚少。据我所知就是一些土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和就业安置费。而且真正到达农民个体手中的只有所谓的青苗补偿费,其他两项一般由农村集体支配。
 
中国改革30年,很多城市拔地而起,高楼大厦雄伟林立,而为城市化做出最大的贡献的人群却所得甚少。很显然,土地是集体的,就应该让农村集体和开发商之间进行交易,政府就收税,但无论如何不能再当中间商。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搞城市化,政府手中要有钱,而钱从哪儿来?就是经营城市,土地开发。我认为不能为了暂时的利益而破坏了讲道理的一般原则。而在现实状况中,比如强制拆迁,你若不搬,警察就来;你敢抵抗,还有武警;再不然,推土机也来,将你的家瞬间碾为平地。这样的做法使得农民很生气,但也没办法,所以只好到北京来告状,或者被当成法轮功学员遣送回原籍。
 
农民为什么跑到北京来告状?因为法律上存在大缺陷。按已有的《土地承包法》司法解释,在土地承包中发生的纠纷,可以通过法院裁定。但是下面还有一条,就是在土地征用过程中发生的纠纷,则不予受理。这样就没有了现成的司法救济渠道,老百姓又不满意,所以只能通过原始的信访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来北京告状的人,他们的生活惨不忍睹。
 
这次农村的小产权之所以要提出来,我认为是农民或者农村集体已经意识到,作为城市化中最重要的贡献者拿他应得的利益。这是农村集体,农民个体主权和财产权利意识的一次提升与体现。为什么集体土地上建成的房子不让卖?建设部不支持,甚至反对,但这在道理上讲不通,也站不住。不过从现实的角度看,这些部门的势力确实非常大,而中国改革的阻力大都来自那里。但是,若不冲破这些阻力,老百姓怎能买到便宜的房子?农民哪能获得应得的利益?
 
农村搞小产权房也有一些保护自己的办法,比如让公安局局长买小产权房,让众多的名人住在那儿,这就造成了一种房屋受到保护的既成事实。再如将房屋的使用权无限期延长,事实上就构成财产的所有权等。这些都是当事人自发形成的非正式的制度安排。但这种所有权毕竟没有得到法律的保护,所以有可能导致买卖双方短视的机会主义行为。
 
对此,法律工作者为什么不能名正言顺地保证农民的利益?其实政府的利益是可以通过税收来获得的,用不着像市场上的“黑老大”那样欺行霸市,独享土地收益。当然,政府履行城市规划的职责,无可厚非。我要强调的是,关键要让作为农民的当事人在城市规划中,表达自身的偏好和意志,而不是城市人将意志强加给他们。
 
 
 
[本文为作者在“小产权房与公共政策研讨会”上发言,经作者本人修订。]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