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Impact Union     Impact Product     Review on Right to Equality     Training Course     Chinese Version    
   Impact Council       Scholars Committee       Team Members   
  Impact Union

 Impact Council         
 Scholars Committee 
 Team Members        

  Membership
 
Username
Password
 
  Order the News
 
  Search
 
  Visiters

  Total:       3953441
  Yesterday:   3066

  Links

    中国影响性诉讼电子刊
    中评网
    中国刑事辩护网
    鄂东法律服务网
    法律人才网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哥伦比亚大学公益法中心
    纽约大学公益法中心
    圣地亚哥大学公益法中心
    耶鲁大学法学院公益法
    乔治城大学公益法中心
    芝加哥肯特法学院公益法
    福罗里达州大学公益法
    天普大学公益法
    伊利诺亚大学公益法
    中国法学会
    中国法院网
    蒙大拿大学
    南方周末
    北京大学法学院
    香港大学法学院
    中国法律(香港)
    中国公益诉讼网
    广东公益诉讼网
    广西公益诉讼网
    武汉大学弱者权利保护
    乌特列支大学人权研究所
    武汉大学行政诉讼法网
    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
    保护国际基金会
    绿色和平
    胡同人
    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
    北京志愿者论坛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
    北京市汇天羽信息咨询中心
    中华环保联合会
    自然之友
    乐施会
    济南市长清绿星之家助残服务中心
    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中国代表处
    徐建国律师网
   
   
   

专家称网络谣言泛滥源于法律滞后 造谣成本过低


  11月9日,云南电视台某频道总监编造传播省领导包养情妇谣言被撤职;

  11月7日,铁道部证实,“铁道部向国家求援8000亿,希望财政支持4000亿,同时发债4000亿,以维护铁路建设顺利推进”的说法纯属谣言。

  ……

  近来,有关谣言与辟谣的新闻,触动着普通百姓的神经。

  “在中国,互联网在短短十余年的时间里发展迅速,网民人数位居世界第一。然而,快步前进的洪流也伴随着谣言传播的泥沙。”人民网强国论坛上,网名为“白脸关公”的网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然而《法制日报》记者发现,造谣者受到法律制裁的案例少之又少,大部分仅受到行政处罚。

 

谣言防不胜防


  一名法律专家把网络谣言比成“一旦打开就无法再拧紧的水龙头”。真假难辨的网络热点事件,令网民有防不胜防之感。

  “据有价值信息,日本核电站爆炸对山东海域有影响,并不断地污染,请转告周边的家人朋友储备些盐、干海带,一年内不要吃海产品。”3月15日中午,杭州市某数码市场的一个普通员工,在自家电脑上敲下这段不到50个字的消息,发在几个QQ群上。他没想到,此后短短几个小时,这条消息不胫而走,直至演化为两天后全国范围的辐射恐慌和抢盐风波。

  事后,尽管官方和社会各界不断辟谣,但北京、广东、浙江、江苏等地还是相继发生抢购食盐现象,社会影响恶劣。

  就像计算机病毒有不同变种和版本,网络谣言,也在不断变换面孔和情节。近年来,从“后妈虐童”到“杭州失足女若小安”、“国税47号文件”……其负面影响所及,不仅损害网络空间的秩序和公信力,更在社会心理层面投下层层阴影。

 

造谣成本太低


  “现行法律责任让造谣者承担的成本实在太低了。”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乐平坦言。

  记者发现,在民法通则、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中,都有针对谣言的相关规定。然而,这个看似全面的法网,却未能有效制止谣言的迅速传播。

  李乐平介绍,针对网络谣言,行政处罚手段不外乎警告和罚款,与大多数情况下网络谣言受害者所遭受的损失不相匹配。从民事法律层面而言,网络谣言的侵权只是一个新现象,而不是新的法律问题。但是,如何确定侵权者,证据链的固定、证明责任的承担、赔偿数额的确定,将会带来一系列新的难题。

  “对于网络谣言能否用刑罚加以惩处也存在争议。”李乐平说,犯罪必须具有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和应受处罚性,而对于言论和信息是否具有危害性,能否由国家裁决,还是应该根据市民社会的自我纠正功能、思想和意见的竞争机制加以判断,“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不能将网络谣言的传播行为上升到犯罪层面”。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彪则认为,针对具体对象的谣言,被诽谤的人有权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并给予赔偿,但诉讼过程会比较繁琐。尤其在网络世界,面对匿名的造谣者,如果不能提供对方的具体联系方式,在法院立案阶段就会遭遇困难。而网络运营商会顾及自身利益,不愿意配合受害者维权。造谣的证据如果是存在于网络中,法院还会要求原告对电子证据的取得进行公证,徒增诉讼成本。

 

靠自律更需法律


  李乐平、曹彪都认为,根除网络谣言,除了网民自律,更为重要的是织密互联网的法律保护之网,厘清网上言论边界,严惩网络谣言传播者。

  “网络谣言的滋生泛滥,源于法律制度的滞后。”曹彪坦言,比如,我国法律将利用互联网捏造、散布虚假信息、言论、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规定为违法,但对何为散布虚假信息,何为虚假信息,并没有进一步明确。

  除此以外,遏制网络谣言不可避免会涉及到网络实名制问题。网络加快了信息传播的速度,拓展了传播的广度,却给了造谣者一幅可以藏身的大幕,让他们能躲在阴暗角落攻击他人。

  “有必要完善立法,推行网络实名制。”在李乐平看来,这项制度能最大限度地制止网络谣言的产生。

  《法制日报》记者在查阅相关资料时发现,从2008年1月28日起,韩国的35家主要网站按照韩国信息通信部的规定,陆续实施网络实名制。在推行网络实名制之后,韩国网络上恶意谩骂、攻击他人的言论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明显减少。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推行网络实名制在国内已呼吁了多年,但至今未果。

  “由于网络未实行实名制,被害人遭遇网络诽谤时,面临的一大难题是如何将诽谤者的虚拟网名转化成真实身份,侵权者的‘尾巴’藏在后台,被害人取证难而导致立案难。”曹彪表示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首发作品,网络转载请注明,书面转载请联系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1618室 

  电话:010-84608010  传真:010-84608030

京ICP备13015155号-1